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我的信念到底是什麼?

是學習?

是做好本份工作?

還是……

────────────────────────────────────────────────────

「先讓我搞清楚……你說月讀跟你講我轉學的事了?他是怎麼說的?」揉揉自己緊緻的……咳,我是說深鎖的眉間,正式開始整理思緒。

「她說你是個好學的笨蛋,然後覺得學校的課很無聊……常常往外面那片森林跑。」出乎我意料之外,酉山毫不遲疑的把他得知的情報無比輕易的就跟我說了。

……我說這樣沒問題嗎?

「……你知道的就只有這些嗎?」

「她還說過你對研究有很大的熱誠,然後也說了你在學校的事……而且聽說你常常很缺研究經費?」

……不會吧,都是我的事嗎?

「……可是啊酉山,你明明才跟我和月讀見沒幾次面吧。為啥你可以這麼輕易的就相信我們?」

「嗯?那是因為你們看起來不像壞人啊。」說著,酉山綻開他那清澈而幾乎沒有一點雜質的笑容……這麼純粹的情感我從來沒在那群混帳冒險家身上看到,只有在野外看見的魔獸身上才能看見這麼純粹的情緒,就更不用說是笑容了。天啊,獸族的大家這麼純樸而善良,身為人類的我真的深深為自己的種族中、多數人展現的行為而感到羞恥。

你們是這麼的單純又善良,全世界──不,這好像太廣了點。我就舉個地域點的例子好了──全貝希珂的大家都知道嗎?

「……明明你知道了我這麼多事,可是你應該不清楚月讀的事吧?」

「不就是跟你一起轉學的同學嗎?」

酉山啊──天,我真的好骯髒齷齪、卑鄙無恥、下流不人道……好了,我覺得罵夠了。其實我並不覺得自己這麼糟糕。誰叫我還有那麼多就算不擇手段也想實踐的事呢?

 

嗯?你們說什麼事需要我不擇手段去實踐?因為實在太多、而我也懶得說明,所以就這樣啦,別問了。我是絕對不會說其實只是因為這樣很帥才這樣想的,嗯。

 

總的來說,我還是覺得會用到「不擇手段」也只是因為有時候我們清楚自己實現夢想、理想的方法,很容易就會讓這個世界上、這個社會上的許多大眾無法、或是難以接受。所以我們才會真的「不擇手段」,不擇社會大眾更容易接受的、有時候可能是繞遠路的手段罷了。

「所以遲靖夜……不,靖夜。你會留下來吧?」

「啊?嗯……」

我得強調,這個時候的我因為在思考關於社團還有酉山說的那些「真實」,所以只是隨口應了聲,完全沒想到之後的事會……

「太好了!」酉山一反平常溫和的態度,一把拉住我的手瘋狂上下甩動。而他身後的尾巴則一同顯示著他很興奮的事實。

「……」……啥馬太好啦?

沒錯,我已經驚訝到心裡發音不標準了。

「噢,抱歉靖夜……」有些尷尬的收回自己的手,這次又換酉山問了:「那……你今天晚上會到研究室來吧?」

「沒意外的話我會到的。」為了放鬆酉山現在變得有些緊張的情緒,我用職業笑容應付著。而酉山也確實因為我的笑容,神情放鬆了不少。

哼哼,我果然是專業的。實在是太佩服我自己啦!

「好,晚上見。」酉山也回以笑容。

「嗯嗯,晚上見。」我也笑著點了點頭。

 

 

 

待我和酉山兩分開不久,走在回寢室的歸途上的我,立刻就被突然摸到我旁邊來的月讀給嚇了一跳……這傢伙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剛剛氣氛不錯啊?已經馴服了呢。該說真不愧是我們的遲同學好,還是混飯吃的好呢?」

「可惡,月讀你這傢伙剛剛都在哪裡偷聽的──而且這兩個選項也差太多了吧!」

「做得好,靖哥同學。」拍拍手,月讀讚道。

「回答我的問題啊!」

「結果是晚上幾點集合呢?」

「是……啊,我沒問。」

「做得真好啊,靖哥同學。」再次拍手讚著,月讀這傢伙超混帳的。

「月讀──!」

「大概晚上六點,我們要在研究室集合喔。」用哄小孩的語氣,月讀說出自己剛剛「很可能是」讀心才知道的情報。

「晚上六點啊……」

「是妖怪活躍的時候呢。」

「所以我都不在這種什麼『逢魔時刻』到貝希珂的……」

「你相信有妖怪啊?」

「我相信我的眼睛。」

雖然我並沒有真的看過妖怪,但是學校和許多文獻都記載了不少關於妖怪的歷史和身形。

 

有的時候我會覺得那些黑洞不只是通往那個世界的通道。裡面搞不好還住了妖怪之類的……

 

「哦──意思是說你沒看過吧。」

「哦──意思是說你知道世界上妖怪是存在的吧。」

「所謂的『次元』那麼多,總會有一個『存在妖怪的次元』……你說呢?」

「……好了,我們還是先回寢室準備一下吧。」

 

-*-*-*-

 

一回到寢室的我立刻就撲上一個晚上不見的美好床鋪了。

「……呼,不知道亞暗他們怎麼樣了。」

「嗯……距離六點還有兩個小時啊?來看看他們現在的狀況吧。」

「诶?可以嗎!」聞言,我立刻就從床上爬了起來。

「不行。」在我眼前的月讀只是靜靜的笑著。

「……耍誰啊?」我十分無力的垂了垂肩膀。

「你啊。」

「混帳!」然後就爆炸了,嗯。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的我還真是蠢啊。因為這麼簡單的激將法炸毛什麼的,實在是太遜了。

「『混帳』嗎?那這個『混帳』就真的不幫你了也沒關係?」

「……真的可以看到嗎!」

「叫我月讀神我就幫你。」

我還天照大神咧!

「哈……這樣啊,那就算了。」

「月讀神你最厲害了!」

「是吧。」微微笑,月讀調動周遭空氣中的水分,在手中集結成球。

依我看,這肯定就是可以看見畫面的、像水晶球的玩意兒了。

不出我所料,水球上漸漸在蒼光之中慢慢帶出了點畫面的輪廓。

 

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雖然他們很厲害,不過果然還是會擔心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