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我好像忘了什麼重要的事……不管,現在沒有什麼比積勞成疾還要更嚴重了。

老子也需要休息的。

────────────────────────────────────────────────────

「那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抱歉。」收著手裡的黑色袋子,我接受班上同學和煙冶社夥伴們的目送,和亞暗一起在正午時分往校外走。

……酉山啊,我覺得自己來這個學校真的不知道是幹嘛的。能學到東西真的不錯,可是我根本就沒辦法待下來,對不起。所以就別那副天崩地裂的表情了。

 

說實在的,這些事沒有我根本就沒關係啊。都是他們自己解決的……我到底都來幹啥的?

 

一早事情結束我就跟著亞暗踩著匆忙的步伐離開了。

他們做事都這樣急急忙忙、匆匆又不知所云嗎?

 

先是要我跟他們一起找什麼鬼裂縫,說是要修補森林……然後又說不需要繼續這樣補了,人家龍王會幫我們;後來又因為哥布林小隊還有什麼監視不監視的來到這個友善的好學校;接下來又做了幾天沒啥進度、有混熟跟沒混熟一樣的調查,最後又自己跑出來直接說「來,我們談談」的,說完又沒事了。

那現在要做什麼?回去找亞暗家的阿月還有那個一直拖延進度的月讀嗎?閉嘴,我沒在拖。我說拖的是月讀就是月讀。

其實這是什麼整人活動吧?根本就只是因為平常我在學校鬧太多事了,然後校長就叫我出來做勞動、最好都不要睡覺,累死我更好。不覺得這樣聽起來超合理的嗎?

我都覺得自己根天昭那個怪人、舞葉那個老太婆的生活離得越來越遠了,怎麼會這樣。我不是學生嗎?是一個學生就該讓我好好念書啊……現在連你們也覺得我平常也沒在上課,跑出來做校外教學感覺也不錯嗎?

夠了,你們這群痞子。我什麼都不想聽你們說──就算你們說痞的人是我也一樣。

……什麼?現在是覺得我一點都不痞嗎?都讓你們閉嘴了,我才沒聽見你們說什麼咧。

 

「好啦,不要再繼續一臉臭樣了……我知道你都沒有好好休息。我載你回去一程吧?」亞暗摸了摸我的頭,有些擔心的繼續說著:「抱歉,早上我脾氣不太好……因為阿月的事讓我心情很差,而且也想快點跟月讀會合,看看阿月到底怎麼了……所以就有點急啦。哈哈哈。」

笑得有些乾乾的,既然不想笑就不要笑嘛……幹嘛還要勉強自己啊。是為了不想讓我擔心的話,用這種方式也太多餘了。那樣我不會放心好嗎,而且超不舒服的!你還是乾脆放棄這種虛假又痛苦的笑容吧。

「沒關係的,不想笑也可以不用笑的。少了你的笑容,這個世界也不會再變得更差……然後下次要問問題的時候,後面不要再接更多的話了。不然別人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你,知道嗎?」任由他摸我的頭──畢竟他其實比我大很多,年紀可以做的曾不知道多少個的祖父了──我告誡著他一些說話的概念……雖然說每個人說話的方式本來就不一樣,而且也不需要這麼鄭重的和別人什麼說什麼「以後你這樣說會比較好啊」之類的、多餘又雞婆的話。那樣其實很麻煩的。

「喔……不過剛剛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耶?所以你還需要我揹你嗎?」亞暗只是直直地看著我,也不知道有沒有把我剛剛說的話聽進去……啊,想要人揹可是還這樣跟人說話,我會不會被拒絕啊?

開什麼玩笑,我沒那麼後的臉皮在剛才用高姿態的語氣指導前輩後、再去拜託前輩揹我回去還是到不知道哪裡啊!

「……嗯,我很睏。所以就拜託你了。」

噓,閉嘴。什麼都不要說。

「好,我知道了。」笑說著,亞暗大大張開背後兩對艷紅的龍翅向我伸手。

 

噢!亞暗你真的是天使啊──為什麼不嫁我?

 

於是我伸手握住了亞暗的手、趴上了他蹲低的身子……明明可以不用蹲的啊,這樣的身高我完全可以直接趴上去的。不過這樣的說法大概會中傷他也不一定……我還是乖乖閉嘴好了──哇!我還沒抓好啊!不要現在就飛起來──

刷的,我立刻就被帶上了天空。風直直的揍了我的臉,把我剛剛的睡意通通給吹散了……亞暗小天使一定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太急了。這實在太踏馬的痛了……亞暗你其實是急性子吧?等我趴上你的背其實不用多久的,拜託多等一下──吧!等等等,你太快了!轉彎的時候說一下──哇!我們剛剛是不是穿過了蜘蛛網?直接穿過這種黏黏的東西一點都不好玩啊──!住手!快平飛啊──直上直下的,這麼顛簸我受不了──你玩我吧!

「怎麼樣?在天空的感覺超棒的吧!」亞暗一臉興奮地轉頭看著我,完全省略了我曾經跟他們一起在天空飛過、早就享受過天空的事。可是看他這麼開心的樣子,我一點都沒辦法直接打槍這個小天使……嘔,糟糕,我想吐了。

「哇哇!不要吐在我身上──你吐了的話我真的會把你甩下去喔!」

那就不要加速啊──

我只能死死巴著他的肩膀。想著在他背上睡覺的我實在太天真了……嗚嗚嗚。

「忍耐一下,再忍一下就到了。我沒聽說你在天上飛會暈啊──!」

我也不知道不常在天上飛的人也很適應這種扭飛的可怕方式。我只是想要睡覺啊……

 

終究我還是吐了。

剩下的,到底具體來說發生了什麼,我已經不清楚了。

都說我會的過勞吧……身體和精神上的疲憊讓我徹底的失去了意識、更不想在未來回憶自己在天空上撒滿飛濺液體的日子。

現在我暈過去了,你們開心了嗎?

 

讓我乾脆死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