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我以為自己已經夠壞了……誰?誰說我是乖乖牌的?

────────────────────────────────────────────────────

嗯?這什麼……為什麼我脖子涼涼的?

這涼爽的觸感還有熟悉的弧面質感……!

 

我立刻從床上跳起來……噢不,現在已經是下午了!今天我完全沒有去上課啊──對了,剛剛我脖子上的這個到底是……這不是高爾夫球桿嗎!

 

眼前在肩膀上架著高爾夫球桿的紅髮少年不是誰,正是昨天我還在擔心的亞暗……不!現在該擔心的是我翹課的事啊!

「終於起來了啊?我還想說你搞不好會一直睡到晚上咧……啊,不過也是我自己把你叫起來的,所以也已經不知道你會不會直接睡到晚上了。」亞暗看起來有些煩惱的用手上的高爾夫球桿敲了敲自己的肩膀。

「……什麼啊這個。」雖然我對眼前的亞暗有些傻眼,不過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要辦。

跳下床,我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重新把頭髮綁過就準備去跟老師謝罪了。

「喂喂……靖夜你現在要去哪裡啊?」

「上下午的課啊!」我會被殺掉的!

雖然大概沒這麼誇張,但是大家都不敢遲到了,那翹課……翹課的話還用說嗎!一定會是生不如死的懲罰不用說了──

「等一下。」亞暗一把抓住了我的肩……這傢伙不是還比我矮一些嗎?到底是哪來這種變態般的力量的──等等等、痛、痛啊!你的爪子已經插進我的肩膀了啊!

「聽月讀說你得了性病,所以就幫你繼續請病假了……很嚴重嗎?」亞暗一臉擔心的關心著我……要不是他還抓著我的肩膀,我大概就會感覺到他深深的愛了……好吧,他的愛真的蠻深的,可是我沒辦法接受你的愛,因為……等等,我在說什麼?一定是因為我沒睡飽吧。

「請假了啊……」得救了。

「咦?啊月讀呢?」他不會被我氣哭之後就跑掉了吧?

「噢,我跟他換工作了……現在該我盯你了。」亞暗露出愉快的笑容,就跟以往一樣燦爛的柔和微笑……可是我好害怕。你到底為什麼要拿著高爾夫球桿?

「總之就再次請多多指教囉。」拍了拍我的肩膀──會痛啊!住手!──亞暗笑笑地拉著我離開了寢室。

 

「雖然說你現在是請假了,可是我們要去調查什麼的還是不能太引人注意,知道嗎?」邊走,亞暗邊叮囑著……所以說啊,你手上的高爾夫球桿就已經夠醒目了,你完全沒發現嗎?

……不過還是不要吐槽好了。絕對不是因為我很怕那枝漂亮的銀白色高爾夫球桿,很可能會有一把貫穿我腦袋機會,絕對不是。相信我。

「等一下!亞暗,我們現在要去哪裡──你家阿月已經沒關係了嗎?」

「……阿月他……月讀會想辦法的。」說著說著,亞暗就安靜下來了。

「……」我現在還能再問他一次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嗎?

 

看來阿月的情況不太好的樣子……明明都還沒過去,為什麼就知道阿月不好呢?最後現在是跑回來求救的意思嗎。然後你這樣一臉沉重的樣子……

 

「……你這樣子一點都不像你啊。」不是應該要一直像陽光一樣,開心又愉快的、每天都很歡樂的樣子嗎?就別這麼安靜了……

「哦?那我現在應該怎麼樣?」停下拖拉我的腳步,亞暗的眼底閃爍著憤怒。

看著他的表情,我有些被嚇愣了。

 

……因為他家阿月的關係,所以心情才不好嗎?說實在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不過也不需要像這樣把脾氣撒在我身上吧。

好啦,我知道錯的大概是我……不該拿這種事說事的。

……咦?我不是只是說感覺心情這麼差不太像他嗎?這樣就要生氣了嗎……好像還是怪怪的。不過月他的情況大概很差吧。現在我也沒辦法幫亞暗做些什麼,也只能祈禱月讀能好好的把月給……拯救?解救?還是解放出來?啊,反正就是讓他早點回來幫忙之類的。

 

「你那是什麼表情。」微瞇起眼,亞暗看起來隨時都會讓我從這裡消失。

「啊……不,沒有……」等等等,不要突然就變得那麼可怕啊!亞暗你崩壞了啊!

「你不會是在想阿月的事怎麼樣都好吧?」

我聽見亞暗把手上的高爾夫球桿「趴嘎」捏緊的聲音。而這輕輕的一聲成功的繃緊了我的神經、同時麻痺了我被捏住的肩膀那份痛感。

「怎麼會呢。我只是覺得我們應該專注在我們現在要做的事……像是我們現在要去哪裡?」我有些緊張地吞吞口水,試探性問著。

「……」只見亞暗聽我說完後就皺了皺眉,然後……

「也是啊。」把高爾夫球桿收進身側的劍袋裡,亞暗抓抓頭:「是該專心一點,謝謝你提醒我。」

說著,亞暗重新綻開笑容、拍拍我剛剛被戳傷的肩膀。

……痛死了。亞暗應該不是故意的……他是天使,一定只是忘記剛剛他把爪子戳到我肩膀裡這件事而已。沒錯,一定只是忘記而已。

「我們現在要去他們社長的寢室,然後把他們裝煙火的袋子偷過來。」站在宿舍的走廊上,亞暗很直接的就說了計畫。

要不是現在還是上課時間,我大概心臟就已經跳出來了吧。

 

這麼……這麼重要的偷竊任務就這樣在大庭廣眾下說出來真的沒關係嗎?到底是為啥可以講得好像一點也不重要啊!……不過都已經說出來了,我想也沒辦法再說什麼了。

……還是我應該要提醒他一下?嗯……有點麻煩,還是算了吧。

 

「呃,可是他們現在是在上課嗎?」雖然我知道現在還是上課時間,但他們也可能剛好這節課是空堂啊。

「噢,我和阿月去確定過了,這個時候他們還有課,肯定是在上課的。所以儘管放心吧!」拍拍自己胸膛,亞暗一臉信誓旦旦的抵達了一間寢室的門口。

「那我們現在要──」要怎麼進去?

──碰。

然後這門就這樣被亞暗一把踹開了。

……謝謝解答。

 

總之我們就這樣進去寢室了,要從哪開始搜──

「──你們在搞什麼!」

只見一個熟悉的獸精靈出現在我們眼前。

 

這個學生會長般乖乖牌的畢耶斯忒翹課了耶。

好棒,說好的上課都是假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