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要嫁就要嫁給好男人……咳,我不是在說自己。

────────────────────────────────────────────────────

……什麼?酉山是目標之一嗎?那隻貓居然是我們的目標,打殘我都不相信……但是不要打死我,我信就是了。

等等等,不對,我該先吐槽自己身為男人還要勾引一隻公貓這件事嗎?

要是酉山他沒辦法接受同性相愛這件事怎麼辦……突然覺得我好像比自己想像中要來的冷靜不少啊。不過說到這個,剛剛酉山確實問了我關於「公的也沒關係」句末還是個問號……之類的話。那我想他應該可以接受吧──結果我還是開始認真的想要怎麼勾引酉山了嗎。

所以說這件事就不能請月讀來做嗎?老子只是個還沒談過戀愛的小朋友啊!

 

不不,現在完全不是質疑月讀給我的指令的時候……得先想想辦法跟酉山建立初步的友好關係。

 

「……不、不過如果是酉山的話,我想應該沒有關係。」我還是繼續維持著專業的服務用笑容,努力維持和緩的語氣和酉山好好的說話:「畢竟酉山是第一個在這間教室裡關心我的……呃,同學嘛,哈哈。」

噢天,講完這些連我自己都起雞皮疙瘩了。

「……」只見酉山微微瞇起了他那雙漂亮的眼……

他該不會已經發現我只是在說客套話、有意在向他示好之類的了……吧?

「……你沒有課本吧?」轉了下耳朵,酉山一把將我的桌子連同椅子一起拖到他旁邊:「就一起看吧。」

……诶?

「上課吧。不要看我,你該看的是古教授和課本。」酉山溫和的說著:「要聊下課再說。」

噢噢──酉山真的超友善的啊!

 

月讀他就完全不覺得欺騙這麼好的傢伙超對不起自己良心的嗎!我都覺得超過意不去了……就算我平常上課再不乖,基本的職業道德還是有的嘛,而且那些老師打從一開始就不是善類,那種臉上掛著笑容、私底下像魔鬼的怪物,老子我才不打算對他們好咧。

那些老師根本沒辦法和酉山比啊!

這樣想想,酉山真的超貼心又很善良……要欺騙他的感情什麼的,這還算人嗎?這種事也只有月讀他們那種非人才幹的出來吧。我還是個人類啊!

 

就在我糾結要怎麼勾引……不不,是到底要不要勾引……應該說是在糾結自己該不該捨棄自己身為人類的身分時,小巴教授就要我重述剛剛他說的話了。

咦?等一下,這節是什麼課……

想著,我把酉山放在我們倆之間的課本翻到封面看了一下:咒學。

「……」看來是門聖皇明堂那裡沒有教的課啊。

很好,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掰下去。

「老──?」就在我起身正準備開口承認自己上課一點都不專心、所以完全沒在聽小巴教授講課的時候,酉山把剛剛老師說的重點都寫在一張紙上、塞到我手裡,要我照著上面的字唸給老師聽。

……月、月讀、亞暗、瞇眼稻苗,我對不起你們。我真的沒辦法對這麼善良的好傢伙出手──更不用說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出手了──所以原諒我,我真的不能對這麼善良的酉山做「欺騙他感情」這麼邪惡的事。

 

難道他們不知道作為一個冒險者們的嚮導,最重要的人格特質就是「誠實」嗎?

不夠誠實的話,還有哪個冒險者願意被你欺騙……咳,我是說,這樣冒險者就不敢把自己的命交給你保管了啊。沒有冒險者委託就沒有事業、沒有事業就沒有研究經費、沒有研究經費就沒辦法好好生活……其實月讀你們一點也不想要我好好活著吧。嗚嗚嗚,我覺得我被IHO的大家欺負了怎麼辦。

 

「遲靖夜。」小巴教授發話了。

這下糟糕了。剛剛光是顧著感動和糾結,我都忘記小巴教授要我回答問題這件事了……不會是要罵人吧?

「……把眼淚擦掉。」小巴教授眉頭深鎖,眼中滿是歉意:「今天是第一堂課,聽不懂沒關係。」

「好……。」接過酉山遞給我的面紙,我重新坐下來幫自己掬了把鼻涕和眼淚。

 

雖然才認識不久,不過我還是可以說:像酉山這麼棒的傢伙不嫁真是太可惜了啊──!

超貼心又友善,長的也超級可愛……我想善良如酉山,他一定可以包容下這世間所有的罪惡吧。

 

於是我一邊想著,一邊鞏固著自己的決心──

下課我一定要跟月讀說我沒辦法讓自己做出「欺騙酉山」這慘無人道的事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