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有時候其實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只覺得很忙,卻也不知道在忙啥。

────────────────────────────────────────────────────

『阿月!』

紅髮男子……其實稱他為少年對這副外貌來說更為貼切。他正在校園中穿飛、追逐在他眼前越飛越遠的黑髮少年。

『……』

而這名黑髮少年並沒有因為身後少年的喊聲而慢下來,仍舊在空中翻飛、前往聖皇明堂的學生會辦公室。臉上的神情滿是不悅,看來十分不情願。

『──阿月!你到底要去哪!』

紅髮少年奮力鼓動自己身後的兩對血紅色龍翅,勉強讓自己重新追上前頭的少年一些。

『……你快回去。』

『我怎麼可能會自己一個人回去。我要帶你一起回去啊!』

紅髮少年怒吼:『不想去的地方就不要去了!』

旋即,紅髮少年成功捕獲了追逐目標脖子上的圍巾、接著一把扯了下來!

『!』黑髮少年立刻掙開頸上的圍巾,依舊速度不減的朝前飛去。

雪白色的項圈在夜晚中仍奕奕閃著光輝,成為少年闃黑的身形中,點綴在頸上的一抹光芒。

『…………騙人……騙人的吧……』

 

-*-*-*-

 

「那是……項圈嗎?」月他都戴著那樣的東西嗎?真沒想到他有這樣的興趣……

「……那不只是項圈。」月讀的臉色不太好看。

「喂喂,不是吧?你們跟他相處這麼久都沒發現嗎?」你們不是都同一個性別或是沒有性別……咳,我可沒說錯喔。不是這樣之類的嗎?

總該會一起洗澡之類的吧!

「不會啊。」

居然一臉理所當然地說不會一起洗澡?身體構造不都差不多嗎!

「月他從來不跟我們一起的,我也從來不跟亞暗一起。」

……那不就是你從來不跟他們一起的嗎?你還是男人嗎?

「死神是沒有性別的……開玩笑,那是傳說。」

是傳說嗎!原來只是傳說嗎!

「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我可沒那麼老。」

我可真不想被你這樣說。

話說既然有性別……死神也繁殖的嗎?

「有些事還是不要瞭解太多比較好。聽說死神沒那麼豐富的情感和嘮叨,真是抱歉。」

……哇,道歉了啊。

「那是諷刺。還有,咱們的靖哥小朋友……你有嘴巴。」

「咳嗯。那接下來月還要去哪?」

「抱歉,月的話我沒辦法追蹤……而且看來亞暗也找不到人了。唉,真是沒用的傢伙。」

……咦?

「呃……到底為啥?」

「因為月他……體質比較特殊。他的靈體並不是單一組成的。」

「什麼意思?」

「好啦好啦,你問題實在很多。也不是說不能問,只是要說的話會說很久……下次同樂會再跟你說吧!」月讀的點點眉抽搐了下。

什麼?這是同樂會的用途之一喔。

「簡單來說月他不只是單單『不死生物』那麼簡單。」說著,月讀將飄在手心上空的「水球」一把捏開。那簡易的水晶球就一捏而散,回歸原來的水蒸氣狀態了。

「那傢伙可是某個白癡科學家的研究產物……是實驗體啊。」

「……讓實驗體就這樣在外面亂跑沒關係嗎?」不是說只要是「實驗體」就是那種會有抓狂和發瘋可能性的存在嗎?

「……」月讀盯著我沉默了一下,「你是那樣看待月的嗎?」

「不……我不過是……」

「聽說你已經跟他相處一段時間了……或許不長,但月他不是壞傢伙你是知道的吧。」那是一種近乎心碎的神情,月讀他……

「……」我不過是說說或想想一般社會大眾多少會考慮到的事實嘛……又沒說我對月就是這樣想的。

「但是你已經想了喔。」

……

……哈哈,是呢。

 

-*-*-*-

 

由於看不到亞暗他們的狀況,於是我們後來決定短暫的休息一下……接下來就是正式踏足那神秘的研究室的時候了!

沒拓、啊,舌頭舌頭……心舌也會有感覺的,哼。咳,現在已經是晚上六點。而我和月讀也已經抵達作案現場……噢,我們還不知道研究室是什麼情況,還在外面等人。

 

「我說月讀啊……他們現在是遲到了嗎?」連同酉山一起遲到了耶。我們不會是被埋伏了吧?等等等,我隨便想想的,不要真的給老子發生喔。

「你覺得我會知道嗎,天才。」

「也是……」而且仔細想想,其實酉山根本就算是沒跟我說過是六點集合這件事。

「……我說月讀啊,該不會酉山去我們的寢室接我們了吧?」

「……」

「……我在問你啊。」

「……聽起來意外的真實。」

「你也這麼覺得吧。」

「……」

「……」那現在怎麼辦。

「發呆吧。」

「……」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