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門了…小亮要負責好照顧你弟弟知道嗎?」柔順的赤髮在這名中年男子打開門的剎那翻飛了陣。
「如果回來又讓我知道你搶小暗的飯吃,我帶回來的點心你就不用吃了。」
「知道了啦。」同樣有著紅色雙眼以及緋紅髮色的少年隨口應著。
待自己的父親出到門外後,這名被稱做「小亮」的少年臉上滿是戲謔的笑容。
「碰」的一聲,亮很快的便讓自己回身、甩過落在身後腰際處的長馬尾,接著用後腳跟重重的將門給閉上。
而這陣閉門聲也阻止了那匆匆趕到門口的男孩向前想抓住父親而伸出的手。

矮了紅髮少年大約一個頭左右的少年縮起自己險些被夾斷的手,有些後怕的抬頭望著自己的哥哥。
名為「小暗」的少年那驚懼的神情一覽無遺。
「不要再把手抱在你胸口上了,這樣真的很噁心欸……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嘖。」只見亮一臉不耐的扯過自己弟弟的手,快步的往家中後院的方向前進。
「!!」暗吃痛的皺緊眉頭,終究還是沒吭上一聲--就怕大了自己八歲的哥哥會因為自己的驚叫聲而變得更不愉快。



吃力的跟著亮的腳步來到後院以後,映入兩人眼簾的是自家鍛練武術的後院。
院子裡高矮不一、有些裂開的樁子,以及周圍陳列的、有些歷史的武具……道具上頭那參差不齊的新舊傷痕都顯示出這個後院使用頻率很高。

這都是因為這個家的人每天總會花上幾乎稱得上是整天的時間在這個地方。

「好啦!」一抵達目的地,亮就把弟弟那握到有些發紅的手腕給鬆了開來。「娘娘腔你就和以前那樣在旁邊坐著看我怎麼練習的就好。」
「嗯…………」垂著頭,男孩搓了搓自己發紅的手腕,低低應了聲。
「……明明都已經五歲了,連這些東西都不碰是想怎麼進步啊?」邊向樁子的方向前進,亮邊鬆開一早自己隨手繫在頸後的髮帶重新讓自己束上高馬尾,好讓待會頭髮不會突然的鬆開、影響自己訓練。
「…………我還不──」
「──啊啊,就隨便你好了!」踩好步法,亮打斷弟弟話、開始了自己今天的訓練。
「……」



「沒有運動你還想吃飯嗎?那樣肚子不會很餓啦,給我一半。」把自己手上的便當扒了個乾淨以後,亮很快的就把腦筋動到看著便當發呆的弟弟上了。
畢竟自己確實沒做些什麼運動,只是每天都在旁邊看著哥哥練拳和身體……所以讓哥哥多吃一點飯是很有道理的。
「喔好…!诶、等一下──!」
正想將便當往哥哥的空盒裡添上飯,暗手上的便當盒就這麼的消失在自己手中、被哥哥拿去扒了個一乾二淨。
「呼…還你。」將扒空的便當重新遞給自家弟弟,亮舔舔自己的嘴、一臉滿足的笑著。
「……」望著空掉的便當盒,暗只覺得自己的眼眶有些發熱……
「喂!這種事有什麼好哭的?!又不是第一次了……反正老爸他一定會帶東西回來給你吃啦。」

喀。

「我回來了──吃飽了沒有?」
「爸爸──!」一聽見是爸爸的聲音,男孩就這麼泛著淚光、撲抱了上去。
「亮──」皺了皺眉,這位父親有些心疼的揉了揉小兒子那赤紅色的硬髮。
「是他自己要給我的!」亮抗議道。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沉聲,父親一字一句都顯得有些冰冷。
「你什麼時候相信過我!」
「……」
「……」
「……爸爸,是我給哥哥吃的。」
見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僵硬,原本埋在父親懷中的暗用手抹了抹臉後、打破了這短暫的寧靜。
「……哼。」轉身,亮甩過自己長長的馬尾快步往自己的房間去了。
碰!

…然後留下重重的一聲。

「……今天哥哥沒欺負你吧?」
「嗯,哥哥今天也示範給我看了,沒有欺負我。」
「這樣啊…………那小暗你餓不餓?」
聞言,只見男孩搖了搖頭:「不餓,我想回房間了。」
「……嗯,早點睡覺吧。」又揉了揉男孩的頭髮,父親笑了笑。
「爸爸晚安。」
「嗯,晚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