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不要問我什麼叫安心的味道,我不會回答你們的。

────────────────────────────────────────────────────

「歡迎來到地獄,上了亞暗背的蠢蛋。」

「不要罵他啦……他才剛醒來耶。吐了還昏過去的感覺一定很不好。」

「……其實我也在罵你耶?」

「……呃,有嗎?」

「……」

等等……什麼東西?不要在我還沒完全清醒的時候說什麼我上了誰之類的啊……

「這齷齪的變態不需要我們的關心,亞暗,你做得很好。」

我有些困難的張開眼睛……立刻映入我眼簾的是在一旁用鄙視角度望著我瞧的月讀和同在旁邊乖乖被摸頭的亞暗。

「喔……可是你剛剛不是在罵我嗎?現在為什麼又說我做得很好啊?」亞暗一臉不解的望著月讀……完全不知道這到底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雖然我覺得前者的可能性比較大。

「乖,亞暗,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還是不需要知道比較好。」月讀則是用一臉慈愛的神情安撫著自己摸頭的對象。

「我比你大耶,沒什麼我不知道的好嗎。」亞暗有些不滿的拍開月讀的手。

「對對,你只是什麼都還不懂……聽我的準沒錯。」月讀只是溫和的笑著……我從來不知道他還有這樣的表情,偶爾也這樣對我笑笑啊!

「好吧。」然後亞暗這傢伙立刻就接受了!

亞暗你不知道自己被呼巄過去了嗎!

「這麼久不見,你的碎碎想還是沒改掉啊……」搖搖頭,月讀用一副憐憫神情的望著我:「靖哥小朋友,你這人真的是太殘念了。我對你實在是太失望了。」

什麼鬼?你現在是對我有什麼期望嗎?噢,我終於被誰期望了嗎?

 

說起來我都差點忘記了,你們的期望就是希望我為了這個世界去死嘛,這麼重要的事我怎麼就給忘了呢?

什麼犧牲不犧牲的,我只是個活體行李吧,哈,我總算知道為什麼我什麼都不需要做了。

 

「乖,作為一個人類你已經表現的很好了。在這裡靖哥你不需要有什麼壓力,安靜、閉嘴、什麼都不要想,你的一生都會被安排的好好的。你看,這樣大家不是都很輕鬆愉快嗎?」

「哈,老子要過自己的人生,才不想被你們安排什麼咧。」誰管你們啊!

「……月讀?你們吵架了嗎?靖夜我們沒有要逼你的好嗎……都說了你可以自己決定自己──」

「──不行。亞暗你還是搞不清楚狀況嗎?這個人類他別無選擇,我們需要他。」

「一定還有其他的方法啊,就像我們答應暗夜涅神他們那邊要找別的方式去把他們的學生會會長找回去不是嗎?更不用說還有他們學校失蹤的校長這件事了……」

哼,你們就吵吧,盡量吵吧!老子睡覺去。

「我說……咱們的靖哥小朋友。」月讀說著說著就一把抓住了我的頭髮──我都要躺下去了你現在抓什麼啊!有話要說就好好說,不要動手動腳的啊,混帳……啊!不要扭了啊──!老子的頭皮都要被轉下來了!

「我並不喜歡人類……所以你最好別這樣一直惹我。」語畢,月讀就一個重甩、把我甩回床上了……這傢伙吃錯藥了是不是?到底都是誰在惹誰啊,莫名其妙。

「好了靖夜……沒關係的,月讀他只是因為──」

──碰!

月讀突然把門甩上,而我這才發現原來我已經抵達自己的寢室了……還是自己的床好,有安心的味道。

這一下打斷了亞暗的話。

「……」然後亞暗就沉默了。

現在是怎麼樣?集體玩沉默遊戲嗎?

「我可不覺得沒關係,是你們先過分的。」

「每個人都很過分,你自己也很過分。」

「……我不想談這個。啊你家阿月咧?」

「……」聽到我的問題,亞暗明顯一愣:「……我不想談這個。」

「不要學我啊!」

「你說了我才說。」

「你很煩欸!我只是覺得自己被你們騙到這個地方來,還一點自由都沒有……我想睡個覺都不行!還要接受你們的不滿,然後我跟你們又一點也不熟……你們到底是想怎樣?」

「……不怎麼樣。我會幫你說服大家、然後把你原來的生活全部還給你的。」

……咦?這麼順利是正常的嗎?

「老實說阿月的狀況並不好……他沒辦法再陪我們一起到處跑了。」

「……永遠的。」

……什麼?他死了嗎?

「總之,雖然我平常有跟月讀一起鬧他,不過其實少了他,我們在回到大開的黃泉封印就沒辦法好好填起來了。所以我們就在此別過吧!你可以當作自己從來沒有看過我們,然後這次是真的分開了。希望你可以開心的過自己想過的日子。就這樣,大家解散吧。」說完,亞暗就起身離開我被整理乾淨的床鋪,然後頭也不回的靜靜離開了這間最近都很乾淨的寢室了。

 

……你們都這樣我行我素的,我很累啊。

算了,反正我也不想管了……屁咧,誰可以不管啊!要我當你們是朋友還夥伴之後,又說丟就丟?沒有這種夥伴的啊!都是你們說了算啊──!

「──亞暗!你給我回來啊!」

你們可是我的第一批朋友啊!

 

或許我還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也常常被你們弄得一頭霧水、還要被你們這些混帳虐待……可是你們又怎麼能在我體會到有夥伴的感覺之後把我硬生生拋下?

就算只是想挽回,我也會努力去做的……噢,沒做過還是有點怕怕的,不過這就是冒險的精神啊,哈哈哈!

 

給老子回頭啊你們這些蠢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