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正是來自各地區的人們前往學院、在宿舍整理隨身物品的日子。而這些都是為了即將到來的入學典禮所做的準備。
由於學校的宿舍安排是採用「先到先選」的方式,所以對於一些早到的人們來說是可以提早更換室友以及選位的好機會。
而今天就是開學典禮前的最後一天,基本上大家陸陸續續的抵達這所名為「聖夜月」的學院。
更重要的是,大家也陸陸續續的決定好這需要相處很長時日的室友了。

關於室友夥伴什麼的,庫洛葳爾其實不是那麼在意。
因為她來到這裡的主要原因是為了增強實力,好讓自己能夠從眾多分家候選人勝出。

所以……是誰都無所謂。

她深吸一口氣,推開眼前緊閉的大門。
出現在少女正前方的是片閃耀著金色太陽光輝的大片落地窗。窗邊淨如白砂的窗簾正隨著晨風搖曳著。
放眼望去,整間寢室都是以白色為基準色調去設計的……
金色的眼眸快速掃過房間,發現這裡面放著兩個單人床,且中間以屏風隔開,形成兩個空間。
對於這樣的設計,庫洛葳爾其實還挺喜歡的。因為她需要私人的空間。
她當下選擇靠窗的床位,在經過另一個床位時,因為好奇心使然,她探頭進去,想知道自己的搭檔是誰?是個什麼樣的種族?
“是誰都好,只要不是本家或是其他分家的人……”她由衷的祈禱著。
床區內依舊整齊,看起來似乎沒有任何人動過的樣子。
又或者……其實這邊的床位其實還沒有人?畢竟旁邊並沒有放置任何私人物品。
「人還沒來嗎?」庫洛葳爾低語道。
接著,便直接往靠窗的床位走去。
庫洛葳爾將行李放在床邊,開始將衣服、私人雜物等等用具拿出來。將衣服放進屬於自己衣櫥裡,接著,拿起一套乾淨的修女套裝和盥洗用具往浴室走去。
一路上舟車勞頓,她想先泡熱水澡,讓精神和身體放鬆。

就在轉身背對房間角落的那刻,少女感覺到脖子後面有股視線正盯著她。

“有殺氣!”
庫洛葳爾內心暗叫不妙,因為手上並沒有能夠保護自己的武器,她都放在床邊啊!

“是其他分家的人嗎?”她從握住藏在袖口的暗器。
“先下手為強!”一個迴旋,將手裡的暗器往視線方面射出。

少女出手後才發現背後的視線竟然是來自少年肩上的黑色獵隼。
「嗶耶!」
獵隼像是在威嚇般大大的張開翅膀。然而這樣的舉動似乎一點也沒有吵醒少年的跡象。
少年依舊蜷縮在角落一動也不動。

“不好!”
這時才發現對方並非自己所想的那樣,眼前的少年並不是死神其他分家的人,但是暗器已經射出去了。
「鴉!回來!」庫洛葳爾大聲命令。只見,已經飛出的暗器在一瞬間減弱速度,且在空中變化。最後打在少年身上的,是一隻烏鴉。
烏鴉在庫洛葳爾的指揮之下振翅,飛回她的身邊,停在肩膀上。
顯然眼前的少年像是一點也沒感受到剛剛的危機般仍閉著雙眼在養神。
少年頭上的那對山羊角是惡魔的證明,顯然這就是剛才少女驚慌的主要原因。不只是山羊角,少年身後的翅膀以及尾巴也一起證明了這點。
庫洛葳爾用手指安撫烏鴉的情緒,同時觀察著少年的動作。
雖然說眼前的少年並非是敵人,但是她依舊提高警覺。
畢竟,現在眼前的少年很有可能是她的室友。重點是,她,庫洛葳爾,死神一族分家眾多繼承者之一,是個女人。
她嚴重懷疑校方的腦袋。
此時,少年似乎有點動靜。
眼前只見少年翻了個身,然後……

沒有然後了。

庫洛葳爾發現少年只是翻身,便稍微鬆口氣。
但是,她發現一個問題:她想洗澡,但是她房間裡有個熟睡的男人!
「唔……」庫洛葳爾有點苦惱的看著她的室友。
“我是不是該把他搬到裡面的床位上?可是要是他突然醒來怎麼辦?”
她將目光轉到少年肩上的獵隼,心想。
“不過,我只要一接近,牠就會攻擊吧?”
「鴉,幫我看著,我要用浴室,別讓任何人進來。」

「嗶耶?」少年肩上的獵隼像是感覺到什麼,沖著庫洛葳爾叫了聲。
在浴室裡的少女正享受著熱水澡,並沒有注意到門外的騷動。
門外經過一陣推擠碰撞聲後,寢室門被瞬間打開並用力的關上,隨後用力的抵住門。
「借躲一下!!」
擅自闖入的紅髮男子為了大過門外用力撞擊的聲音而吼著。
「別再讓老子看到你!!」
隨著這聲回應,門外終於沒有了聲音。

正當紅髮男子鬆一口氣時,守在浴室門前的烏鴉突然對男子進行攻擊。
「誒、誒!?」紅髮男子發出錯愕的聲音,並同時揮舞著雙手想揮開不斷攻擊的烏鴉。隨後更為了躲避這迷你空襲而打算跑進浴室。

「鴉?怎麼了?」
庫洛葳爾這時發現門外的動靜,匆匆忙忙的從浴缸起身,圍上浴巾。

「什麼?鎖住了!!」
毫不猶豫地,紅髮男子用力破門而入。

看見浴室的門板碎屑在空中飛舞,庫洛葳爾完全傻眼。
“怎麼回事?”
她緊緊抓住身上的浴巾,臉上不知道是因為熱水還是怒氣而漲紅。當她注意到眼前出現一抹紅髮時,放聲尖叫:「給我滾!」
同時,烏鴉也從房間內取來庫洛葳爾的武器。

武器比起庫洛葳爾想像中還要更快的送到她的手中。

隨即不等庫洛葳爾做出反應,紅髮男子就在空中被爆打三拳後,向後邊走廊飛去。
一對黑色的惡魔翅膀在庫洛葳爾面前張開,而翅膀的主人則背對著浴室。

庫洛葳爾呆楞的看著手裡的武器──她的寶貝電鋸,又呆楞的望著黑色的背影。
「你……」她一手抓著浴巾、另一手緊握著電鋸。
眼前的黑髮少年走到幾近昏厥的紅髮男子旁,然後一把用力從衣領處將他拖起。顯然被拎起的紅髮男比起他自己還要高,舉在空中的右手顯得特別吃力。
紅髮男子雙手反射性的將雙手緊握住少年的右手。

「……讓我出去。」

這句話並不是在空中懸吊著的男子說的,居然是從少年口中說了出來。
對於少年所提出的要求,紅髮男子一點也無法理解這句話的含義:「……什、什麼…意思……」

「我才不管是什麼意思。」庫洛葳爾冷冷地說。

她四周的氣流瞬間加快流動,隱約發出破空之聲。烏鴉這時也從房間飛進來,停在她肩上。
「你們兩個,現在、立刻、馬上給我出去!」

突然燃起的鮮紅色火焰讓少年鬆開了右手。趁少年滅火的同時,紅髮男子風也似的逃了出去。
「……」少年看了下男子剛逃出去的門口後就再次往房裡走進去了。
少年離開浴室後,發現烏鴉帶著電鋸緩緩的飛入靠窗的床區。
看見近窗的床區已經有了其他人的行李,少年楞了下就走到另一個床區、繼續窩在地板上。
剛剛離開過的獵隼也窩上少年的腦袋,找了個舒服的姿勢準備睡了。
烏鴉放下電鋸後,從衣櫥叼了一套乾淨的修女服往浴室出發。
沒過多久,庫洛葳爾便穿著修女服出來。
一出浴室後,便直接往少年的床區走去。
感覺到少女接近的氣息,少年又再次縮了下身體,直勾勾望著少女的眼裡充滿了警戒以及憤怒。

“瞪什麼啊!”
庫洛葳爾注意到這個不友善的眼神時,心裡很不高興。
「……」所以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只見少年對於少女的瞪視一點反應也沒有,依舊故我的繼續瞪視著少女。
庫洛葳爾意識到這樣大眼瞪小眼是一點意義也沒有,而且,現在時間也不早了。
「下次,不准在我泡澡的時候闖進來!」她惡狠狠的指著少年說。
「……」少年低頭眨了下眼。
在被少女斥責後,少年似乎也意識到:不做任何解釋就這麼瞪著對方看其實一點意義也沒有。
像是想通般,少年用銳利的眼神注視著庫洛葳爾:「……妳可以出去嗎?」
庫洛葳爾眉頭一挑。
「不用你說我也會出去。反正我必須去向艾維莉亞大小姐打聲招呼才行。」接著,便推開房門離開。
烏鴉則是振翅,停在她的床區。
一時之間,由於少年並沒有聽懂少女的話而楞在原地。等意識到以後,少女已經出了房門。

「!」在注意到少女的烏鴉依舊在房內以後,少年感覺到了一股「發現一線生機」的興奮感,很快的跑到烏鴉旁:「可以幫我找個白色長髮的人嗎?」
「……」少年發現烏鴉做出類似人類挑眉的表情。
然後烏鴉振翅,先停在少年頭上,接著又振翅飛向房門。
看見烏鴉的舉動,少年的表情用「哀莫大於心死」來形容不能再更貼切了。
「……出不去。」少年搖搖頭。
看見少年的表情,烏鴉歪了歪頭。
「嘎!」
牠叫了一聲,接著,從身上拔了一根羽毛,飛向少年,將羽毛遞給少年。
少年毫不猶豫的接下羽毛。
就在少年接下羽毛的瞬間,烏鴉立刻啄破他的手指。
羽毛染上血液後,發出淡淡的紅光。
看見淡淡的紅光,少年試著將指上的血抹到羽毛上其他的乾燥部位。

等到羽毛被血液染紅後,以羽毛以及少年為中心出現魔法陣。

看見腳下的魔法陣,少年臉色一變。馬上就丟下羽毛離開魔法陣的範圍。
少年順利離開魔法陣的範圍,看來染血的羽毛是這個魔法陣的觸發條件。
只見,方才見過的身影從魔法陣中顯現。
少年楞楞的望著眼前的來人。對他來說這好比是個在眼前發生的奇蹟,一時間似乎還沒反應過來。
只見眼前的少女一臉茫然。
魔法陣漸漸消失。
然後,烏鴉像是邀功般的在少年身邊飛舞。
少女注意到烏鴉的舉動,氣沖沖的一把抓住烏鴉質問:「鴉!你在做什麼?差一點就定下契約了!」
少年猛然抓住「機會」的肩膀:「可以幫我找個白色長髮的人嗎?」
只見庫洛葳爾露出古怪的表情,因為她是有一頭銀白色的長髮,只不過已經綁起來。
但是,這個特徵給得太籠統了。
少年一點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給的特徵太隨便,只是直直的瞪著眼前的少女。
“要找白色長髮的人?如果是找我的話,應該會直接說要找我吧?”庫洛葳爾心想。
接著,她放開烏鴉。臉色有些難看的說:「你知不知道隨便搭女孩子的肩膀是一件很失禮的事?」
如果她手上有電鋸,早一刀把他給劈死了。不過,是鴉用定下主僕契約的魔法陣強制將她召喚過來,想必眼前的傢伙有要命的事急著處理,否則不會拜託鴉。
一想到這裡,她不禁鬆口氣,要是這傢伙手上還握著羽毛,契約就會成立,她就必須事奉這個人為主人。
休想!
她才不要當一個偷窺狂的死神!

少年當然沒聽到她的心聲,只見少女的表情不斷的在變化。

少年連忙鬆手:「抱歉。」
隨即像是害怕少女再次離開這間寢室般,站在這通往門口的唯一一條路上。
庫洛葳爾看見少年就這麼擋住門口,她嘆了一口氣,問:「你要幹嘛?」
「找人。」少年語氣堅決,眼神依舊銳利,活像隻緊盯獵物的肉食動物。
庫洛葳爾眉頭一皺,問道:「你不會自己去找嗎?」
「……出不去。」
「……為什麼出不去?」歪頭。
少年想了一下,像是做了什麼重大決定般走到門口。肩上的獵隼像是收到什麼訊號般到一旁遠遠飛著,隨後看著自己的主人將手往門口走伸去。
噼噼噼噼噼嚓!
強烈的電流覆蓋住少年伸出去的整隻手臂,隨即將整個人向後彈飛出去,躺在少女的正前方。
「嗶耶──」
獵隼怒鳴,在失去反應的少年上空焦急的盤旋著。
庫洛葳爾看到眼前的景象,瞪大了眼。
立刻蹲下來輕拍少年的臉頰,「喂!你還好吧?喂!」
顯然一時間少年還沒有清醒的跡象。
庫洛葳爾見狀,伸手探了探少年的氣息。
讓人安心的,少年還有穩定的鼻息。
探到氣息後,她明顯的鬆口氣。接著,望向一旁著急的獵隼,問道:「小隼,該怎麼做才能讓他恢復意識?」
獵隼緩緩的降落在主人附近,繼續不安的踱步著。
庫洛葳爾微微皺眉,問:「沒辦法嗎?」
「嗶耶。」
獵隼以鳴叫表示回應。
庫洛葳爾皺眉,她是有辦法讓少年清醒,但是他不知道是否會對少年的身體造成傷害。「我是有辦法,但是他可能會受傷,你接受嗎?」她對獵隼說。
「嘎──!!」獵隼張開翅膀,大聲發出威嚇的聲音。
“看來是不能接受。"
庫洛葳爾嘆氣,反問:「那你要我怎麼辦?等他自己醒來嗎?」
獵隼抬頭,接著開始神經式的一邊踱步一邊點頭。
「唔……」庫洛葳爾低吟了一下。
接著,對烏鴉說:「鴉,你知道的,拿冷水過來。」
烏鴉點了點頭,接著飛往浴室,啣著一條濕毛巾交給她。
接到毛巾的庫洛葳爾就將冷水擰到少年臉上,“通常這樣應該會清醒……吧?"
「啊!?」
看來效果似乎挺不錯的,少年馬上就驚醒了。
如此快速的清醒讓在一旁看著的獵隼還來不及高興就先嚇了一跳。
剛坐起身的少年呈現呆滯狀態,似乎還在狀況外的樣子。
獵隼見狀便飛到主人頭上提醒少年回神。
像是想起什麼,少年楞楞的看著眼前的少女。然後像是忘記要說什麼般半張著嘴、說不出話來。
庫洛葳爾一掌敲了一下少年的腦袋,沒好氣地說道:「被關禁閉是不會說一聲嗎?你是要找誰?」
「……禁閉?」少年顯然對於這個詞感到有點陌生。
沒猶豫太久,少年眨眨眼就再次恢復原來凌人的視線:「白色長髮的人!」
少年的語氣十分堅決。
聽到這個答案讓庫洛葳爾很想掐死他,但是她不能這麼做。
「這個世界上有多少個白色長髮的傢伙啊?」她咬牙切齒道:「給我多一點資訊啦!」
「……」少年一臉深刻的思考後解釋:「我昏過去前只看見這些。」
「唔……」庫洛葳爾忍下想掐死對方的動作,其實,她是有辦法找到少年要找的那個人,並且將對方傳送過來。但是,她並沒有足夠的資訊去鎖定他要的人啊!
死神一族之所以稱為死神的一大原因就是可以鎖定任何目標,只要有足夠的資訊或是媒介,就能夠傳送到目標身邊或是將目標傳送過來。
「……可惡……我很不想用這招的啊……」庫洛葳爾喃喃自語。
身為一個死神,她真的真的很不想幫。但是……身為一位神職者,她必須幫助有困難的人。
眼前的少年繼續安靜等待著,畢竟自己並不知道少女到底要做什麼。
猛然間,少女揪住少年的領口,強迫少年與她眼神相接。
「你要發誓,你絕對不會把我的能力說出去!」她警告。
「我發誓。」少年認真的舉起雙手發誓著。
「名字?」她依舊揪著他的衣領,問。
「……夜狼闇月?」顯然少年沒辦法這麼快就反應過來,在說出名字之前還得思考一下才能理解少女的意思。
「夜狼闇月……是嗎?」庫洛葳爾複頌了一次,接著,她說:「接下來,我會抽取你靈魂的記憶。在過程中,請你不要反抗,運氣不好的話你可能會死。」
「……運氣不好的機率有多大?」月嚥下口水,顯得有點緊張。
「看你有多反抗我。」庫洛葳爾放開了月,接著指揮烏鴉拿電鋸過來。
「這些和那把電鋸的關係有多大?」
「不然我怎麼碰到你的靈魂?」庫洛葳爾用看著笨蛋的眼神看著月,接著她刺破手指,將鮮血滴下。
血液落地後瞬間張開血色的魔法陣。
「不過,請你放心。在法陣內,只要你不要抗拒我的力量,你就不會受傷。」她繼續說道:「這是我獨創的術式,所以拜託,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
「我確認一下……在這個魔法陣裡,不管我受到怎樣的攻擊都不會有事?」
顯然月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這一切都來的太快了!
庫洛葳爾點頭。
「你不會感到一點疼痛,只要你不要反抗。」
她指著腳下的魔法陣解釋道:「因為我只能觸碰沒有肉體的靈魂,也就是所謂的亡靈的記憶,這個法陣的作用是將生靈脫離肉體,進入死亡的狀態。」

“……死亡的狀態嗎?”
在聽見這句話時,月的雙眼呈現呆滯狀態。
很快的他就再度恢復了冷靜,並且決定催眠自己。
「……我準備好了。」月態度堅決的說著。
“沒關係!”
“她在幫我、她在幫我、她在幫我……”

「我再強調一次,千萬、千萬不能反抗。」
庫洛葳爾舉起電鋸,大概是發現月的眼神閃爍,補充:「你可以把眼睛閉上,這樣你或許會放鬆一點?」
「謝謝,這樣就好了。」
或許是自我催眠起了效果,又或者是已經接受了在眼前發生的事實,月已經找回了自己原來的冷靜了。
“不論如何,能讓我離開這裡就行了。”
「是嗎……?」庫洛葳爾挑眉,高舉的電鋸迅速的從月的左肩斜劈而下。
而且就如同她所說,電鋸並沒有對月造成創傷。
反倒是有些許如螢火蟲般的亮光從「傷口」流出。
「……很漂亮呢……你的靈魂……」
「謝謝。」

月看著眼前的光芒,感覺到自己的內心深處好像有什麼正在騷動著。

「嗯……」庫洛葳爾審視著月的靈魂,漫不經心地說:「我得要稱讚你,你是第一個看到自己的靈魂還沒昏倒的人。」
「刻劃在靈魂的記憶是不會抹滅的,只是肉體遺忘了它。」她用食指輕輕碰觸月的靈魂,對它說:「讓我們看看吧,你的記憶。」
月的靈魂便慢慢膨脹,形成一個水晶球大小的圓,開始播放月的記憶。

──*──*──*──*──

畫面從黑色開始,過沒幾秒就出現了除了黑色以外的其他色彩。
在快速前進的畫面之中,出現最多的整體色調是黑色以及紅色。在看了紅色以及黑色好陣子之後,第一次在畫面裡看見屬於天空的藍色以及綠色。
不過在看見綠色沒多久之後,就又一次出現黑色畫面了。
經過幾秒,畫面出現了一閃而過的白色後,又黑屏了好幾秒。
最後,畫面裡再次出現白色以及短暫的紅色之後就結束了。

庫洛葳爾眼尖看見除了黑紅兩色之外的記憶,便調動魔法陣,讓月的記憶回到天空的藍色那裡,再開始以正常的速度讀取。

畫面出現了藍色的天空。
隨著時間的流逝,天空漸漸染上一抹淡淡的紅色。在紅色出現時畫面顫動了下。隨後有隻手很快的抹上畫面後,帶了點血色再次出現在畫面上。
畫面定格在手上幾秒後就向下轉動到與地面平行的距離。隨後開始將畫面搖搖晃晃的往身後帶。
出現在前面的是一條通往聖夜月學院的某條小路,由於不常有人走這裡,地面並不是很好走。
呈現在眼前的風景漸漸染上越來越深的紅色且開始慢慢失去焦點。
就在畫面即將完全失焦時,突然向左邊疾轉而過。隨即畫面被一整片白色的髮絲覆蓋住後,便陷入了一片黑暗。

──*──*──*──*──

「你是受重傷後被抬到這裡的?!」庫洛葳爾用不敢置信的語氣問道。
同時也在內心擬定好策略。
結果,她再次收到銳利的視線:「大概吧,老實說沒什麼感覺。」
「……我只是問一下而已,沒必要瞪我吧?」庫洛葳爾沒好氣的說道。
接著,她再次調整魔法陣,讓月的靈魂回到月的體內。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有辦法追蹤到你要找的人了。」等到靈魂歸位後,她解除了魔法陣,對月說道。
月嘴巴開一半,來不及開口做解釋就聽見自己有機會成功逃脫密室的好消息,於是低頭興奮的緊握下雙拳。顯然已經忘記剛剛自己到底想要解釋什麼了。
「不過,這次可能會請你受一點皮肉傷了。」庫洛葳爾讓烏鴉將電鋸收好,問道:「一點點小傷口可以嗎?」

割腕、放血。
月毫不猶豫的將自己剛剛處理過的手伸到庫洛葳爾面前。
「……很好。」庫洛葳爾有些傻眼的看著月的傷痕,但是隨即收回視線。
「那麼……失禮了。」
她一把抓住月的手,咬破他的手指。
月楞了下,感覺自己好像誤會了什麼。
然後悄悄在心裡記住剛剛執行的所有程序,想著這些知識大概總有一天會用到。
為了確保自己吸收的資訊是正確的,月覺得有必要詢問看看:「一定是要妳來咬……手指嗎?」
大概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月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除非你打算又暈過去。」庫洛葳爾給了一個很奇怪的答案後,放開月的手,開始詠唱死神一族的傳送咒語。
隨著咒語的詠唱,庫洛葳爾胸前十字架開始發出白光。白光越發的耀眼,她的臉色就越加的蒼白。
突然,十字架爆出白光,吞噬所有人的視線。
待到白光退去後,只見月要找的對象就出現在房間裡。而庫洛葳爾則是失去意識的倒下。
「……喂!」就在月想叫庫洛葳爾的名字時,月才發現自己並不知道對方的名字。最後只好略感尷尬的喂了一聲。
“等一下至少要問問她的名字。”

「!」被覆蓋在白色長睫毛下的雙眼瞪的老大,一時之間似乎還難以回神。
一旁看著這一切的獵隼試著將之前的濕毛巾拿來蓋在庫洛葳爾的額頭上,似乎覺得這樣做就能讓她早點清醒過來。

「是不是妳把我關在這裡的?」

正在發呆的會長因為這句突然傳入耳朵的話而回神:「什麼意思?」
顯然在當下這一刻,會長還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
「……」看著這一幕,月的眼裡充滿不滿的情緒。
像是想起什麼,會長笑著做了擊掌的動作:「對了!是我把你帶到這裡的!」
顯然這句話沒有辦法讓他感到滿意,月已經準備好要用暴力來讓對方想起一切。
然而,會長像是完全沒注意到月大大起伏的情緒,仍然自顧自的說著自己要說的話:「然後啊,明天就是開學典禮了。以後你要好好的上課喔!」
「!?」月突然發現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沒搞懂自己到底是在什麼地方。直到剛才為止,月一直以為自己大概是莫名其妙就這麼被囚禁在這裡的。
他一點都沒有料到自己會收到這樣的答案。
就在月還在消化著剛剛得知的消息時,對方又繼續說了下去:「為了怕你醒來後亂跑、讓傷口裂開,所以就想說先把你『放』在這裡,順便等開學。」
「因為你傷的蠻重的,所以我預測你大概今天才會痊癒,打算晚點就來看看你的情況。沒想到你已經好了啊!」
會長自顧自興奮的分享著,而且開始有了繼續說下去的跡象。
“!!”月覺得自己有必要趕快打斷這一切,因為自己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呃,首先謝謝妳救了我。然後,現在應該沒有理由繼續把我留在這裡……」
「你要上學。」會長用不容置疑的語氣開始插話:「從今天開始,你就住在這裡、這所學校就是你的家。然後不用謝我了,因為以後你就要負責幫我做事,這就是代價。」
「對了!我住在……」
月發現現在的情況已經完全不在自己的控制之內,只能努力集中自己的精神聽完救命恩人的話。

庫洛葳爾的烏鴉先到她的身邊,確定她只是昏過去、身體並無大礙後,理了理羽翼,接著振翅,飛到月的頭頂上。
畢竟現在房間內有兩個男的,而牠可愛的、尊貴的主人可是個少女,誰知道這兩個傢伙會不會突然襲擊牠親愛的主人呢?
所以,停在月的頭上,除了可以確保這傢伙不會亂來,也可以確定讓白髮男待在視線範圍內。
獵隼看見烏鴉的舉動似乎感到非常不滿,立刻像是要宣示主權一般沖上前去攻擊烏鴉。
烏鴉似乎查覺到獵隼的殺氣,相當識相的,跳到月的肩膀上。
但是眼神依舊是銳利的注視會長,腳下就是月所以不用擔心,但是面對會長可就不能大意了。
「嘎!!」對牠來說,烏鴉這麼做就是在挑釁牠,因為主人身上的所有位置都是牠的!
想也不想就跳向站在肩膀上的鴉,準備再次驅趕。
只見烏鴉眼神露出煩躁,迅速的振翅高飛,離開月的肩膀。
然後緩緩地降落在庫洛葳爾身下,摘下一根羽毛。
這時,房間內起了風,將昏倒的庫洛葳爾抬起,送到她的床區。
「嗶、嗶耶──!」隼發出勝利的鳴叫聲。

當烏鴉使用風帶走庫洛葳爾時,月都悄悄的將這些記在眼裡。
不過眼前的人似乎一點也沒有在注意這些事情,只是一股腦地繼續說著自己要說的話。
終於,在月快聽不下去時,會長開始做總結了:「總而言之,我要看到你來上學、出現在宿舍,如果你逃學了你就得把你這條命還給我。清楚嗎?」
「清楚。」
這一刻,月深刻地感受到了什麼叫做解脫。
「好了,現在開始你就可以出去這裡了。掰掰!」
月無力的向白色身影揮手道別。

碰。

隨著關門聲,月深深的將剛剛憋了很久的氣通通吐出來。然後就到庫洛葳爾的床附近看看她的狀況。
只見烏鴉就窩在庫洛葳爾的腹部小憩,而庫洛葳爾本人則是呼吸平穩,似乎是睡得相當好,否則烏鴉怎麼可能這麼平靜的休息呢?
看見庫洛葳爾沒事,月發現自己居然覺得有種安心的感覺。
大概是不知道要做什麼,月抬頭看著天花板想了下後,就坐回一開始庫洛葳爾進來前自己窩著的位置。

然後閉上眼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