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
.
.
在水深火熱之中就是這麼回事吧。
────────────────────────────────────────────────────
所謂的哥布林是林裡的一個群居物種。身板短小、皮膚呈翠綠色、耳朵尖尖、眼睛凸凸的,牠們那骨節分明又看起來沒什麼肌肉的模樣,就好像甲狀腺機能亢進的疾病患者……但牠們身上的力量可就和那些得病的人們不同了。
論臂力,依照大小哥布林的不同,大哥布林可以徒手扭斷各式鐵條、小哥布林也能徒手扯爛貝希珂裡的任何一棵大樹,牠們能一層層的把樹皮、樹裡給扒個乾淨;論體力,哥布林們可以每天徒步前進一百三十幾公里。
牠們的數量在貝希珂裡可是數一數二的。
身為貝希珂裡頭的綠色住民,牠們的民族意識比起林中其他部落都要來的強烈。
教科書上說,牠們認為森林是牠們的,所以任何闖到牠們領地的外來者都必須要消滅。當然,不同的哥布林部族都有著不盡相同的部族理念和生活守則,也是因為這樣,哥布林這個族群散落成大小不一的多個部落。有時候牠們彼此也會相互征戰,有的時牠們是為了領地、有時是為了榮耀、有時是為了理念、有時是為了糧食……求偶、或保護些什麼,這些都是牠們戰鬥的部分原因。最大部分的影響因素,我想大概是因為牠們的戰鬥本能和好戰的性格導致的。

然後,雖然牠們是群居的生物,一般哥布林的村子裡大約就是四、五十個住民的規模,也因此,平常出去打獵或是趕跑入侵者的時候,也只會三三兩兩的組成一支不超過六隻哥布林的綠皮膚小隊……唉,可是為什麼現在我們眼前會出現十萬大軍呢?被吵醒的怨念是有沒有這麼深啊。

在我們奮力把水果餐解決的同時,一如亞暗所說……目測數量大約有六十個小綠人正砍山筏樹而來──不用說,這群傢伙絕對會遭到貝希珂懲罰的。
於是這群穿著鐵甲的精銳部隊……等等,穿著鐵甲的哥布林?還有那頭盔是怎麼回事?
教科書說哥布林明明就只穿皮革的,不像矮人有精巧的手……呃,有點粗但是很手法精巧的冶煉技術,可以鍛造金屬製物品,而且智商也比起其他種族都要來的低下才對啊。
啊!那邊還有騎著蜥蜴的騎士──我呸!這根本就是軍隊啊!明明就是訓練有素的精兵,哪來小村莊的哥布林?!

「談判吧。」我說。
和一群哥布林打架還行,但這分明就是精銳部隊……我們要面對的是默契十足的哥布林六十啊!
「什麼!靖夜,我們不和那些哥布林打架了嗎?!」沒想到亞暗一臉崩潰的在和我抱怨不能打架的事……亞暗你不是和我一樣的反戰爭小天使嗎?!我以為你和我站在同一陣線上,沒想到你和那兩個打架狂是同一陣線的!
「我說靖哥,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我們幾個就這麼看著哥布林六十正一步步地朝我們眼前走來……目前還有十五公尺左右的距離。
「我們相處了多久?你又和我們認識幾天?」
聽著月讀說話,我一邊數著這群綠油油的軍隊和我們之間剩下的距離。
……十公尺。
「不用想也知道,我們都是好戰份子。」說著,月讀高舉自己手中的銀白色金屬杖。
只見金屬杖發出些微的「喀嚓」聲響,一抹燦亮的金屬刀面便從法杖側邊圖展開來、有如一抹銀月般大大立在我眼前。
還剩下五公尺。
「和一群憤怒的哥布林談判是沒有意義的,我們還是上吧。」閉上眼,月讀站在原位開始喃喃的吟唱起不知名的旋律……這是要施放魔法了?!
「阿月,我可要先走一步了──嘿!」一旁的亞暗大概是看見月讀吟唱的模樣,雙手一燃,兩把火紅的閃電被牢牢的抓在亞暗手中……然後向前拋飛出去將後面一批拉滿弓準備射擊的哥布林射手給鏟出一道缺口。

……不、不對,這樣真的不對。

光是看著月讀把法杖舉起的畫面,我下意識地伸手向前、一把拉住在亞暗行動前就想衝上前去的……月的手腕。
「……我不想殺掉任何魔物,而且一開始明明就是我們自己有錯在先啊?」握緊月的手腕,我一字一句的說著。
「光是這樣濫砍濫殺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嗎?」我直勾勾的回望著月。
而月他那對因為我的拉扯而回望的紅眸顯得無比冰冷。

站在這裡,我能看見月那懾人的視線身後,因為前後夾擊而進退兩難的精銳部隊被頭頂上的急凍冰錐弄得頭盔翻飛、以及腳底下的火烤烈焰給弄得潰不成軍……被消滅大概是早晚的事了。

「沒有會做盔甲的哥布林。」
「呃?這個我知道啊,所以是什麼意思……?」我剛剛也是這樣想沒有錯啊。
「是別人做的。」
「別人……你是說背後有人養了這批哥布林?」
只見月點點頭,然後一臉惋惜地望著身後已經被殲滅殆盡的哥布林精銳部隊……所以我說你們早就已經殺魔物成痴了啊!這群嗜血的不死生物!
「一定是有誰養的啦。」完事後,亞暗也朝我們倆湊了過來。
「因為我剛剛在燒掉那些哥布林之前,在牠們的身上發現了這個。」邊說、亞暗一邊將自己緊握的拳頭放在我和月的視線之間……诶?我沒說到我在月發現哥布林早就被殲滅的時候,已經把手鬆開了嗎?

那是被嵌在頭盔的內裡的一個圖樣……我想大概是那堆飛來飛去的頭盔翻到一面的時候被亞暗看到的──等等,這得要是多好的動態視力才可以捕捉到這麼一個比拇指還要小的印花啊?!
而這印花不是別的,正是一所學校的校徽──暗夜涅神。

如果聖皇明堂是聖明的學校……別告訴我,暗夜涅神就是暗涅的學校喔。
為什麼?不為什麼,就只是因為這真的很難記又很難聽啊……而且哪可能會有人真的給自己取這個名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