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其實我的春天就在這裡吧?

到底還剩下什麼回去的理由。

────────────────────────────────────────────────────

藍天、綠蔭,就像平凡的校園一樣,這所「以暗為名」的學校也沒有想像中那麼的森冷可怕……沒想到就是一所純樸的巴洛克風、華美又樸實的學校。

我還真不敢相信這間學校的生活作息居然比我們學校還要來得規律和正常……咳,我沒有要歧視暗屬性學校的意思──好吧,我知道我這樣說還是多少有在歧視別人──但我還是要說:這樣的學校才是我小時候瞭解的「學校」!

我得先鄭重聲明自己「絕──對」不是在嫉妒別人的學校生活作息很正常,還很有紀律。因為要是每天都規定我一定要「今天要上這些課、明天要上那些課。上完課就回去寫作業、休息,隔天繼續上課」的話,我就沒有時間搞自己的研究和物種調查了。

 

不過他們好像有不少實地考察的自然研究報告課程,這個我是真的蠻羨慕的……啊呸、呸呸,我沒有在羨慕也沒有想要一直待在這裡讀書。老子才不要再花時間去考和自己能力不符的學校、拿多餘的證書去考多餘的執照……诶幹,暗夜涅神有實習課程還有新人訓練?然後又配有執照考專班,甚至在考到後連研究小組都可以在學校自己組,然後做出成績就有獎金……

 

一邊看著昨天瞇眼稻苗給我的一本叫做「暗夜涅神升學計畫」的校園介紹手冊,我一邊拉著月讀往樓梯間的方向走。

「……靖哥,你先給我把口水擦掉。」一抵達樓梯附近,月讀一甩手就先點出我的失態:「你看起來活像個抓著女孩子跑到樓梯間的變態。」

幹,口水已經流出來了嗎?我都不知道自己看這介紹看到這麼飢渴!

聞言,我立刻就拿自己的袖子把口水擦掉。反正制服不是我的,這樣擦也沒關係……等等,我得自己洗衣服對吧?馬的,來不及了。

「我說靖哥,你這樣來找我沒關係?現在就想讓酉山吃醋也太早,會有反效果的。」

诶?現在突然在說什麼……啊,現在是在說勾引的事嗎?我都快忘記自己拉月讀來是為了這件事……噢不!等等、不是這個問題啊——而且你應該知道我打算跟你說什麼才對啊!

「……什麼?」只見月讀一臉不解……這是打算裝傻到底嗎!

「……說真的,我——」

「——那邊,你後面的那群『同學』可都覺得我們要不是青梅竹馬,就是認識很久的好朋友、甚至男女朋友。」昂起頭,月讀壓低音量咬牙打斷了我的話。

「實習生就該有實習生的樣子,你來『這裡』可不是來玩的。」

語畢,月讀朝我身後的方向走去:「我相信你明白自己該做的是什麼。」

「……」我也以為自己明白啊。

返過身,我看著月讀朝同學們前進的背影,他那飄逸的短裙猶如披風般威武……讓我開始反省自己都在想些什麼。

 

是啊,我明明就是來實習的。就算有什麼意見,也得等自己成為正式的首領再……是呢,我一點都不成熟,還是個需要指導和教育的幼兒——更不用說和他們的年齡比起來,甚至連嬰兒都不如——果然還是乖乖聽話把份內的工作做好吧。

話說只是想加入而已,幹嘛這麼複雜?直接說的話……好吧,好像也怪怪的。

叮咚噹咚——

糟,是上課鐘……只好等下課再來搭訕酉山了。

 

-*-*-*-

 

在課堂上,我遞了一張紙條讓酉山中午的時候和我一起到學校頂樓,說是有話想跟他聊。

一開始還很擔心酉山會覺得怪怪的,可是酉山那張娃娃臉卻寫滿了「習慣」的神情,面不改色的回了我一個「好」字。

 

……該不會酉山他其實在開學的時候,就已經被很多女孩子或是男孩子這樣搭訕了吧?

這樣想著,我跟著酉山那高我約莫一顆頭、精瘦而不失健壯的背影,一步步的走上通往頂樓的階梯。

路上,我們之間雖然並沒特別說些什麼,但酉山依舊不時會回頭看看我是不是有跟上他的腳步。

就這樣,在不知道持續爬了多久以後,酉山朝我報以溫和的笑容鼓勵道:「就快到了,再撐一下吧!」

「!」我大張嘴巴,一時半刻說不出什麼話。

 

……最後一次被別人關心是什麼時候的事?我完全想不……等等,亞暗!亞暗小天使有關心過我!所以不用說了,酉山,我絕對不會因為你這樣貼心的關懷,動搖我完成月讀交代的任務目標這個決心的。

要是月讀他們知道我因為一個關心就這麼動搖……那樣就太辜負他們對我的期待了。

我不想讓他們失望,我也想好好地把自己該把的──或者說是搭訕的──獸人好好把、咳,搭訕到手。我的心啊!保佑我可以成功讓酉山愛上我:就算我不打算做什麼付出,而且我覺得自己大概在到頂樓以後就會被甩了。

雖然說我們根本連「交往」的程度都還沒有,所以也沒有所謂的「被甩」之說就是了。

 

「遲靖夜?」見我沒反應,酉山試著喊了我那個完全無法接受的名字,成功的把我逐漸漂遠的思緒召回這個頂樓。

「我們到了。」持續提醒著我啊……我想他大概是在問我到底找他到頂樓來做什麼。

拍了拍臉頰,我在腦袋裡腦袋組織了一下自己準備要說話後,認真的望向酉山那對明亮的雙眼。

「酉山,其實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