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哈哈哈,完全不用說,肯定只是我太強了而已,嘿嘿。
什麼?配合嗎?這種一開始就沒有的東西,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呢。
────────────────────────────────────────────────────
既然我只是來實習的……大概也不會有我的什麼事吧?看來我還是就像他們說的那樣,乖乖地待後面看著他們怎麼戰鬥比較好。一方面也是認識一下自己未來的員工夥伴到底是多麼變態的存在……
正想到這裡的我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月在自己左右身側劃上兩個疑似異次元(註四)空間的黑洞、接著從次元空間裡抽出兩道漾著水藍光波的弧形刃,衝出……當然,因為我的眼睛跟不上這些一氣呵成的動作,所以全都是後來我才聽亞暗細說的。
當時的我只來得及看見月在剛收到指令的同時就化為兩道藍色閃光、直勾勾的朝向那顆四處吸食的二號貪吃龍龍頸擊去。
那銳利的弧光在打上龍頸後,便順著鱗片的走向往雙頭龍的胸口、沿脖頸旋劈而下;那流動的光芒有如清泉般,合著那一片片被刮除的奪目龍鱗構成了一幅戲龍的景象,看起來實在是好不變態……我相信這絕對不是我思想變態的問題,那什麼「這就像是在路上隨便扒光別人衣服」之類的變態想法我才沒去想過,真的。
而這顆突然被去掉鱗片的龍頭就像突然有人用線幫你拔毛的人一樣,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接下來就不用說了,這龍肯定會生氣的。因為換作是我,有人亂拔我身上……或頭上的毛,我也會憤怒給你看。
說好的引起注意做到是做到了……但這下你們還打算怎麼做溝通?人家都生氣了,還會有什麼溝通的餘地嗎?至少脖子沒有見血,我想這還是不幸中的大幸……還是說我該把這當作是刮鬍子的技術比較合理?
隨著尖銳聲響而去,龍頭憤恨的蓄積起新的一發嘴砲,一副就是要滅了拔牠鱗片的混帳。
所以說他們到底打算怎麼溝通,我真的很好奇。
漂亮的讓身子拉開一道圓弧,月再次回到了大家身邊,順便讓嘴砲對準了我們這個位置。
「做得好啊。」
「歡迎你回來,阿月!」
「現在是打招呼的時候嗎!?龍王都要吐了啊!」而且現在還把危險給帶回來又是什麼意思?不要誇獎他啊──!
那嘴從二號龍王嘴中滿溢而出的黑色死光正宣告著我們的死期……
「不,會死的只有你喔,靖哥。」
……诶?騙人的吧──
一聽見會死的很可能是自己,我的腳步便不自覺地向後退上不知幾步……
開什麼玩笑?誰要死在這裡。這種……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我是不會承認的!
流轉的黑光朝我們傾瀉而來,瞬時吞沒了在我身前的眾怪物們……以及躲在他們後面的我這個混帳。
不想面對自己必須在這裡死掉的我緊緊地閉上眼睛,就好像只要沒看見這一切景象的話,自己就不會有事了一樣……
我能感受到龍息那燒灼的黑焰拍打上臉龐的熱;那黏稠的熱灼感就這麼恣意的鑽入我肌膚中的每道毛細孔;那毛孔中的水分在體內狂亂竄升的陣陣灼燙,正不停催發我心中那抹為了對抗這場不公而燃起的生存之焰──沒錯,我一定要活下去。
熱浪散去,隨著我半開的目光,射進眼底的是一道橫列在我們這行人與龍王之間的弧形光壁。爍著耀眼白芒的聖潔光壁嚴實的護在我們身前,不只驅走了那如墨般的黑色焰火,更漸漸有吞滅黑火的趨勢……被擋架開來的黑光就像電子網格般密布在光壁上,每當它肆虐的範圍即將抵達白壁緣處,就會揮散成點點的黑色光球、逐一消逝在這座名為貝希珂的林木之中。
在這或許只有短短數秒鐘的一刻,我卻能感受到森林擾動的氣息、龍王高熱的吐息、夥伴們遲疑的目光、自己漸趨平緩的呼吸、以及體內那受刺激而慢慢變得澎湃不已的血液竄流聲。每一次的心跳都讓時間的流動變得慢、緩慢、再更慢;每一次的心跳聲就彷彿要將這世界的聲音給殲滅般,靜、安靜、再安靜,直至世界只剩下這顆心臟還在單調的發出兩個音節的撲跳為止。
撲通、撲通、撲通……
撲、通……
──……還不是時候。
在我的腦海深處突然響起了一道聲音,將這短暫、卻又顯得漫長的寧靜給打破了。
「──夜、靖夜!」
……回神後,第一個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臉慌亂的亞暗,那擔憂的神情在臉上一覽無遺;而在他身旁不遠處的,則是正用一種鄙視的角度望著我的月讀。
但,與其說那是種鄙視,更不如說那是……
「沒有人擔心你!靖哥你個白癡,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嗎!?」
「……我?」我做了什麼嗎?……等、等等,怎麼沒看見月?該不會──
想起剛剛自己那釋放體內聖光時的舒爽感,我就感到一陣後怕。該不會自己剛剛在失神的時候,一邊防禦、一邊順便把月給淨化還是殲滅了吧?
一想到這裡,我就立刻四處張望,然後就很安心的看見了月正雙手合十的站在……剛剛龍王前面不遠的位置上。
「……龍王咧?」不會被我轟成渣渣了吧?
雖然我知道自己很厲害,但我還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厲害到可以把超變態的魔王級龍王給轟成渣渣……就算是真的,我也高興不起來。
話說月在那裡雙手合十的讓我感到非常不安啊……
「那是給迷你龍們的祝福,龍王已經自己離開了覓食去了。」一臉不耐煩的,月讀難得耐心的在給我解釋著月的行為──不用說了,這肯定是在擔心我想太多。
於是我笑著將頭轉向在一旁的亞暗,想從他的眼中找到同樣的情緒。而亞暗在收到我的視線後,也回給了我一個一如往常的燦爛笑容。
雖然亞暗的笑容依舊燦爛,但……
總覺得似乎有哪裡還是和以前不一樣。



────────────────────────────────────────────────────
註四:白話說法為「不同於我們認識的這個空間」。我們存在的世界即所謂的「三次元」空間,是由「三維」(長、寬、高,三個維度)組合而成的空間。而所謂的「異次元」則是指那些既非三次元(也就是現實)亦非二次元(動漫、遊戲等)、一次元(一條線)的一個「平行宇宙」空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