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有沒有那麼一枝上面有著五指捏痕的金屬教棍、在暴力的摧殘下深深沒入合金中,最後還成了學生會辦公室的稀有飾品……這樣的一個傳說?

────────────────────────────────────────────────────

「我說稻子,現在的學生會是什麼狀況?」抱著胸,於是一開始月讀就「很月讀式」的踩線了。

……立刻就踩線了,這樣真的沒問題嗎?聽說我們現在是擅闖別人家學校的狀態啊。

而這個名為道的瞇眼稻苗則在聽到月讀這樣問她後瞥了一眼桌裡的教棍,接著就緩緩地像定期要跟情報部報告的間諜一般、把情報從嘴裡吐出來。

 

我不想吐槽他沒發現自己被叫稻子這件事了……等等,難不成他其實就只是很喜歡月讀這樣說他而已?原來是變態嗎。

 

「……現在學生會幹部包含會長一共四名,夜會長長期外出到現在還沒回來;秘書到現在還是蓮在做的。」頓了頓,像是組織好語言後,道又繼續把話接了下去:「前陣子加入的音狩被夜會長承認了,所以現在正在做副會長的職務。」

「那個成為學生會長以後就喊『不要副會長』的學生會長嗎?!」亞暗一臉訝異地喊出聲:「我記得音狩之前是負責活動部門和學生權益部門的人吧?」

「對……而且已經有消息指出夜會長打算讓音狩接手,成為下一屆的學生會長。」

 

……呃,我現在真的很想問一下,幾乎什麼都聽不懂是正常現象嗎?

 

「所以稻子你還是管理公關和總務部門啊?」

「對的,就和以前一樣。」面對月讀的提問,瞇眼稻苗的臉上掬滿笑容……儼然一副把妹妹的樣子。

「反正現在就是你們夜道蓮三人組外加音狩一個……唔嗯,我知道了。」思索了陣,就算是傻傻的亞暗好像也懂了什麼我不懂的東西。

「那片綠葉子還是沒有說他去了哪裡嗎?」揉揉自己額上抱緊團圓的豆豆眉,月讀一臉苦惱地問著。

「夜會長這次也還是什麼都沒說……」瞇眼稻苗也皺眉說著。

 

等等,綠葉子?

所以不是夜半狂歡、徹夜不歸的夜會長,而是簡單的葉片會長嗎?

……這麼巧,這世界上有這麼多叫做葉的人啊。

 

在終於找到有話可以說的這一刻,我深深感受到自己在這裡還是有一席之地的──很好,行動吧!

「……那個,」雖然我知道自己有大發現,可是我還是覺得做為一隻羊……在一群豺狼虎豹之中大聲說話一點好處也沒有──尤其是處在剛犯傻惹火過猛獸的情況下──於是我很沒骨氣的開口:「我可能知道你們說的會長在哪裡。」

「『在哪?!』」於是亞暗和瞇眼稻苗很有默契的像我湊了過來……很熱的,能不能先離開一點。

「他就在──」

「──他在聖明那,就是成天和他吃飯的跟屁蟲。」

然後就在我要公布答案的時候,月讀就插嘴了。

 

居然……插嘴了啊!

 

「诶?可是我記得那個葉和會長明明就長得不一樣……而且會長又不是跟屁蟲。」亞暗持續嘀咕著。

「我也覺得差很多,所以感謝我吧靖哥。」挑眉,月讀斜斜瞟了我一眼:「不用被嘲笑了真好?」

「……我果然還是很想問,」無視月讀的嘲諷攻勢──果然我已經慢慢免疫了。明明才相處沒多少日子,看來我的適應力還真不是普通強──我繼續問了下一個問題:「到底先知道這些……學生會的情形跟我們來這裡有什麼關係啊?」其實只是在寒暄嗎?

「演技派。」然後月突然沒頭沒尾的插了一句話……天知道你在說什──

「──啊!」一聽見他家阿月的話,亞暗就突然大叫一聲……天知道你又知道些什麼了。

「阿葉他從小時候就很愛演了,所以搞不好是同一個……阿月,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真的假的啦,所以是同一個人,而且月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了卻還讓我們討論這些?開什麼玩笑。

只見月搖了搖頭……嗯,看來他果然是不知道的,我真不該懷疑他。

倒是亞暗,我一個人懷疑就算了,你怎麼可以也一起懷疑你家阿月呢?我還以為你們的感情好到絕對不會懷疑對方的。

「沒證據指出他們一樣。」月補充了句。

「所以其實阿月也懷疑那個葉就是我們在找的阿葉囉……」於是亞暗在一旁沉吟去了。

 

「……我看是葉會長不想回來吧。」聽著我們討論一陣子後,這株應該和他們家會長相處過好段時日的稻子終於說話了。

「那只好找到證據了……」沉吟了好一陣的亞暗突然再次喊道:「好!」

啪!

響亮的抱了個拳,亞暗笑得開懷:「總之既然已經知道人可能在哪裡了,那我們就來討論正題吧。」

「首先還是要問問你們學生會的成員在最近這些日子裡……有沒有看見什麼不尋常的現象啊?」亞暗澄澈的雙眼直勾勾的望向了被響聲嚇到的瞇眼稻苗:「……像是鍊金術冶煉研究室裡的冶鍊紀錄之類的?」

「『……』」於是除了亞暗以外的眾人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亞暗啊,這套話也套的太明顯了吧。還是說你本來就沒有要套話?

「……沒有發現啥勞子的……啊。」邊想邊說的瞇眼稻苗突然一頓:「晚上固定會有社團申請研究室,說要練習校慶用的鍊金術表演。」

就是這個了啊!難道你就不覺得這真的超可疑的嗎!

……啊等等,他就是想到了才會說吧。

「不過他們都很確實的照著流程在跑,而且就算他們想造次,我們在那裡也有安裝錄影用的設備把他們的一言一行全都錄下來。」瞇瞇眼這麼解釋著:「所以沒問題的,他們絕對不敢造次。」

「那麼到底是哪個社團申請研究室的啊?」亞暗問了句。

「是煙火冶煉煉製社,簡稱煙冶社。」

 

煙冶社、煙也色……這年頭就連製造煙火也要那麼變態嗎?應該不是我特別變態吧……

──痛痛痛!知道了啦月讀,耳朵會被你扯掉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