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有突破吧?該有突破了吧?

────────────────────────────────────────────────────

「這樣說好了……」盯著我的臉,月讀一臉認真的開始解釋。

「在這裡沒有這種奧托波斯。」月讀補充道:「這種是……其他空間特產的品種,很有可能是誰使用次元或是空間技術召喚出來的產物。也只也這樣的特殊品種才會需要迷幻用的花粉或迷幻針來阻止生物靠近自己。」

「這裡居然有擁有這樣技術的存在……」嘀咕著些什麼,月讀似乎陷入複雜的思考之中了。

「……噢。」我敷衍的應了聲。

「那現在我們是不是要討論一下關於阿月發現的密道了?」亞暗重新把話題帶向正確的方……喂!密道是我發現的!

「這個先等一下……我先想問今天遲到的事。」

「啊?什……哦──」月讀發出意味深長的長音,一副「我明白了」的樣子。

「靖哥你也會擔心自己被罰啊……真沒想到你會有這樣的一天。」

那是懲罰方式不一樣啊!我不怕肉痛,可是心裡脆弱的很啊──挑我的弱點攻擊,能不怕的嗎。

「啊。原來是因為你的聖明學院太溫和了啊……明白了,我會幫你跟你家校長談談這件事的。」

「诶?可是月讀你跟校長關係不是不好嗎?」亞暗真相了!

於是月讀瞪了過去。

「請假了。」月沒來由的插了一句。

「……啥?」我真的聽不懂。

「噢,對對……這麼說起來,阿月在出來找你之前已經幫你跟學校請了個外出假。」點了點頭,亞暗補充了句。

「……」為什麼不早點說啊!我們又浪費了多少時間──

「浪費時間的是你好嗎。」

月讀你少嗆一句會死嗎!

話說我怎麼覺得自己忘了什麼……啊。

「對了,你們認識一個聖夜月的學長嗎?好像是叫做夜……什麼的。」我完全不好意思說出自己只聽見這個字……所以月讀你知道就好。

「是在說夜明嗎?」歪歪頭,亞暗還真講了個名字出來。

「那誰啊?」月讀臉上寫滿困惑:「不會是你們那屆的吧。」

順著他們倆,我把視線轉上從剛剛開始就沒再說話的月身上。

「……」平常時不時就是張酷臉的他,這次露出了有點困惑神情,吃痛的抓摀住自己的臉……從他臉上滲出的潺潺鮮紅來看,爪子應該已經……嘶,看起來好痛。這不會留疤嗎……不對。這傢伙是怎麼了?

「!」剎的,月立刻就大張翅膀朝上衝飛出林……不知道是要哪,我甚至連方向都沒看清楚。

不過大概是有重要的事。或許月讀和亞暗會知道些什麼……嗯?你們表情幹嘛這麼凝重?不就是你們之間早就約好的嗎。

「……阿月什麼都沒說,是要去哪?」

我就說嘛,他只是……诶?亞暗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靖哥啊……現在情況變麻煩了。我們可能會就這樣少一個人,知道了嗎。」

「……什麼東西?」誰?現在我們在說的是那個準時賣力又認真的月嗎?還是你們誰要退出了?

「阿月他自己不知道去哪了,剩下的我們得自己來。不能再慢慢來了。」

「可愛又可敬的小靖哥,聽見了嗎。」

「聽見了!知道了啊。」背景滿滿的都是地獄的業火,這算哪門子的問話!

「所以,今天雖然請假了,但是親愛的小靖哥你還是要去調查那個社團的東西。」月讀繼續命令,「我和亞暗會負責處理這件事,瞭解這到底是什麼狀況……亞暗,知道月往哪飛了嗎?」

「看方向應該是回聖夜月……我是說聖皇明堂。印象中以前他也有過類似的情況,可是他什麼都沒跟我講,也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奇怪了,我以為你們相處這麼久,多少也會瞭解點月的事吧?還是平常都只會記得欺負他……嗯,這件事就不得而知了。

「我要去找阿月!」喊了一聲,亞暗頭也不回的就打開翅膀、沖開茂密的林頂不見了。

「給我等──唉,怎麼一個個都……唉。」扶額,月讀盯著我的神情很是無奈。

「現在又剩下我們兩個了,你看你一點都不討他們喜歡。」

「這已經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了啊!」

「那現在怎麼辦。」

「你問我我問誰啊!」

「……是嗎?我知道了。」

「诶?不!等等等……現在我們連那團煙火社什麼的到底要幹嘛都不太清楚、然後又少了兩個同伴去做這件事對吧。」

「嗯,繼續廢話沒關係啊。」

……跟你講,我免疫了喔。所以就算你再這樣我也不會有什麼反應了,別期待什麼。

 

诶?你們說沒人在期待這個?啊,隨便啦。

 

「我覺得他們都不是壞人,直接問他們到底要做什麼不就好了嗎?為什麼還要搞得這麼麻煩。」

「…………」盯著我,月讀陷入了長長的沉默之中。

「靖哥,你就覺得他們會直接告訴我們實話嗎?」

「那你就覺得你們這樣調查就會有結果了嗎?至少酉山不會騙我吧。」反正我的直覺很準,這邊就隨便呼攏一下好了……該死,月讀已經知道我在呼攏他了。

「嗯,說得也是。」於是月讀果斷的……什麼,他剛剛同意了我的說法?

「就試試吧,現在從這裡回去剛好下課,你可以約酉山出來談。」

「好,就這麼辦!」我附和。

「不過你確定要讓自己全身都是爛泥的去見他嗎?」

「好,我先去洗個澡!」

 

總之我們就踏上了回宿舍的路程了。

很幸運的,我很快就找到來時刻好的紋刻,讓咱倆免於陷入迷路的危險之中。感謝我吧月讀!

 

這個時候的我還不知道,我的這個決定將會給我們「乍看之下很有意義」的調查帶來多大的突破……至於是不是真的會有突破,繼續看下去就知道啦。

所以說,我都快忘記我們調查這個要做什麼了。

好像是為了不穩的封印?

是為了襲擊我們的哥布林?

是為了那些哥布林留下的鎧甲?

是為了確定他們的動機?可是他們是不是真的犯了這些我們都還不清楚啊。

算了,一起問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