從小,我就和兄弟姊妹和父母一起度過。

在我連毛都還沒長的時候,家人告訴我:
我們都是老鼠。
——沒錯,我是老鼠。

當我的兄弟姊妹們都開始長牙……然而我卻沒有。
家人說:我的孩子都會打洞。
但是我到現在還是只能吃些沒有牙也能吃的東西。
——我想,我是老鼠。

我的兄弟姊妹們,
總往有洞的地方鑽、
有食物的地方跑……
看久兄弟姊妹一個個因為貪吃和隨便挖洞而雙雙喪命的種種,我很慶幸自己沒有牙。
——但我還是老鼠吧。

因為沒有牙,我沒辦法亂鑽,
也因此我總能藉兄弟姊妹們的教訓,
因而明白哪裡會有坍方危險而避開;
因為沒有牙,我沒辦法亂吃,
也因此我總能藉兄弟姊妹們的教訓,
因而明白有什麼不能吃、什麼能吃。
——可是,我是老鼠嗎?

我的敏銳雖然拯救了家人無數次……
……不,我以為我能拯救我的家人,
但是家人卻總因為我
不打洞
不鑽洞
挑食
而感到頭痛。
說著老鼠不是這樣的,
而且我的敏銳都是因為兄弟姊妹的犧牲給我的。
我只是跟他們長得很像的怪物。
——我肯定不是老鼠。

有天,我遭到驅逐了。
平常挑食的我吃的東西不多,
我也總能利用自己身體的優勢找到安全的路以及食物。
我過得很悠然,卻也有些焦慮。
一直以來都是和家人生活的我,
必須獨自生活的我、
沒有家人從旁協助的我……

不知道家人過得怎麼樣……
……不。
我大概沒有家人吧。
——我只是怪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