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你們這樣搞,誰還知道我們到底是來幹嘛的啊!
────────────────────────────────────────────────────
我突然覺得我自己剛剛那什麼「我們這種微妙平衡總有一天會被打破」的想法根本就是多餘的。
超羞恥的啊!根本就只有我一個人在那邊糾結,他們……他們只是很認真的在做自己該做的事,而我卻在這裡不斷的懷疑他們還亂猜了一堆有的沒有的東西。
是我有問題啊……噢!不可以負面……但真要說起來,自己一時之間也改不掉……果然還是先不要糾結這個了。

對對對,調查計畫、計畫……等一下,我們現在要面對的是龍王對吧?而且還是隻連他們都第一次見到的那種……什麼未知的雙頭龍王吧。
既然如此……我提出了我非常客觀全無幻想的輕鬆又實際的計畫──

「……引誘咬咬鳥來這裡,然後讓他們把龍王給吃掉?」
於是月讀簡單複數了一次我那無懈可擊的理論,而後也繼續表達了自己的看法:「難道你眼殘的沒看到剛剛那些特別繞過我們努力逃跑的咬咬鳥嗎?」
「呃,我有看到……」我有些怯怯地說著。
「靖夜,這肯定是妄想的啊。」就連亞暗都毫不留情的批評了我這天才的想法!
「或許我們有辦法可以把咬咬鳥引到附近來,但是這些咬咬鳥的視力又不好,而且對魔力的反應又那麼強烈……龍王的魔力只會讓他們不敢靠近而已。還是說你有什麼好方法可以大幅削減這個……呃,這隻兩顆頭的龍王身上那些大量的魔力?」
「哼哼,當然是沒問題的啦!」天才如我,怎麼可能會沒想到這個問題呢?當然我剛剛心虛只是一個假象、是為了要欺騙月讀的,絕對不是我剛剛才想到這個方法的喔。
「喔!真不愧是靖夜,這麼快就已經想到辦法了啊!」亞暗激動地喊了出來……我是很感謝他這麼捧場的反應啦,只不過……難道他已經忘記我們現在正處於一個未知的危險地帶嗎?要是待會龍王衝過來了怎麼辦?你不緊張我卻緊張得要命啊。
「有屁快放。不快點說的話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丟去餵龍王?」帶著愉快的笑容,月讀你的笑依舊是夏天的救星、冬季的寒流,盯得我的背直發顫……要是前面可以多句「有話快說」,或許我還會感覺好一點──啊!月讀不要衝動!我說、我現在就說!
「只要我用身上的聖光把咬咬鳥聚集起來,然後再用自己身上滿滿的聖光把龍王給整個淹掉就沒問題了吧。」
嘿嘿,這下就萬無一失了吧。而且我還賺到自己威武的機會,這機會可遇不可失啊!
「那我覺得咬咬鳥會先攻擊我們喔。」結果亞暗這匹黑馬居然立刻點出了問題點:「而且你絕對會把其他魔物也一起引過來的……到時候咬咬鳥在吃龍王之前絕對會先被餵飽的。」
光吃前菜就吃飽了,正餐都不吃。這些咬咬鳥真是的……
「哼,我還以為你有什麼好辦法,沒想到還是這麼沒用。最後居然還開始埋怨起咬咬鳥來了,完全就是個小肚心腸的吉祥物象徵而已嘛。」
……小肚心腸?不是雞腸嗎?還有後面的那個吉祥物是怎麼回事?──等等,月讀你瞪我也沒用啊!我說的都是實話,而且我也只是在問問題而已啊!
「那……月,你有什麼看法嗎?」就只剩你還沒發言了,快提出「把和龍王對話請牠自己轉移陣地」或是什麼「起來給我們看一下牠睡覺的地方」之類的想法好解決眼前這個困境吧……雖然說要查查龍王的底盤是我的意見,而且我也真的很不安,但果然現在還是需要有誰救救我這顆已經剩下妄想的腦袋才行。
「殺掉。」
「……诶?」剛剛他是說殺掉嗎?是龍王诶?我該吐槽能夠殺掉的話我們還在這裡討論這些做什麼這件事嗎?
只見月讀用一臉「這傢伙真的沒救了」的表情鄙視著我,而亞暗則笑得有些勉強。
「靖夜……其實你不該問阿月的,那傢伙是戰鬥狂,問出來的答案只會有這個的……」
「诶?那之前的獅鷲……」不會是騙人的吧?
「噢,那是我提議的啦!嘿嘿,不然阿月大概就會去完成月讀的心願、然後大家就會一起把獅鷲當早餐了。」
「連提議的是誰都分不清楚,你真是一個失敗的老闆啊。」
「……」

……所以說不管怎麼樣,開會也都不該挑這裡開啊——雖然是沒辦法的事——而且這也太沒效率了吧!我們到底什麼時候可以討論出一個有用一點的結果……好吧,只要是開會總是很浪費時間的。
我永遠不會忘記之前舞葉那個老巫婆之前要我等他們開完教師會議以後約談,結果我那時還乖乖的等到他們開完會……最後還發現她在裡面敷面膜我有多崩潰你們知道嗎!我來學校以後青澀的第一年就這麼被摧毀了,從此以後我再也不做個乖孩子,寧願做個怪孩子……

「唔嗯……」沉吟了一段時間,亞暗總算開口說出了自己想到的新提議:「不然我去請龍王借過一下好了,或許可以溝通也不一定?」
居然還真的有人提議要直接叫龍王給你讓路了!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唉,既然靖哥你不殺生,那看來我們也只好用這個古老的方法了。」月讀一臉無可奈何的用一種「自己不講還要讓別人幫你把計畫給說出來。明明機會都給你了啊──」的眼神持續刺激著我的神經。
「唔嗯……好像也沒其他辦法了。果然還是用以前我們面對這種未知生物的日子時,用的那些手段做吧!」
……結果是因為你們以前也都是這樣做的嗎!那我們剛剛到底都在討論些什麼啊——
「不是討論,是在考驗你好嗎。靖哥。」
「不需要!我的人生不需要這麼多考驗啦——」
「好,阿月出發吧!這次吸引注意也交給你了。」
「……」不管怎麼看,我根本就只是個實習首領啊。

……等等?其實我真的就是來實習的?
我該不會發現了什麼驚人事實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