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突然發現我的生活似乎一直在脅迫和被耍流氓之中度過的。

……這是我運氣太差還是我對冒險者耍流氓的報復?

────────────────────────────────────────────────────

說起來,全部的力量都借給你的話……那我不就死了嗎!

沒有魔力還叫人怎麼活?該不會你這傢伙一開始就打算殺掉我了吧。雖然說這樣就不用還了……不對啊!你絕.對要還給我,不然老子不借你聽見沒?用這種小聰明是騙不過我的。

 

要是你一開始就不打算還給我,就別想讓我借你任何東西。老子就陪你玩禁閉遊戲!

──這麼緊張幹嘛……難不成我還得吃了你?

你吃人的嗎!

──……我以為你很聰明。

裝傻錯了嗎!

──噢,原來不是真笨啊。

閉嘴!這些不是重點。

──說得也是,那我們就出去吧。

早該出去了!

 

「!」

視野中,一片鵝黃搭著亮白的光芒閃過,隨之而來的是一陣劇烈的撞擊……我的頭!

應該沒有腦震盪吧……

摸著頭,我一邊想著、一邊用手遮擋那久違的燦爛光芒。

常常待在黑暗、陰森又曬不到太陽的地方是很容易得憂鬱症的。果然就是要像這樣偶爾曬曬太陽心情才會好──哈!今天天氣可真不錯啊。

「多謝……」對喔,現在得先找人才行。要是人跑掉了,我東西還跟誰要去……

……等等。早上了?

……現在已經早上了嗎?不會吧……所以我已經遲到了?

 

「喔呀?總算出來了啊。」

才想一半,一道身影擋在我身前,遮擋住那過於眩目的陽光……在我眼前的,是一名背著光的長髮……獸人?可是身體看起來比較像人類……是半妖嗎。然後現在的我一點都不敢亂猜性別……

那人伸伸懶腰,呼了口氣:「哈……多虧你,我把那玩意兒轟爛了。跟你借的東西有機會我會還你,但不是現在。」……然後繼續自說自話。

雖然這人背著光,但逐漸適應光線的我也慢慢的能看清眼前的人究竟長什麼樣。

這傢伙渾身雪白,從毛絨的耳尖、髮色、睫毛、一直到膚色、看起來很舒服的狐狸尾巴……幾乎全部都是白的!就好像全世界的顏色都褪掉了那般白透。唯有那對眼睛閃著冷紅色的光芒……我很懷疑這在我眼前赤裸的傢伙是不是白子。清秀的面容搭配姣好的身體曲線,讓我的視線不由得緩慢向下游走而去……不知道是母的還是……不,不知道是女性還是男──!

「──咳噗!」很痛啊!

然後我的腦袋再次受到重擊。

「很好,現在我們倆清了。誰讓你亂瞄了?跟你借的那些就當作你賠償我精神損失的費用。」這妖狐持續說著,一邊在這片白淨的沙灘上撿了幾張大型葉片。接著讓葉片在一片華光中轉換成翠綠色的袍子,隨後流暢地幫自己套上:「我有要事得處理,待會就要走了……你呢?」

這時沒來由的,我的腦袋一陣暈眩,感覺下一刻就要昏過去了。

奇怪,我到底借了多少力量出去?明明感覺我現在力量還蠻充足,怎麼就暈……

「……你…到底是誰……」死定了,我現在還在想我要翹課一整天了。

「噢,聖夜月的學……嗯,學長。叫做夜──」

…………

……

 

-*-*-*-

 

「──夜!」

「──靖哥!」

「靖夜啊!你怎麼有寢室不睡,還特別要睡在泥巴裡面。」

……什麼泥巴?

「這裡是荒郊野外啊……我以為你會排斥躺在爛泥巴裡面睡覺咧。雖然說爛泥巴也有殺菌和保溫的效果……不對啊,這根本就不是重點。你到底為什麼要躺在爛泥巴裡面啊?」

「……誰要躺爛泥巴了。」等等,這黏稠的感覺……

我瞬間回想起被那「據說是草食的」奧托波斯吞進肚裡的畫面,二話不說立刻就彈跳而起。

「不!不要吃我,我只是個默默無名的研究人員一點都不好吃啊──」

「……可是研究人員和肉質沒有關係吧?」

「什麼肉質不肉質!那根本就不是──诶?」吶喊到一半,出現在我眼前的兩個人影是亞暗和月讀。可是我不是和一個美人在沙灘上……

「我說靖哥啊。」月讀一整剛才慌亂的模樣,好像剛剛的擔心都是假的一樣……對,剛剛的擔心肯定是假的。那個月讀才不會擔心我那麼多。更不用說連看都沒看到人影的月了……

「我、說,靖哥。」月讀再次強調。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有些不耐的回應著,一邊環視周遭那熟悉又陰暗的林子……不會我剛剛看見美人的那些都是夢吧?等等,他好像說自己是學長?可是明明他讀的學校是聖夜月……啊,這樣說起來,之前好像有誰提過,以前聖皇明堂就叫做聖夜月的樣子。

「靖哥你睡昏了是不是?這根本附近什麼人。除了我們誰也沒有來過。」

「該不會靖夜他其實比起寢室的床,更喜歡睡在爛泥巴坑裡吧……」亞暗似乎還在震驚當中,還沒從我睡在爛泥坑裡的事實跳脫出來。無限重複著沒有意義的對話。

「我……在這附近看見──」

「──縫。」伴隨一陣由上空壓頂而下的強風,月悄聲降落在……我身下的爛泥坑附近。

馬的,我真的坐在爛泥裡。

「……什麼縫啊?」靜了陣,亞暗率先打破沉默。

「附近有通往聖皇明堂的密道。」

沒錯,附近有通往海……诶?

「嗯……」月讀正盯著我的臉瞧,看得我……何止不舒服,還全身發毛了。

「靖哥你不會是遇襲了吧?像是奧托波斯之類的。」

「對!」……話說你早就知道了吧!說好的讀心呢。

「真可憐,這傢伙被奧托波斯打了迷幻針,夢到自己跟美人一起在沙灘上開心的玩呢。」

結果是要鄙視我嗎!

「但是很奇怪啊,奧托波斯應該是草食的才對吧?按理來說是不會有『迷幻針』這種因應捕食而進化出來的特殊構造才對。草食魔物根本沒有這樣的需求……」

「亞暗說的對,不過其實還有種巨型奧托波斯為了避免自己被吃掉而演化出類似的構造……他會藉由自己的花粉來阻止生物在自己的繁殖期靠近自己。」月讀補充道。

「有這種的嗎……」抓抓頭,亞暗臉上寫滿了困惑。

「當然沒有。」月讀回應。

 

……現在是在耍人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