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我從來不知道審問可以這麼直接……我還以為我們要努力調查、外加有點推理頭腦才能解這個案子的。

────────────────────────────────────────────────────

「……咦?啊,現在已經到下課的時候了嗎。」盯著寢室的時間,亞暗說了這麼一句。

「……」我想打人。

「不,現在還是上課時間。」畢耶斯忒回答了。

他回答了!不是應該先問我們來這裡做什麼嗎──

「所以你們到底在搞什麼?」拿著一個熟悉的黑色袋子……那一看就知道是音社長用來裝煙火的袋子,不用說了。

既然他會出現在這裡,大概就只有幾種可能性了:第一,他跟音社長是同一間寢室的室友。只是來幫忙拿東西的;第二,他其實是特別來拿這個袋子的。可能是住在這裡也可能不是,目的不明;第三,其實他只是剛好回來拿東西……等等,現在是上課時間,為啥還需要這個裝滿火藥的袋子?不管是他要、他室友要還是音社長要都不對吧!

「我們是來拿裝煙火的袋子的……聽說袋子是黑色的,是你手上的這個嗎?」然後亞暗就直接說出了目的。

沒問題嗎?直接說出來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你們是想拿煙火做什麼?」猶豫了一下,畢耶斯忒先問了這麼一句話。

「我們並沒有這麼說。」連目的都還沒說明就直接問這句話嗎……

「不過聽起來……你是打算拿這煙火做什麼?」雖然大概八九不離十,但我還是試探性的問了這個乖乖牌。

噢,現在不乖了。課不上還跑來拿煙火,就算有再好的理由都不能解釋他翹課是好的行為。

「!」

看這表情,我肯定是猜中了。

「……」只見畢耶斯忒有些無奈的皺了皺眉:「並沒有。我只是……因為這些快完成了,所以才來把袋子拿走。」

嗄?什麼東西跟什麼東西?

 

聽不懂是正常的吧……說句簡單明瞭的話有那麼困難嗎。到底是為啥會有人可以說一句話說得有跟沒有一樣?

 

「既然你也要拿走,那就把那個袋子給我們吧。你覺得怎麼樣?」然後亞暗就伸手要東西了……沒錯,就這樣伸手要東西了!

最好別人會直接把東西給你啊!

「不行。」畢耶斯忒果斷地拒絕了。

你看,我就說吧!這才是正常人啊!……你們說是獸精靈?哎,懂就好,不用糾結這個。

「我怎麼知道你們會拿這種危險的炸彈做什麼。」畢耶斯忒持續解釋著炸彈……咦?你也知道這根本就是炸彈、打從一開始就和煙火無關的嗎。

太好了,還是有腦袋正常的傢伙在啊。這個社團還沒有完蛋……

「當然是把這玩意兒給扔了。」亞暗斬釘截鐵的說著。

 

嗯,沒錯,就是要把這種炸彈給扔……啥?扔掉?這種東西是可以說扔就扔的嗎!

 

只見這個允諾同學看了看我、又看看帶我來的亞暗,沉默了幾秒。

「……好吧,但是袋子要還我。」說著,畢耶斯忒就把手上的袋子交給了亞暗。

「好,就這麼辦。等我之後把裡面的炸彈都拆光光就把袋子還給你。」亞暗也承諾著。

等等等,現在是怎麼樣?這麼貴重的袋子是可以這樣說給就給的嗎?不扔就給別人……有這種道理?

「遲同學,人是你帶來的,所以你也要負責任。」畢耶斯忒補充了這麼一句。

「……嗄?」什麼叫人是我帶來的?被抓來的是我吧!

「嗯,我會把袋子拿給他,之後再讓他還你的。」

 

「還什麼?」

說著說著,袋子的主人就回來了……雖然音社長的瀏海已經蓋過他臉的大半部分,但我還是可以猜到他現在大概在皺眉吧。

……噢,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了。

主人回來了耶,你們要怎麼辦?公然背叛的畢耶斯忒,嘖嘖……嗯?這袋子什麼時候已經交到我手上了?

「……還敬業啊?現在你是什麼意思。」

「不,呃……」這個袋子是畢耶斯忒拿給亞暗,然後現在又到我手上的。可是我想,就算我真的這樣解釋,其實也跟沒有解釋一點差別都沒有吧?

「現在是欺負我瀏海太長,以為我看不到嗎。」

「不是那樣……」雖然我真的很懷疑你看不看得到。

「其實我們是來拿那個黑色的袋子的。」不知道是看我吞吞吐吐什麼都沒能說出來還是怎麼樣,亞暗幫我補充了一個現在可以看見的事實……好吧,可以說是廢話了。

「啊?這意思是……允諾,你也有份嗎?」

一聽見自己被社長點名,畢耶斯忒就緊張的豎起耳朵上的毛了。

「你們……為什麼?」單從嘴形來看,我看不出被瀏海蓋住的音社長現在究竟是什麼樣的表情……噢,現在他頭稍微低了低。我想應該不太好過吧。

 

這時候就別吐嘈我被背叛的心情怎麼會好過了,我知道。

拜託,我看起來想是那麼冷血的人嗎?等等,這個不用回答我沒關係。

 

「……社長,這個不是煙火,是炸彈。」猶豫了好陣子,畢耶斯忒還是認真地望著音社長,把真心話給說了出來:「這實在太危險了。」

「對,我也這麼覺得。」我用溫和、堅定的語氣附和著。

說實在的,我覺得我這個剛入社沒多久的人、帶著一個搞不好他們都沒見過的人出現在社長寢室裡,然後現在手上還拿著社長的私人或是社團的公有物品……這怎麼說都太糟糕了吧?像我這樣的人還該說……不,能說什麼話嗎。

「我……」頓了一下,音社長看了看亞暗,然後有些猶豫地補充了一句:「你們都這麼覺得嗎?」

「這個……連你們IHO都覺得是炸彈嗎?」

……噢,我都忘了。這幾個傢伙在這裡根本就是名人。

「這東西裝滿火藥……我不相信你不知道這種東西會爆炸。說什麼做煙火,這東西根本就不是煙火吧。」

不!亞暗你太直接了──萬一人家音社長真的覺得這炸彈……呃,煙火就是要爆炸才是煙火怎麼辦?不要破壞人家的小小夢想啊!

「嗯,我知道。」

你看,人家社長的心都碎……嗯?你也知道這是炸彈不是煙火的嗎?那到底都還在幹嘛啊……

 

「那你為什麼要做炸彈?告訴我你的理由還有目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