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如果說,半夜在墓園裡遊蕩會遇到鬼,那是自然的,不要去就行了。

可是現在我們明明就是在別人學校裡啊啊啊!!
────────────────────────────────────────────────────
陽光、芬多精、和美好的味道……這些都是早上才有的玩意兒。
在這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其實我覺得他們早就已經算好抵達的時間正好會是傍晚才選在一大早行動的──這樣的時刻,咱們摸著黑在這所學校的外牆附近準備潛入……

「……」望著暗夜涅神這所學校那碩大的門──要是直接以門上那同時兼具華麗與古典構成的曲線判斷,我會以為這是某種傳說中吸血鬼居住的古堡鐵門之類的地方,但它偏偏不是那種會生鏽的鐵條做的──這合金製的大門就好像是在歡迎路人還有好奇的魔物一樣,正朝內大大的敞開著。

……我們是要潛入學校的吧?所以說我們就這麼大辣辣站在別人學校門口真的不要緊嗎?
然後這個場景怎麼讓我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喔,找到了!」
就在我聽見亞暗開心的聲音後,我立刻就感覺到一根熟悉的硬物正抵在我的背上……噢,是高爾夫球桿耶。
──等等,我們可以就這樣直接進去嗎?這也太刺激了吧!

話說我還想都已經過了這麼久了、我們之間的關係也該改變了。但為什麼現在還要拿高爾夫球桿威脅我啊?是因為怕我跑掉嗎……雖然我真的會想跑掉。
一直想到這裡,我完全欲哭無淚。
「好了,現在我們進去吧!」在亞暗那澄澈無比的笑容裡,我再次感受到一種不懷好意的錯覺……對,就是錯覺。這樣的天使怎麼可能會不懷好意呢?

於是就在高爾夫球桿的加持下,我成功的鼓起勇氣、靜靜的在月亮的助攻中和夥伴們一起悠哉進入別人學校裡頭……
在這種夜深人靜……或者說是萬魔俱寂的時刻,如果突然出現什麼我也不會意外。更何況這是個以暗為名的學校,那要是出現魔物啊、甚至是魔獸、不死生物之類的我也不會被嚇到,當然像靈體類的超自然現象那也都是用魔法還有科學可以解釋的,根本就一點也不嚇──
──嚓喳。
「──啊啊啊啊!!!」
當一種像是有什麼東西被輾碎的聲音在我腳下響起的同時,我很沒有形象的跳起來往最靠近我的月身上緊緊抱去。
「……」然後月就輕輕的在我腦袋上拍了幾下……還是一點困擾的表情也沒有啊。

咳嗯,先聲明一下:這絕對不是因為我被嚇到,只是我完全沒有感覺到自己踩到什麼所以有點慌張而已……一點點而已。

「不過是小土塊而已,靖夜你該不會已經緊張到腳都麻麻沒感覺了吧?」說著說著,亞暗嘗試扒開我死摳在月身上的手──
「天啊!你真的被嚇得不輕啊,手都變得這麼冰冷了……」一摸到我的手,亞暗的臉上寫滿擔憂的神情,然後扳了扳我的手指……嗯,好像失敗了。
沒事,你已經盡力了。請大發慈悲讓我再抱一下你家阿月吧。
「……我不該逼你進來的,我們果然還是牽著手吧。」淡淡的笑著,亞暗順了順我的背以後,重新嘗試把我從他家阿月身上扒下來的動作。
……嗯,大概是他的溫暖感動了我,所以我終究還是把手給鬆開了。
「這樣一來你也不會那麼緊張了。」還是那有如耀眼的朝陽、雨過天晴的虹彩、大天使般的──
「……靖哥,真沒想到你對亞暗有那方面的興趣。」用一種看見髒東西的眼神,月讀那有如少女般的臉龐給我的打擊永遠都那麼大。
又是鄙視。又來?我不過是在感慨而已啊!
「先不說你把我當女人這件事了。你要一個就算了,一個還不夠,你連月都想要……嘖嘖,夠貪心、胃口夠大的。」
所以說我們在這裡吵這個真的沒關係嗎?!
「好了好了,沒事了……」亞暗握住我的手,這不只阻止了我快暴躁的情緒,更提醒了我現在其實我們在別人家的學校這件事……還順便安撫了我有那麼點害怕的感覺。
吞了口口水,我手用一點點顫抖也沒有、再加上一點點的力道這種方式抓住亞暗的手,然後開始慢慢看向四周……
「呃,那個靖夜……」亞暗用另外一隻手輕輕的拍了拍我的頭:「我的手臂快被你扯下來了,很不舒服……能不能放鬆點。」
只見亞暗指指自己那已經蒼白到一個境界的手指……喔天!
於是我趕緊把手鬆開──呃,我是說放鬆一點──我現在還需要亞暗那隻變得有點冰冷的手。
就在這時,似乎有什麼像是燈火的玩意兒在我眼前晃了過去。

……聽說鬼火是由在空中自燃的磷化氫還是什麼的化學物質產生的,然後通常這種化學物質會由屍體腐化之類的方式產生的。所以我相信這和靈體、靈異現象之類的一、一點關係也沒有,所以說我們一點也不需要害──啊啊!我看到了!遠遠的就有兩叢鬼火噢噢噢──!
──等等……現在又去哪了?
剎的,我感到背脊一冷。
「…………」……我有不好的預感。
喀──碰。
那是大門關閉的聲音。
雖然我百般、千般、萬般、一千億個不願意,但我還是很眼賤的想看看自己的背後到底出現了什麼玩意兒……於是我奮力轉動自己那有些僵硬的脖子往那精緻的華麗大門望去。

就像夜半在空中可以看到的銀河般,五顏六色的鬼火「啪」的在我們面前串成一整條擋在門口的星海,忽明忽暗的……其實還蠻漂亮的?
不過光就「可以從這條星河裡感受到很強烈的好奇視線」這點就絕對不單純了。
我現在的感覺就好像是一隻在狼群中的小綿羊、一尾砧板上的魚、一隻在鍋裡的螃蟹……就說不要擅闖別人家學校了吧!現在可好了,我們已經被妖魔鬼怪盯上了啊!!

噢噢噢!我還記得月讀你說過自己是死神吧──快把這些死了還不升天的傢伙給送回去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