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開會從來不是一部自傳……咳,我是說小說的重點。

 

……啥?你們說這件事不管是自傳還是小說都差不多?

哼哼,那是因為你們不懂。

告訴你們,其實它們之間的差異性……算了,就你們說的那樣吧,才不是因為我掰不下去咧。

────────────────────────────────────────────────────

護住自己險些被扯下來的耳朵,我還是稍微認真聽了一下大家的討論……要不是身為實習首領有義務要好好把話聽完,誰還會想認真聽這些總欺負實習生的傢伙說話。

 

大概花了半個多小時──其實我覺得要不是月常常把話題給拉回來、或是做些重點說明,這場站樁會議我想不花上幾個小時都開不完──我瞭解到的重點也就這些:

第一,其實這個煙火冶煉煉製社社團的成員一共只有三個、最低限度的三個。

第二,其實煙冶社是在學生會會長「葉」離開前成立的,社長還特別向各大處室提案、申請推薦及許可證明之類的……據說成功創社前還鬧過聯署之類活動。後來是因為葉會長才成立的新社團。

第三,遽聞煙冶社創立後內定了新社規,包含不斐的社費以及新舊社員的壓榨制度。也因為這樣,每當煙冶社有新的社員,那些新社員也總待不過三天就會離開了。

 

然後我們現在的問題是……

「……我在想,」在亞暗、月讀、瞇眼稻苗他們為接下來的調查方向而爭執的辯論中,我插了句話:「這個社團是不是不希望有新成員進去他們三個的社團?」

本來他們並沒有在聽我說話……大概。反正在我講完末半句之後,他們就真的有在聽了。

「我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想過這件事……不過正常來說那些社費他們也得繳吧?如果社費這麼貴,他們自己也繳不起,新社員還有什麼交那麼多社費的道理?」

「那是因為新舊社員的制度不一樣吧?」瞇眼稻苗接過話答道。

「可是瞇……咳,我是說,道,這些話都是聽來的吧?你有真的去問過那三個社員或是加入社團瞭解過嗎?」

「……」於是這名學生會公關兼總務語塞了幾秒──想必是從來沒考慮過這個問題──哼哼……

「……我沒有義務回答你這個喊我稻的混帳。」瞇眼稻苗抱胸、撇過了頭,一副拒絕溝通的模樣……這不合理吧!哪有這種事,我又沒叫你稻子,明明就好好地喊你的名字啊──

「那麼稻子,就還是像亞暗說的……潛入社團吧。」

「說得也是……既然月讀都這麼說了,我看我們也只能這麼做了。」一聽到是月讀的提案,變態如瞇眼稻苗立刻就附和了呢。

 

當然也不是說附和月讀的話就一定是變態,像我這樣純潔善良的主角怎麼會是變態呢?……不要跟我說我一點主角樣也沒有。

 

「其實不用那麼複雜啦……我們直接當新社員進去就可以了,不需要這樣偷偷調查吧?」抓抓頭,亞暗似乎對於「潛入」這個名詞感到疑問。看來他完全沒發現我們講的是同一件事。

「所以潛入社團和到裡面當社員這兩件事差別在哪……」我還是不自覺地把話問出口。

「你都說是兩件事了啊!潛入的話不就是要偷偷調查嗎?然後當新的社員進去就可以直接知道他們社團裡面到底是什麼樣子了嘛。」亞暗振振有詞的說著乍看之下好像很有道理的話……等等,好像有道理──如果只是進去當社員的話就沒辦法看到這個社團被隱藏的部分了吧?

「不然就照你這樣說的,我們兵分兩路吧。」一眼掃過這裡的大家後,我看著瞇眼稻苗又問了一句:「……那你知道平常這個社團有什麼喜好嗎?」

省略掉主詞就是怕這株死稻子又反應過度、浪費時間。

「沒什麼特別的喜好,倒是裡面的成員清一色都是男人……你不會是要自己打扮成女人吧。」

「怎麼可能!」就算要也得讓月讀……咳咳咳咳,我腦袋嗆到腦汁了、不是故意的……只是有意的。

眼看月讀跟亞暗拿了高爾夫球桿、準備給我的腦袋來一記……等等,那是落葉斬的起手式嗎!

「──總之就月讀和我一起加入社團看看其他人就負責調查吧!」於是我立刻把自己要說的話一口氣接下去,生怕自己的腦袋在下一秒就開花了……搞不好身體還會順便分成兩半……想到這我都後怕了。

「不行。」瞇眼稻苗想也沒想的就反駁道:「亞暗跟你去加入社團,月讀和……那誰跟我們一起去調查。」

「……」這傢伙喜歡月讀吧?

「他叫阿月,是阿月啦!阿稻你每次都忘記──」怒吼著,亞暗對於瞇眼稻苗總是犯一樣的錯感到深沉的憤怒……真不知道是因為他家阿月很重要還是單純對瞇眼稻苗不滿。

想當初他和月讀還一起欺負月說他的名字不重要的……看來其實亞暗只是對瞇眼稻苗不滿而已。

「靖夜說了算。」月插了一句話進來。

月噢!你記得我的名字……啊不,就你最好了!只有你會幫我說話──

「呿。」一旁拄在高爾夫球桿上的月讀……滿臉就是「那就別奢望我會替你說話,靖哥你個混蛋廢物」的模樣。

……現在是怎麼樣?傲嬌了嗎?

 

「……咳嗯,反正我們兵分二路,明天就開始行動吧。」好耶,我今天超帥的!

「稻子,帶路。」自顧自地往門口的方向走去,月讀好像氣得不輕……糟糕,之後我們還要一起加入社團吧。我現在就讓他生氣了……等等,平常就讓月讀一直生氣了,好像也不差這一次?

「哼,靖哥你會撸一輩子的。」

……什麼?撸一輩子是什麼意思?

「還讓阿道替我們準備暫住的地方,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亞暗有些靦腆的笑了笑,感謝著瞇眼稻苗……我突然覺得,其實在IHO裡面,亞暗根本就是唯一公關吧?

「叫我稻的傢伙沒資格住這裡。」語畢,瞇眼稻苗就加快腳步、提前幫月讀開了門,笑著請大家先離開學生會辦公室。

 

明明未來還要好好合作,可是我才剛認識瞇眼稻苗就因為「覺得月讀比較適合和我一起加入社團」這件事得罪了瞇眼稻苗,然後又莫名惹了月讀發火……所以說撸一輩子是什麼意思?

 

我們的調查之路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未來的路還很漫長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