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漸漸習慣這傢伙的怒火了……應該是好事吧?

就算不是最好也給老子說是,不然……不然老子哭給你看!

────────────────────────────────────────────────────

大半夜的,我清楚的看見他們到底是怎麼屢次、熟練的把一顆好好的煙火貼成危險炸彈的過程,然後我們還一起弄到清晨時分才回宿舍去……他們不用睡覺嗎?別告訴我他們都在上課的時候睡覺,更別提那個音社長還是暗夜涅神的學生會副會長了。

「不過他們就是上課睡覺啊。」

不是說不要告訴我嗎!

「等一下,這樣不對啊。酉山上課又沒有睡覺!」

「這種話還是等你上課都清醒著的時候再說吧。」

「……」

 

不過有件事還是很奇怪:他們的火藥和製作煙火的材料到底都是從哪裡來的?

我不相信學校會給他們這麼多的火藥做這些東西。還是說你們要告訴我這是音社長濫用職權得到的火藥?可是身為副會長的他應該是不會有這種調動火藥、甚至是取得火藥的權力吧。

 

坐在舒服的床舖上,我還在認真的跟月讀做腦力激盪著。

「自己做?」月讀頭也不抬的應了句,只是繼續把玩著手裡的水球。

「什麼?自己做的嗎!」

「相信了啊?」

「……別開玩笑,我現在可是超認真的耶。」現在怎麼樣都不是可以開玩笑的時候吧!

「可是這也是一種可能性啊。」

「那也要有原料啊。」

「嘖,立刻就被排除了嗎。」

……是認真在想的嗎?

所以說你們活了這麼久,可是為什麼邏輯思考什麼的都沒建立起來啊。喔不,我好像知道原因了……一群沒有邏輯的人生活在一起,就算活再多年也還是不會有邏輯的。

「那靖哥你就有邏輯了嗎?」

「……」

我錯了。我想搞不好不是一群人都沒有邏輯,而是因為沒有邏輯的人太沒有邏輯,其他人的邏輯概念都一起慢慢消失了。

然後我得偷偷抱怨一下:我的邏輯都被我消失的休息時間給吃掉了。

請還給我正常的工時和美好的睡眠,謝謝。

「那你的意思是說自己不看亞暗他們現在的狀況了?」輕拋著手中的水球,月讀用一副「求我啊」的樣子昂首盯著我瞧。

「就不能給我點私人的思考空間嗎……」

「那你就不能讓我的腦袋靜一靜嗎。」

「你以為是我願意的嗎!」

「噢噢,那我就是願意的啊?真是對不起哈。我對你那假裝有邏輯還有口是心非的思想一點興趣也沒有,可是很希望你能好好放空、當個笨蛋,讓我的腦袋能清淨一點的。」

聞言,我著實愣了一下。

 

確實,其實搞不好月讀他自己本來就不太能控制這種「竊聽」能力的。

什麼「讀心」或許是一種很麻煩的能力也不一定……像是走在人潮洶湧的地方,腦袋裡就會充滿聲音、吵到不行之類的。然後範圍如果又夠廣,就會連睡覺也做不到……天啊,這根本是地獄。

 

「……」只見月讀沉默了一下……說中、不,想中了?

「真沒想到你會擔心我,不過我完全沒有那種問題是你多心了。」

「什麼!所以你是特別找我碴的?」

「嗯,對。」

這個混──!啊,等等,這傢伙怎麼突然這麼坦誠了?

「哼,不想看畫面就說,你還是睡回去吧。」

「請讓我看吧,月讀大人!」

「噁,還是叫我月讀就好,怪噁心的,活像個變態。」

……不是你讓我叫的嗎。

「過來吧,省得我還要爬到你床上。」

「是是。」這口是心非的傢伙。

「我聽到囉。」

「……嘿,我爬上來了。」

「不錯嘛,現在正在放空嗎。」

「快點,畫面畫面。老子還要睡覺。」

「……」

…………

……

 

 

 

畫面漸漸清晰,我盤坐在月讀前面,和他一起看著同一個畫面……是吧,是同一個吧?

「是啦!安靜一下好不好。」

『追丟了啊……阿月大概又去那什麼辦公室了。真討厭學生會的傢伙……噢不行,這樣會罵到以前的水蜜桃她們……』

「他在說什麼啊。」

「誰知道。就叫你安靜了。」

『……』亞暗停下了腳步,站在通往聖皇明堂學生會辦公室的附近走廊上──只要走過前面的轉角就快抵達目的地了──不過現在的他似乎是在考慮著什麼。

「……不!不不不,快走回去啊!」你不是覺得你家阿月在那裡嗎!

畫面中的亞暗低頭思考了三秒就往回走……然後慢慢跑了起來。

「讓你安靜啊!」礙於手上的水球畫面,月讀憤怒的用腳踹了我的臉一下……那是草莓色的小褲,咳!現在的重點不是這個。

「月讀。」我十分認真的用留下月讀漂亮腳印的臉說著:「你從這邊能知道亞暗他在想什麼嗎?」

「太遺憾了,不能。」瞪著我,月讀怒吼:「你就覺得我可以做到這種事嗎!」

……等等,為什麼生氣了?

「剛剛明明才在那邊……現在就忘記了?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啊?腦袋會爆炸那個?」

「──去死!」

又是一腳,這傢伙在氣什麼啊!

 

要是能知道水球裡的畫面,腦袋會更辛苦?

為了沒辦法知道畫面裡亞暗的想法而感到嘆息的我傷害他了嗎?

 

「你還是死死去吧!魯蛇。」一手捏爆水球,月讀頭低低的從床上站了起來。

啊?魯蛇?那是什麼?

話說那小孩子的身材真的……在床上也沒多高嘛。

「──!你還是吃屎吧你!」只見月讀想都不想的就朝我的臉重重的來了一記裏拳。

「等──!」

然後我就昏過去了。

 

不過最後眼前的那幕……那傢伙是臉紅了還是哭了?

唔,大概是我弄哭他了吧。最後還得感謝他讓我直接就這樣睡……咦?我是睡在他床上嗎?

……嗯,怎麼樣都好了。

謝天謝地,老子可以睡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