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不用說了……這群人肯定是蠢蛋,哪會有什麼陰毛還是計謀的。

────────────────────────────────────────────────────

後來在我們開始發呆的不久之後……我開始覺得現在的等待時間還是可以聊點什麼。

「月讀,我覺得其實現在我們就可以聊聊關於月的──」

「──喂!你們!」

才問不到一句,遠遠的就傳來怒氣沖沖的聲音……是畢耶斯忒,那個「允諾」先生啊。

「……呼!……終於找到你們了……」直直挺著胸、大口喘氣的他看起來一臉疲憊:「酉山他……可是……到你們寢室找你們了……」

「呃……你要不要先喘口氣再說話?」小心待會就嗆到了啊。

只見對方搖搖頭,繼續說道:「快回寢──咳!咳咳!咳……」

「……」真的嗆到了啊。

我跟月讀就這麼一起安靜站在旁邊冷冷地看這名獸精靈自己在那邊咳咳咳……好像快死了一樣。真厲害,就算感覺再痛苦也死都不蹲下或是彎腰喘喘啊。這樣的傢伙肯定是不會想給人拍拍或是收到什麼關心的話語的……大概?

「……好點了嗎?」一直到對方咳了一個段落,我才關心了句。

……我並不是在擔心這傢伙喔。只是這傢伙要是死掉就麻煩了。

「……咳,回寢室,快回去吧。」畢耶斯忒一掃剛才狼狽的樣子,變回原本的「學生會長」了。

「……」擔心他的我真是白癡啊……不,我沒有擔心喔。……喂,不要偷笑啊月讀,我真的沒有在擔心啊喂。

「先進去吧。」另一個聲音從不遠處傳來……是音狩副會長啊。

「但是酉山他……」

「待會他就會自己過來了,我們先進去……時間已經不多了。」微微笑著,依然是陰險的笑容啊……我知道您只是想讓我放鬆一點,但很抱歉我還是沒有習慣這種噁心的笑容呢,社長大人。

 

總之我們就這麼拋下酉山先到那神秘的研究室裡去了。

……酉山啊,第二次拋下你了呢。

 

這個鍊金術冶煉研究室裡意外的像個教室……不不,這裡本來就是一間教室。

一般教室裡大概也不會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才對。就算要有也會是他們自己帶來的……嗯,說起來在現在這個充斥著謎團和魔與物的時代,想要偷渡什麼或許不太容易,但卻還是很方便的──像是藉由魔法陣傳送、魔法道具儲存之類的種種方法──還是先來看看這間研究室吧。

研究室裡基本上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研究室兼教室,沒什麼好說的。

我是說真的啊!真的沒什麼好說的,不要打我──

 

「在酉山還沒來之前,我們先來聊聊吧……」音狩笑道:「……靖夜。」

……什麼?現在是在叫我嗎?

於是我轉頭對上了音狩那可怕的笑容……求你不要再笑了。

「我知道你們是從聖皇明堂來的。」

「嗯。」反正酉山也知道了……肯定是他告訴音社長的,不會錯。

唉,還以為他不會說呢……是我太天真了。

只見音社長和允諾同學快速的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

「你在你們學校有聽說我們學校校長失蹤的消息嗎?」

果然還是不會被相信的吧。不過是區區轉學生……诶?什麼東東?

「……是第一次聽到啊。」畢耶斯忒一臉苦惱的在思考著。

呃,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到,不過我也確實是來到這裡才知道的……

「那你為什麼會轉學呢?」

「因為在這裡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啊。」我毫不猶豫的就用月讀塘塞的話塘塞了。

只見允諾同學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睛:「……還真好學啊?」

「哼,那是學校的課太簡單。」於是我愉快地回應著……等等,我們好像不是要講這個吧。

「……那麼,」沉默了陣短暫的時間,音社長總算開口了:

「我們來做煙火吧。」

 

音社長笑著。

 

 

 

然後現在……

「把那東西塞滿……雖然不知道那是做什麼的,不過就塞吧!」允諾同學說著。

那是火藥啊!

「那這個多的要撒上去嗎?」月讀拿了更多的黑色粉末問著。

「嗯,全部弄在裡面,待會就把它們合起來。」允諾同學點頭。

所以我說那是火藥啊!

 

沒錯,我們正在做非常普通的煙火。

……大概。

 

「合起來了!」酉山開心的喊道。

……他是在剛剛我們討論完後沒幾秒就進來了。

「太棒了,我們又完成了一顆。」

這就是你們經費不足的原因吧!還有你們現在是要炸學校嗎?

──沙沙沙。

這幾個傢伙又再從音社長帶來的「火藥袋」裡掏出更多製作炸彈……咳,煙火的材料。

還真沒想到那種什麼四次元空間的貴重袋子居然能在這裡看見……那不是造價不斐的高級物品嗎?難怪他們的經費那麼短缺……

……他們該不會不知道要怎麼管理經費吧?

等等,他們到底做了幾顆這樣的炸……我是說煙火。該不會已經可以炸掉一所學──呸呸呸,我亂想或亂說,要是成真了怎麼辦。

有些事不問不知道……問了有可能不好,但是我好好奇怎麼辦──決定了!身為一名專業的研究者兼具有冒險家精神的引路人,這點小事當然就是要弄清楚。

「我說……你們已經做幾顆了?」一般煙火應該不會做太快……一個學期能弄好一顆就不錯了。

「嗯……八顆吧。」

……我說真的,你們要炸學校嗎。

「弄這麼多顆幹嘛。」月讀不安地問著。

「我們想弄得盛大一點,也不知道這飛不飛的起來……」

你們連它飛不飛得起來都不知道嗎!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我都快嚇死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