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或許不錯,但我是不會承認的。
 ────────────────────────────────────────────────────
「沒有東西?」月讀聽見我對那片空地發表的評論以後立刻挑眉以對。
「嗯……那邊什麼也沒有……」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就現在看來,那邊確實什麼東西也沒有。

原本龍王盤據的地方現在只剩下一個「這裡曾經有什麼待過」的痕跡。除此之外,就是一個泥土坑……原先那點點的寶石還是什麼的閃光,就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不會是我看錯了吧?
在眼前,泥坑裡那些大大小小的腳印說明剛剛這裡產生過一陣混亂──我想這大概和剛才他們所謂的「協商」有點關係吧──真不知道我到底失神了多久?
「……在我發呆、還是站著昏過去的時候,有發生什麼事嗎?」
「靖哥你剛才大──放閃光之後,和我們溝通到一半的龍王就生氣走了。」
聖光就聖光,說什麼閃光……等等,如果是在說我的表現的話──嘲諷,月讀你這絕對是赤裸裸的嘲諷! 

而且……你們這樣到底算哪門子的溝通。牠對我們大放嘴砲诶?更不要說牠現在居然還鬧脾氣了欸!

「剛才雙頭龍王的那一砲其實是沒什麼殺傷力的……好吧,就是可能對靖夜你來說可能會有點刺激就是了,但也不至於讓你死掉……大概吧。」抓抓頭,亞暗試圖用一種讓人難以接受的方式解釋。
大概?什麼大概。要是真的會死的話我該怎麼辦啊──雖然很想怒吼,不過我想自己現在還是先不要插嘴好了。哼,誰想跟你一般見識。比起和你見識這個,我還是覺得情報比較重要。反正我現在還活著怎樣,哈哈哈。
「不然靖夜你先看看背後那邊……」
「背後嗎?」聽見亞暗的話,我朝剛剛被我擋在後面的樹林轉了過去。
「……你看,樹木都還好好的,沒有被轟出一個洞或是弄斷的痕跡吧?」笑著,亞暗繼續解釋道:「雖然你剛剛用很漂亮的護盾牢牢把龍王和我們交換情報用的、那個龍怒給擋住了很大的一部分,但還是有不少跑到後面去吹過貝西珂的林地。諾,你只要稍微看一下樹根附近那邊的植物就會知道了吧。」
順著亞暗說的,我朝身後望去。
眼前的林木像是被什麼大塊頭擠開般、整齊的往兩旁傾倒著。當中雖然不乏被折斷的小枝,但無不是正常斷裂的模樣。
接著我就這樣樹腳附近的植被望去……只見那被吹過樹根和稀薄的草地像受過洗滌似的,正熠熠發出精神的光芒──教科書上有說「貝希珂的植物若有足夠的『養分』,也就是他們的營養來源『魔力』充足的話,就能生長良好。而成長方式會據不同的植被而產生微妙的差異性」諸如此類的。
也就是說,剛剛那富含魔力的龍怒確實有經過這個地方,而且還讓植物生長的這麼好……看他們光輝熠熠的樣子,深深有種自己被嘲笑了的感覺啊!
看見這個樣子,我的腿感到一陣無力,於是就非常乾脆的跪倒、雙手撐扶在地,恨不得在這個、這充滿泥土的地方挖出一個洞把自己給埋了。

我居然輸給了雜草!就連雜草都知道自己沒有危險,開開心心在那邊繼續長高長大啊!

「靖哥……」月讀難得臉上寫滿了悲憫……這是連他也同情我了?嗚嗚,我真的很可憐對吧。
「雜草是不會跑的。」
「……」我相信自己的臉現在一定很臭,臭到一個不行。
「什麼雜草?」聽見月讀的話,亞暗先是看向了我、接著又把視線轉移到月讀身上……就這麼重複交替了一兩次:「哈哈哈!靖夜你以為貝希珂的草會長腳跑掉嗎,哈哈哈哈……」
「…………」我想滅掉他們了──啊,該死,在這裡的我是滅不掉他們的。
「──附近沒異樣,走了。」背對著我們,月大張著翅膀從林木上滑翔落下。在輕輕帶起了地面上的一圈沙塵的同時,也打斷了我們這幾個之間一觸即發的情緒……當然更多的還是阻止了亞暗繼續笑個沒停的聲音。
喔!月啊──雖然我看不到你的表情,但我知道你一定還是那張冷冰冰的臉。這個時候你那沒有什麼表情的臉比起他們嘲笑我的面孔要來的親近上不知道多少啊!
「噁心死了,一副哭哭啼啼的樣子……你還是個男人嗎?」嗤聲,月讀率先拋下因為遭到數度打擊而石化在地的我,跟上了月的腳步。
「嘛……靖夜,不知道草不會走路不要緊的,至少你現在已經知道了嘛,這樣不是很好嗎。」
明明亞暗還是那副天使般的笑臉,可是為什麼我卻感到這麼無力、這麼痛苦、這麼難過,一點也沒有被治癒的感覺呢?

……真不知道未來的我到底會變得怎麼樣。
到底是會先被他們給氣死還是羞愧致死呢?我看不用五年我就會先憂鬱死掉了,用不著把自己貢獻給那什麼鬼封印二十五年……突然覺得這樣聽起來好像很不錯。

想著這些的我還是默默地從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土塵,望向眼前幾個魔物那毅然邁步的身影。
少了龍王這龐然大物,貝希珂的這片林子頓時顯得明亮不少。正午陽光的炙熱光線毫不留情地湧入這塊被離開的龍王開闢而出、以致缺乏林蔽的小路,覆蓋在兩側的林蔭正隨著時來一陣的風拂輕輕搖曳、錯換著位置。

「走吧,靖夜我們還是先出發吧。」
「快跟上啊,靖哥你還在幹嘛?」
「……來了啦!」我有氣無力的應聲。

雖然或許我真的很討厭你們這群混蛋,但我也沒辦法否認……這樣的日子還蠻愉快的。
所以如果說「為了封印而死」就是我的命運,那麼打死我都不會屈服的──因為我還想繼續看到你們的笑容啊。

……噢,月不算,我不相信這傢伙可以好好地笑,所以先撇除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