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不見天空的樹林。
滿是泥濘及野草的地面。

……距離被業火給剝去自己擁有的一切那天,對現在的亞暗來說那已經是大約八年前的事了。

“八歲啊……”

在這片掩住天空的茂密山林枝幹上自在穿梭的紅髮少年,正緊盯著樹下四處奔逃的受傷野豬。
赤紅的雙目一點也沒有因為飄忽到那大火那夜的思緒而忽略午餐的動向。
那可是攸關自己午飯和晚飯的重要食材啊!

“雖然很想把那些骨灰給撿乾淨,不過還真沒辦法啊……”誰讓骨頭和房子一起被燒成了灰燼,這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吧。

大概是覺得已經努力跑了這麼遠都沒看見追殺自己的人,野豬慢慢放緩了腳步、在原地喘息著,同時警戒的朝自己的四周張望……
“到手了!”
鬆開抓住枝幹的手,亞暗近乎無聲的讓自己由午飯上方自由落體。
握緊手中閃電狀的刀刃,少年憑著記憶中操做過無數次的肢解動作將眼前連掙扎都來不及做的豬給大卸八塊。
「太棒了!這樣今天就有山豬肉可以吃了──」
“──也已經沒有人會來搶我的午餐了。”
「謝啦山豬,你的肉我就收下了。」雙手合十,亞暗低頭朝著眼前的肉塊躬身。「我會好好珍惜的,一定把你吃得乾乾淨淨!」
從身上拿出準備好的葉片,少年將自己所能帶走的肉給包了起來。

「剩下的就是你們的囉。」亞暗笑著朝附近的矮叢說道。
只見幾匹有著利齒以及四條腿的野獸從掩蔽的草叢中晃了出來,一對對寫滿飢餓的目光落在少年赤紅色的眼中。
「這些是給你們的餞別禮,」說著,亞暗蹲下來、拍了拍腳邊的肉塊,「今天我就要去學校報到了,所以以後可能就不會再見到面了……你們要好好保重喔。」
說完,亞暗起身讓自己退開腳步。
而眼前的野獸們則像是收到指令一般朝著地板上的野豬殘骸衝了上去、恣意的撕啃著……
「……連道別都沒有嗎。」果然還是食物比較重要吧。
抿嘴,亞暗笑了笑。
「我還以為可以做朋友的……算了,我要去學校了。」
「那就掰掰囉。」我的朋友們。
朝著印象中樹林的出口,亞暗走沒幾步就頭也不回的奔馳了起來。

──向那道訴說著午後的白光前進。望不見天空的樹林。

滿是泥濘及野草的地面。

……距離被業火給剝去自己擁有的一切那天,對現在的亞暗來說那已經是大約八年前的事了。

“八歲啊……”

在這片掩住天空的茂密山林枝幹上自在穿梭的紅髮少年,正緊盯著樹下四處奔逃的受傷野豬。
赤紅的雙目一點也沒有因為飄忽到那大火那夜的思緒而忽略午餐的動向。
那可是攸關自己午飯和晚飯的重要食材啊!

“雖然很想把那些骨灰給撿乾淨,不過還真沒辦法啊……”誰讓骨頭和房子一起被燒成了灰燼,這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吧。

大概是覺得已經努力跑了這麼遠都沒看見追殺自己的人,野豬慢慢放緩了腳步、在原地喘息著,同時警戒的朝自己的四周張望……
“到手了!”
鬆開抓住枝幹的手,亞暗近乎無聲的讓自己由午飯上方自由落體。
握緊手中閃電狀的刀刃,少年憑著記憶中操做過無數次的肢解動作將眼前連掙扎都來不及做的豬給大卸八塊。
「太棒了!這樣今天就有山豬肉可以吃了──」
“──也已經沒有人會來搶我的午餐了。”
「謝啦山豬,你的肉我就收下了。」雙手合十,亞暗低頭朝著眼前的肉塊躬身。「我會好好珍惜的,一定把你吃得乾乾淨淨!」
從身上拿出準備好的葉片,少年將自己所能帶走的肉給包了起來。

「剩下的就是你們的囉。」亞暗笑著朝附近的矮叢說道。
只見幾匹有著利齒以及四條腿的野獸從掩蔽的草叢中晃了出來,一對對寫滿飢餓的目光落在少年赤紅色的眼中。
「這些是給你們的餞別禮,」說著,亞暗蹲下來、拍了拍腳邊的肉塊,「今天我就要去學校報到了,所以以後可能就不會再見到面了……你們要好好保重喔。」
說完,亞暗起身讓自己退開腳步。
而眼前的野獸們則像是收到指令一般朝著地板上的野豬殘骸衝了上去、恣意的撕啃著……
「……連道別都沒有嗎。」果然還是食物比較重要吧。
抿嘴,亞暗笑了笑。
「我還以為可以做朋友的……算了,我要去學校了。」
「那就掰掰囉。」我的朋友們。
朝著印象中樹林的出口,亞暗走沒幾步就頭也不回的奔馳了起來。

──向那道訴說著午後的白光前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