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如果說「直接由人的外表來判斷一個人究竟是怎麼樣的人」這件事只能當作參考的話,那聊個幾句總不會錯了吧……

……所以不是我歧視對方的問題吧?

────────────────────────────────────────────────────

據說,一部小說還是動畫什麼的主角,之所以是主角就是因為他可以帶領讀者們用最清晰、最客觀──應該啦,我想──的角度去把自己的故事告訴天下芸芸眾生……之類的。

可是為什麼我覺得自己幾乎什麼都不知道,就只是一直被這群可靠的不死生物夥伴像行李一樣抓來抓去……其實我是跟拍鏡頭還是攝影機之類的?所以說為什麼不找專業一點的攝影師啊……

 

「靖哥,現在在開會就不要在腦袋裡碎念一堆有的沒有的,直接當自己是屁顛的狗仔隊比較快。剩下的你想再多也沒有意義。」說一說,月讀還硬是巴了我的腦袋一下……君子動口不動手,哼。

「我們這不是就在討論剛剛都在做什麼了,麻煩你專心點好嗎,實.習.生。」

「……诶?靖夜剛剛什麼都沒在聽嗎?」就連善良的亞暗在此刻的臉都像是被背叛般,變得有些扭曲了。

霹嚓。

某種短棍斷裂的可怕聲響就在這間燈光昏暗的學生會辦公室裡頭的一端響起……我記得那裡是月站的方向。

「──等等噢!我有在聽的、我在聽啊!月你不要衝動,我只是在一心二用而已啊!」嚥下嘴裡的唾液,我深深覺得這個時候如果自己不解釋,大概只能換來一死了……啊,我這樣解釋應該沒問題吧?

想到這裡,我偷偷地觀察了一下正站在紫色魔晶球投影的學校3D平面地圖……附近的月。

只見月那張一直以來都沒什麼變化的酷臉難得微微挑了下眉後,就毫無表情的把手上其中一段夭折的教棍垂直捅入學生會的合金桌裡……看著深深沒入桌中的教棍,我突然覺得一心二用真不是件好事:因為月和他手上的教棍一點也不覺得這樣可行啊啊啊!

 

糟糕……我突然發覺自己這狗仔隊一點也不稱職,連這學生會長什麼樣都沒一一和大家報告……嗯,狗仔隊。這樣說我還真有些難過──好好,我專心了、專心了!月讀你不要衝動!

咳嗯,總之我們現在就在這間「沒有聖皇明堂寬敞、更沒有聖皇明堂豪華」的樸實學生會辦公室裡。不知道是經費問題還是單純就這裡比較樸素……不不,我想大概只是校長那老頭在學校上花的錢太多了而已,這明明才是一般學校應該有的樣子。那種貴族學校可不是每個人都上的起的……當然推甄入學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一體成形的馬蹄形辦公桌上正放置著一粒渾圓的紫球水晶。水晶球上頭則有著為了發揮投射用水晶最大功效、滿刻的術式雕痕。而水晶投射的影像則正好密布在馬蹄中央,整幅3D地圖猶如嵌進辦公室般、幾乎要占滿這間光線不佳的辦公室。

而佇立在魔力控制式投影用水晶球──簡稱魔晶球──的地圖投影旁的月,正用自己的方式在向這間外校學生會辦公室裡頭的大家解說剛才他和月讀去做的事。

「這裡有冶煉的痕跡,」指著地圖上註明「鍊金術冶煉研究室」的地方,月解釋著:「近一次術式發動時間是前天凌晨一點十三分,每週一次。」

「在快抵達校門的時候,月就已經準備好幻術讓我們倆進到這學校裡了。要不是亞暗說他要陪你,我看靖哥你只會在後面扯後腿……唉,不說了。總之學校裡能去的地方連同密室我和月都已經逛過一遍了,真的有疑點的地方也只有月剛剛說的那邊。」

……居然連吐槽或辯駁的機會都不給我嗎?

「……等等,那剛剛亞暗說你們現在是在出『尋找校長』的尋人任務,這件事又怎麼樣了?」

「──噗!啊哈哈哈哈!那只是我隨口說說的,靖夜你不要相信啦,哈哈哈……」抱著肚子亞暗笑得很誇張……用不著這樣吧,我只是問問而已啊。

「哈哈……那件事早在我們接到消息的時候就已經調查過了啦。」抹抹眼角受到刺激而溢出的淚水,亞暗解釋著:「看起來他們校長是自己離家出走的,不過也沒有和誰交代行蹤的樣子……後來是消失在貝希珂裡面了,這件事我們還沒有什麼頭緒。」

「哼,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吧。」語帶不耐,月讀又給了我的腦袋一下。

當我打不笨是不是?看我太聰明嫉妒就算了,也用不著動手打人吧。

「啊……對喔,現在要說的是鍊金術的事,阿月剛剛有去通知他們學生會的成──」

「──久等啦!」

就在亞暗話說一半的同時,辦公室的門隨月光一起暴力的撞進投影地圖裡。

從那重重的「匡噹」兩聲聽來,那兩面牆壁實在被撞得不輕……如果他們有神經的話,那學生會的成員還不被門報復性的夾死就真太對不起牆壁了。

 

在月光以及投影的光線照射下,就算來人的臉上灑滿了白色的光點與雪白色塊也不影響我看清楚對方的樣子。他身上穿著……等等,那套不是那傳說中做法已經失傳的道袍嗎?難不成他是和那群消失的傳統民族有關的人!

「久仰你們IHO的大名了!沒想到會突然來拜訪我們,幾乎啥都沒能準備。沒能招待你們還望你們多多海涵一下……」沒什麼誠意的用敬詞說著客套話,這名頭戴道帽、身穿道袍的金髮男子……是個瞇瞇眼。這樣是有打開眼睛嗎!不打開眼睛怎麼看得到啊──快把眼睛打開啊!

大概是注意到我了──哼哼,現在才注意到我實在太晚了──那對在沉金色髮下的瞇瞇眼朝我這邊望過來:「……啊,是那個在校門口那邊和空氣說話的智障人類。」

「──我不是智障!而且你明明就也是人類,少說的好像自己不是人了!」當然除非他不是人類,只是像亞暗和月讀他們那樣外型像人類而已。不過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在他身上沒有發現什麼不是人類的氣息……我突然想到亞暗,他好像也沒有什麼龍族的特徵和氣息。可是話已經說出去也收不回來了……

「嗯,是人類喔。」於是瞇瞇眼很乾脆地承認自己是人類了,果然不是人……诶?

「『道』,我的名字叫『道』,是通道的道,不是稻子。我不是種稻的所以不准喊錯。」

……明明發音就一樣啊啊!

 

怎麼到處都有怪人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