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終究還是該前進的嗎。
在這條名為人生的路上,還有命運等著我呢。

──那狗屁不通的命運。
────────────────────────────────────────────────────
「好啦,阿月你不要不開心了,哈哈哈!」拍拍月的肩膀,亞暗笑得很開心。
所以說他到底是怎麼從他那張撲克臉上看出表情的……是因為相處了幾百年才這樣嗎?最多可能只會和月相處幾十年的我也做得到嗎?這實在有點神奇啊。
「話說靖夜……你誰不好拉,居然阻止阿月去砍那些哥布林?」不等我因為奇怪的重點而驚訝太久,亞暗就打斷了我的思緒。
「我覺得你剛剛沒有被他砍掉真的是奇蹟啊……阿月,你真的進步很多欸?以前你不是都會直接把別人的手剁掉嗎,哈哈哈哈──」亞暗末半句話是對著月說的。
等等……什麼?我的手剛剛很可能會被剁掉嗎?
「他會進步是理所當然的,要是靖哥也能學學月就好了。」
「……」我的手真的會被剁掉嗎……啊──反正我的手現在還在、月也進步了,那我想我繼續拉我的也沒什麼關係吧……大概。

「哈哈哈……咳咳、好啦好啦,」大概是笑夠了,亞暗不疾不徐地說著:「那我們還要拿著這個嗎?還是就乾脆丟掉還是燒掉算了?反正我們本來就要過去暗夜涅神那邊,也不需要──」
「──不要!這個──」可是證據啊!
「──喔,不要這個嗎。」火起,然後證據就沒了。
「……」我不知道現在我是什麼表情,但我猜大概很扭曲吧……會這麼猜是因為亞暗看起來有點被我的表情給嚇到了。

很好,我喊得這麼急,就是怕這玩意兒會直接被亞暗給銷毀殆盡了。
然後現在我還沒把話說完就直接把證據給燒掉了?這已經不是效率不效率的問題了啊!要先聽人把話給說完啊喂!
這樣的東西想也知道,怎麼可以丟呢?活了幾百年還不知道這個道理嗎?拜託,我們就是被他們的哥布林部隊攻擊的啊!俗話說「口說無憑」,但現在……好吧,已經是剛剛了,剛剛至少我們還有證據。當然這盔甲也不一定要是暗夜涅神做的,它也可以是在別的地方給做出來的,只是在完成後印上這所學校的校徽也不一定……唉,但是現在說什麼也只是白費工夫了。
「哼,要是靖哥你說話一開始不要讓人誤會,剛剛不就沒事了?」月讀挑眉。
現在你這樣講也只是在放馬後炮,怎麼就不去阻止亞暗把東西燒掉啊……啊不,一開始就是亞暗他的大腦構造有問題吧,為什麼要把證據給燒掉呢?到底是為什麼呢……

「校徽是他們學生刻的。」突然月開口說話了。

他開口說話了!你已經有幾個章節沒開口了老兄……等等,他上一章有回答我問題的樣子。現在想想:其實他說話其實都是被我逼的嗎?
咳,我突然覺得自己好過分,好像都沒有花時間在看他到底都在做什麼。

「……所以說你到底從哪確定說這個盔甲上的刻印是他們學生──等等,這個是從哪來的?!」
在月的手上,我看見了一個完整個盔甲──完整的盔甲啊!

我剛剛明明就抓住他了,沒理由還能在他的手上看見任何什麼「哥布林的鎧甲」之類的東西啊!這不科學!
「剛剛順手留了一塊下來拿給月而已,感謝我吧,靖、哥。」
噢噢!月讀之神請接受我的膜拜──等等,拜死神沒問題嗎?
我看我還是心存敬畏之心就好,絕對不是因為我不想下跪才沒有去拜月讀的,不是喔。

「上面寫『這不是暗夜涅神學生的作品』。」無視我和月讀之間的對話,月把手上的盔甲片塞到我手中,讓我端詳……嗯,確實是這樣寫沒錯。雖然要是沒有人告訴我它是這樣寫的話,我很可能會看不太懂就是了。
「可是它上面都寫不是暗夜涅神學生的作品了,為什麼還要說這個校徽是他們刻的?」湊到我旁邊,亞暗也跟著我端詳了一陣上面那歪歪斜斜的一串字。
「嗯,就是因為上面這樣寫,所以才是他們做的啊。」
……說真的,亞暗這傢伙邏輯真的很奇怪欸。
「明明上面就寫說『不是』啊!不是就不是,哪來是的道理?邏輯很奇怪欸你。」像是怕我聽不懂,亞暗又再次把他怪怪的邏輯說了一遍。
所以說邏輯怪的明明就是你!
「因為這叫『此地無銀三百兩』啊,說是沒有,其實就是有的。不然又沒人問他,幹嘛還要自己把這種話說……不,應該說是刻意寫上去啊?」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怎麼就還需要人跟他解釋……
低頭抹抹臉,我真的覺得自己好累啊……真不知道以前月到底是怎麼和他相處的。
「可是你怎麼知道上面寫的不是實話?」
「開什麼玩笑,那怎麼……」可能會是實話?
我一抬頭就正好對上了亞暗的雙眼。

而亞暗那一臉認真的神情讓我不得不再重新思考一次。

「……如果說這是實話的話,就是學校逼著他們做的了?」沒錯,絕對是老師逼他們做的!
啊!我真是個天才啊!當然亞暗也有幫了點小忙,不過真正想出事實的還是我,哈哈哈!
「想這麼多有什麼用,直接去不就知道了。」月讀拍拍我的腦門、還不忘潑我冷水……真的是潑了我一身冷水!直接用水魔法聚成水球砸人算什麼──萬一等等我真的因為這樣感冒了該怎麼辦?!
「啊啊!月讀你隨便弄濕靖夜……這樣萬一靖夜感冒了怎麼辦?」一看見我身上被砸水球,亞暗便皺著眉頭、手上點起火嘗試幫我烤乾衣服了……嗚嗚!亞暗你真的是天使啊!
「噗,你不要哭啊。」笑著,亞暗很用心的把我身上的衣服烤乾後,還把我的頭髮給順便弄乾了……我都不知道火魔法還可以當吹風機用,我的頭髮沒燒掉真是太神奇了。
「嗯……想當初我在森林裡全身都濕了的時候,還沒有火可以烤啊……靖夜你知道嗎,你真的超幸運的。」
「……什麼?就連操作火魔法這麼輕鬆的龍族也會有沒火烤的時候?」這實在太難以想像了!
「喔,那個是因為不管是誰都有操作魔法不穩定的時期嘛。」拍拍我的背,亞暗依舊還是笑著。
而這次卻讓我有種哀傷的感覺……是錯覺吧。
「畢竟也沒有人一出生就會順利的完成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這點就算是天才也是一樣的。」頓了頓,亞暗繼續說道:「所以我們才要經過後天的學習和訓練,來掌握這些自己身上的才能……當然使用魔法也是一樣的。」
「然後,」不等我發表什麼,月讀就把話接過、繼續說了下去:「不管怎麼樣,我們該走了。」
指了指前面已經慢慢走遠的月,月讀二話不說就跑上前去追月的腳步了。
「嗯,我們也該前進了呢。」像是嘟囔著,亞暗拍拍我的肩:「走吧。」
「嗯……走吧。」

於是我們追逐著月的腳步,往那據說是我們目的地的奇怪學校前進了。

到底為什麼要學生做這些盔甲,還有那群哥布林又是怎麼回事?在更早之前還有龍王和咬咬鳥的事,更不用說是校長消失的事了。
──這些,我們都能在那所以暗為名的學校裡找到答案嗎?

……我的求知魂正蠢蠢欲動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