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方陣中的圓正閃著色的光芒。
而光線在向上噴洩不到一根拇指的距離後便化成了點點紅光。

在方圓交錯的法陣中央有名用白色髮帶紮著馬尾的紅髮少年。
長而飄逸的柔順秀髮在紅光噴灑中搖曳著。少年的身影在強光的覆蓋下只留下一抹黑色剪影──飄散的髮絲以、少年身後隨風擺動的髮尾、飄散在空中的髮絲……搭配上兩道細長的紅光──這道影子像極了一隻由長而飄逸的獸毛、甩著尾巴的黑色野獸。

「亞亞,還沒好嗎?」陣中的影子不耐的發出抱怨的聲音。
這名少年已經在這裡站上好幾個小時了,然而這「必要的儀式」似乎出了點什麼問題,讓少年的父親一直到剛剛都在旁邊翻箱倒櫃的把家裡不知道之前都放在哪裡的古舊書籍給找了出來。
「不要吵爸爸。」原先在儀式進行中時總在一旁看著的紅髮男孩在父親開始翻找家中的書籍時也幫了把手。
如今父子倆正在為這進行到一半的儀式苦惱的在研究著過去祖先留下來的資料。
「小亮不要亂動……」頭也不抬的,這名叫做「亞亞」的父親只是丟下這句話、仍舊繼續進行手邊的工作。「小暗,有沒有發現什麼?」
「『亞龍一族自古承襲著龍族的血脈。此裔族為了讓神龍的力量能繼續藉由各族延續下去,故每當家中第一名稚龍成熟時,此稚龍就必須接受力量繼承的傳承儀式。』」說著,暗又將老舊脆弱的簿本小心的翻了一頁。「『稚龍,唯有心智成熟的亞龍種才被稱做成龍,故以稚龍相稱而非幼龍。』」
「這些和這儀式沒有關係……小暗你要不要再找找別──」
「──『承襲血脈,由亞龍裔接受過傳承血脈的胞族進行。接受傳承的亞龍必須是家中第一名成熟的稚龍。』」男孩吞了口口水。

「『否則憤怒的神龍會展露其憤怒的神通予以吞滅之刑。』」

「這不是廢話嗎?哪有人會犯這種蠢啊?」一聽見弟弟唸了一段沒什麼意義的文章,紅髮少年似乎已經快到了自己的忍耐極限。
「只要是第一個成熟的稚龍龍體進行儀式就可以了吧?」亞亞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我還在想這次的儀式和我之前經歷過的都有點不一樣會不會有什麼問題……看來是我想太多了。」
合掌,四道泛著紅光的細長膜狀物體由這位父親的背後延展開來、張牙舞爪的恣意搧動著,帶起一陣陣揚著塵埃的氣流。
「那我就繼續了。」
將剩下的術式內容給完整覆誦出來以後,亞亞身後那四道血紅色的翅膀便突的像是被關掉電源那樣消失了。
「!」
與此同時,一道炙紅的熱浪將亞亞以及腳下的典籍給吞沒其中。
──接著突破法陣周遭的光芒連同裡面的人也給吞噬殆盡。

深夜之中,一條搖擺的火柱劃破了寧靜的璀璨星空。
吞噬這間屋子的這條火龍扭擺著身軀直直的向天際衝飛。

而後,消逝在大氣之中。



在被火光餘波給衝開的書翻動著,啪啪作響像是被卡住般停留在書的最後一頁。
──年齡永遠不是判斷我們力量的唯一基準。
隨即這最後的一本書也在下一波襲來的白色火浪中給吞沒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