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典禮會場,聖夜月的學生們陸續與自己的搭檔就座。

因為搭檔就是自己的室友,所以基本上都是同性別的,但是總是有例外。

只見換上學園制服的庫洛葳爾一臉尷尬的坐在同樣穿著制服的夜狼闇月的旁邊。
一旁的月似乎比較在乎身上那件容易限制活動的制服,只是僵硬的維持著端坐的姿勢,看起來真的很不舒服。
庫洛葳爾閉上眼睛,試圖不被其他同學的視線影響。
但是,從她緊皺的雙眉以及抿緊的雙唇,就可以知道──她非常、非常在意「她的室友是個男的」這件事。
只見,燈光逐漸暗下,學生們吵雜的交談聲也漸漸消失。

「大會開始。」

「全體肅立──」
「主席就位──」
這時人們的視野裡出現一抹醒目的白。
學生會長應聲而出。
長達腰際的柔順直髮被甩在身後,會長一身就像脫色一樣,要不是那對閃著紅光的眼眸,幾乎所有人都要以為世界在這一刻失去了色彩。

當會長出現時,庫洛葳爾著實嚇了一跳。因為當時,她可是差點把生命力給賠上才把那傢伙給傳送過來的!
「沒想到居然是學生會會長……難怪精神力那麼強!」她低語,雙眉間的皺紋加深,臉上的表情十分難看。但是,隨即露出「遇到好對手的笑容」,金色的雙眸閃爍著不服輸的色彩。
“這筆帳我一定會討回來!否則我就把電鋸給吞了!”

「校長致詞。」
司儀的一句話重新喚醒大家的注意力。
校長說的不外乎就是在學校要好好和大家相處、認真上課之類的場面話後就匆匆退場了。
「學生會長致詞。」
不論會長說了什麼,月的臉色一直都很不好,像是回憶到某個糟糕的畫面。
就算會長說的不過是些事務性的交待,對他來說似乎仍舊是種惡夢。

等到會長致完詞後,一直安靜站在會長左後方的少女向前一步,她是學生會副會長也是死神一族本家的大小姐。
她拿起麥克風,說:「在進來學園以前,想必各位都有好好的閱讀學生手冊了吧!接下來的分班考試請和各自的搭檔共同行動。」說到這裡,她唸了一串咒語,學生們的手腕上都出現一個痕跡,但是這個痕跡只有搭檔的學生才是一樣的。
「考試內容很簡單,『活著離開這間會堂』,以上。」
不等學生反應過來,她便開口:「考試開始。」
就在副會長說完話的同時,開學典禮會場裡瞬間出現各種幻獸,像是巨蛇、奇美拉、獅鷲獸等等高等幻獸。
「每個小組必須消滅至少三隻幻獸且成功脫離會場,才算是成功入學。」副會長冷冷地說:「本校不收無法通過考試的廢物。」
在聽見副會長的爆炸性發言時,月眼裡閃爍的全是興奮的光芒。隨後更是在聽見「考試開始」的那一刻,他就迫不及待的張開翅膀,隨即消失在庫洛葳爾旁邊。
庫洛葳爾則是叫出烏鴉,利用烏鴉召喚電鋸,一個回身,順利的將一頭幻獸腰斬。
就在庫洛葳爾將幻獸腰斬的瞬間,她在左側感受到其他噴在噴在身上的、幻獸的溫熱體液。
眼見所及的是一隻隻被藍色光芒拆開的幻獸,而且還有往爛裡攪的跡象。
一時之間,會場裡充滿著肉塊煙火。
在現場的幻獸被攪爛的差不多後,在下一波幻獸出現之前庫洛葳爾終於看見月的身影。
夜狼闇月的身上似乎沒有太多幻獸的體液。由於是背對著她的,所以庫洛葳爾沒有看見出現在月眼底裡那無盡的瘋狂以及臉上異常殘虐的笑容。
隨著時間過去,幻獸的數量重新受到補充後,月再次調整方向,往幻獸衝去。
庫洛葳爾微微皺眉,她承認月是個強大的夥伴,但是……她認為現在的月有點失控。
「月!」
她喊他的名字,試圖讓他回神。
顯然眼前的煙火並沒有停下的跡象。
庫洛葳爾「嘖」了一聲,她萬萬沒想到她的夥伴居然是個這麼麻煩的傢伙!
沒常識就算了,居然還需要一個保姆!
“…我一定、一定要換室友!”
她將手腕劃過電鋸的刀刃,鮮血瞬間噴灑而出。奇怪的是,這些血液脫離常理的飄浮著。
「沉睡與冥界的亡靈啊!隨著吾之血指引,前於此地!」
隨著她吟唱著咒語,飄浮的血液漸漸染黑。
「逆天的愚者啊!隨著吾等的呼喚,消逝吧!」
語音一落,黑色的血液瞬間蒸發成黑霧,在一瞬間散開,被黑霧接觸到的幻獸瞬間化成白骨。
散開的黑霧洗過整個會場,奇蹟似的將現場所有的幻獸用一波流的方式清理得乾乾淨淨。
瞬間失去目標的月立刻就停了下來,似乎冷靜了不少。他一邊調整自己的情緒,一邊尋找著這片黑霧的主人。
看見出現在視野中的竟然是自己的室友,一時之間心情竟然有點複雜。

見到月顯然是想起「冷靜」兩個字該怎麼寫時,庫洛葳爾說話了。

「夜狼闇月,下來。」

這語氣平靜得不像話,就連應該是十分有情緒的金色眼瞳也變成完全沒有感情。
空中的身子稍稍定格了下後,空中的影子立刻抵達庫洛葳爾的身邊。
然後,庫洛葳爾就再次收到了月銳利的視線。
但是她完全不想去管他的視線。

啪!

一個響亮的巴掌就這樣落在月的臉上。
收到這巴掌的月一點也無法理解出現在眼前的狀況。
「……下次、只要還有下一次,就不是一巴掌這麼簡單了。」
庫洛葳爾從制服上撕下一條布,將手腕上的傷口包紮起來。
「走了,我們已經通過入學考了。」她的語氣仍然是相當的平靜。
說完,便完全不理會月,逕自走到會堂門口,開門離開。
「……」月思考了好一會,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這再次混亂起來的會場。

跟上眼前室友的腳步。

──*──*──*──*──


出了會場的庫洛葳爾首先被學生會長攔了下來:「哎呀?昨天我有看到妳,妳考完了嗎?」會長柔聲問著。
只見庫洛葳爾瞪了會長一眼。
剛出來就撞見這一幕的月很想迴避眼前的一切,可惜「噩夢」並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
像是沒看見庫洛葳爾不友善的反應,會長轉頭進一步把月攔了下來:「過來一起參與吧!」
「……」月當下的心情用「欲哭無淚」來形容再不為過了。
但他也只有前去加入話題這個選項了。
會長溫和地笑著再次向庫洛葳爾搭話:「住在這裡還習慣嗎?」
「謝謝會長大人的關心。」她微微鞠躬,說道:「請容我失禮,方才的考試中,我不小心受了傷,容我的搭檔陪我去醫護室治療。」
「……這樣啊?不過我沒有辦法答應妳的要求喔。」會長微笑道:「我得先借一下妳的室友,所以妳得一個人去醫護室了。抱歉啦!」
語畢,會長雙手合十、露出「深感抱歉」的表情。
庫洛葳爾依然是欠身的姿態說著:「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月是我的搭檔,按照學生手冊,『通過入學測驗後,搭檔必須一起行動。』,為了不觸犯校規,我無法接受這樣的要求。」
語畢,便拉著月頭也不回的走了。
走沒幾步路,會長就再次攔下兩人。
會長抓住庫洛葳爾受傷的手後,手上發出了治癒術的澄澈綠光。
「失禮了,我該先介紹下我的名字。我叫做夜明。」
說完,夜明放開庫洛葳爾的手,做了個微微欠身的動作:「我很欣賞妳對夥伴的堅定情誼,不過我可不是在徵求妳的意見,這可是我早就和妳的那位夥伴簽訂好的條例呢!」
依舊帶著溫和的微笑,在會長的眼底裡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庫洛葳爾微微皺眉地望著自己剛受到治療的手腕,「謝謝會長,但是……」

「庫洛葳爾!」一個女聲打斷了她。

庫洛葳爾回頭,看見冷著一張臉的副會長。
「艾、艾維莉亞大小姐……」
剛剛一直保持緘默的月這才想起自己完全忘了要問室友名字這件事。不過現在看來自己也沒有親自詢問的必要了。
夜明笑而不語,擺出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架式看向來人。
艾維莉亞完全不正眼看庫洛葳爾以及月一眼,向夜明欠身,道:「會長,第一階段的能力考試已經結束了。」
「接著測第二階段吧。」
夜明看了眼庫洛葳爾:「然後幫我把他們倆的成績給我留一份。」
然後當著他們的面繼續說著:「我很期待你們之後的表現。」
說完之後,就像剛剛發生的小衝突都只是幻覺一樣,會長踩著信步就這麼離開了。
「是。」艾維莉亞應聲道。

等到夜明走遠後,艾維莉亞直起身來,深藍色的美眸掃向庫洛葳爾與夜狼闇月。
「你們兩個,跟我來。」她的語氣聽不出感情,卻透露出不准違抗的氣勢。
「……是。」庫洛葳爾低下頭,回答。
月也默默跟上眼前兩人的腳步。

──*──*──*──*──

「可以請你們解釋一下剛剛是怎麼回事嗎?」
艾維莉亞坐在辦公桌前,優雅的端著紅茶。深藍色的視線停在桌上的學生資料,問著桌前端坐著的一男一女。
夜狼闇月的眼神依舊不改銳利,一如既往的直視著對面的艾薇莉亞。一點也沒有要回答問題的打算。

因為其實就連自己都解釋不清楚剛剛發生的究竟是怎麼回事。

在一旁的庫洛葳爾也同樣沉默。
艾維莉亞拿起羽毛筆,在資料上書寫,頭也不抬的繼續說:「第一階段考試的時候,誰可以解釋一下嗎?」她的語氣有些不耐。
只見庫洛葳爾緊咬下唇,最後放棄似的說:「我召喚了亡靈軍隊。」

啪!
艾維莉亞握斷手中的筆。
庫洛葳爾被嚇得肩膀跳了一下。

「妳剛剛說了什麼,我沒聽清楚。給我再說一遍。」
原本在一旁靜靜聽著的月並不是被庫洛葳爾所說的話嚇到,而是被她的反應給嚇到了。
庫洛葳爾縮起肩膀,雙手緊緊抓著衣擺。
「妳竟然召喚亡靈的軍隊出來?」艾維莉亞重重的拍桌,怒吼:「妳把本校全體師生的命當成什麼了啊?」
「就算是想要得到高分通過考試也沒必要拿大家的生命開玩笑!」她怒視著低頭不語的少女:「我對妳很失望,庫洛葳爾!死神一族不需要不會拿捏分寸的人,我以為妳的表現會更好,看來是我看錯人了!」
庫洛葳爾完全沒有替自己辯解,良久,她只說了一句話:「……對不起,我讓您失望了……」

在這一刻,月真的覺得自己走錯地方了。

就算校規有規定「搭檔必須一起行動」但是習慣和規定真的是兩回事。月明白自己恐怕會很久才能習慣「和夥伴一起行動」這件事,尤其還要看著自己的搭檔在和別人處理家務事。
這些讓月完全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做什麼反應,只能繼續維持一貫的「不友善」表情望著副會長。
艾維莉亞看見庫洛葳爾一句話也沒反駁,便坐回座位上,命令道:「你們可以走了,考試結果之後會通知。」

──*──*──*──*──

跟在庫洛葳爾身後離開辦公室的月順手把門帶上,然後靜靜看著庫洛葳爾想要去哪裡。
只見庫洛葳爾佇立在門外,背對著月,不發一語。
但是可以清楚看見她顫抖的肩膀以及緊握幾乎要出血的雙拳。
月是第一次看見有人在他的面前出現這樣的情緒,面對這樣的狀況月著實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下意識的,月拍了下庫洛葳爾的肩:「謝謝。」
偏過去的臉讓人看不見他的表情。
庫洛葳爾顫了一下,顯然是被嚇到了。
她哽咽道:「……你為什麼會那樣?」
「……哪樣?」
月一點也無法理解庫洛葳爾突然問出的哽咽話語。
庫洛葳爾搖了搖頭,伸手揉了揉雙眼,然後……
冷冷的對月說:「…不要隨便碰觸女孩子的身體,這是基本的禮貌。」
「……對不起。」
“所以不能夠碰所謂女孩子的身體嗎?”
“因為這是禮貌……”
月開始覺得自己會在這所學校裡學到很多他從來沒有想過的東西。
心裡小小的興奮了一下。
「還有一件事。」庫洛葳爾回過身來,金色的眼瞳直直的注視著月,認真無比的說:「對於死者,請給他應有的尊重。」
「在殺死對方時,請給他一個痛快;對方死亡之後,也不要毁屍滅跡,讓他死得漂亮一點。」
「嗯……」月點頭表示自己清楚了,而內心則是開始思考。
“痛只是一瞬間應該還好,切碎不算漂亮嗎……”
月開始往奇怪的方向想著,但他本人一點也沒有覺得這樣思考不妥。
「嗯。」
庫洛葳爾點了點頭,問:「月,那麼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聽到這個問題,月本來越想越遠的思緒瞬間被拉了回來。
「……什麼怎麼辦?」
但好像還是沒有進入狀況。
庫洛葳爾給他一個白眼,說:「你要去找夜明嗎?他不是有事找你?」
月的臉瞬間黑了一半:「嗯,要吧……」
庫洛葳爾沉默一陣,問:「你知道去哪裡找他嗎?」
「嗯。」月點頭,隨後就往宿舍的方向前去了。
庫洛葳爾看見月知道會長的所在地後,便默默的跟上去。

──*──*──*──*──

「喔呀?居然自己跑來找我?真是有心。」
意外看見來訪的是不久前才見過的兩人,夜明顯得心情很不錯。
會長開心的看著月,無視站在旁邊的庫洛葳爾:「本來只是想找你聊聊,不過看到你們感情這麼好的樣子實在是不忍心拆散你們吶。」
月僵硬的笑著當作回應。
庫洛葳爾沉默不語,只是在一旁順著鴉的羽翼。
「既然這樣,我看今天你就和夥伴一起在學校到處逛逛好了。畢竟之後你會比較常待在我身邊。趁現在多瞭解一下對方也不錯。」

接著,夜明把一個疑似白色項圈的東西丟給月。
「戴上。」
「……」月接住項圈後一時半刻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颯!
一個破空之聲,將月手上的項圈斬成兩半。

「呵呵呵,會長大人真是幽默啊。」庫洛葳爾輕笑道,但是眼底未見一絲笑意。
「哈哈哈哈!」
「妳可真保護妳的夥伴啊,庫洛葳爾。」
夜明的話中充滿笑意:「居然不忍心看自己的夥伴戴上項圈嗎?」
這次,夜明起身親自將另一個白色項圈交到庫洛葳爾手上:「不如由妳來幫他戴上吧?」
會長臉上雖然笑著,但眼裡卻沒有一絲笑意。
看著這樣畫面,月的心情實在複雜。他沒有辦法理解現在充斥在心裡的情緒是什麼。
但最後還是不打算做任何的掙扎,就這麼默默瞪視著眼前的兩人。
只見庫洛葳爾露出笑容。

唰!

毫不猶豫地,用風將項圈撕裂。

「……」再次聽見項圈被破壞的聲音,夜明笑容變得更加燦爛。他看著庫洛葳爾:「哼哼,很好……」
接著夜明慢慢逼近待在一旁愣愣看著這一切的月。
月心中的不祥的預感讓他下意識的向後退去。
庫洛葳爾臉色一沉,鴉似乎也感受到主人的內心,全神貫注地注意著會長的動作。
庫洛葳爾一個箭步,擋在月的前面。
“……我一定要換室友……”
她不知道第幾次的這樣告訴自己。
“……不然,再多條命都不夠我用!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被這個蠢蛋月給害死!”
看著擋在月面前的庫洛葳爾,夜明露出對這一幕頗有興趣的表情。這也讓剛剛從會長身上散發出來的壓迫感頓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帶著滿滿惡意的話語:「吶,我說庫洛葳爾。妳真的沒有必要為了這小子付出這麼多啊。」

「他已經造成妳夠多麻煩了。」

「我可以幫妳換掉室友喔?」夜明再次將笑容掛回臉上,但眼裡那滿滿的惡意仍然沒有消失。
「!」庫洛葳爾著實愣了一下。
“是啊……我……為什麼要為了那個笨蛋月付出這麼多?”
她抿緊雙唇。
“為了他把這個混蛋會長找來搞得自己昏倒、為了他而召喚亡靈差點賠上全校的靈魂……我到底是為了什麼?”
「……!」聽見夜明的話,月想起那時庫洛葳爾給他的巴掌。
那個時候他並不清楚為什麼會突然被打。但在那之後,根據副會長所描述的來想,庫洛葳爾在現場施放的法術是一種很危險的法術。

她沒有理由幫自己這麼多!

想到這裡,月將遺落在地上斷裂的項圈撿起。
然後戴上。
大概是不習慣這個表情,月露出僵硬的微笑:
「抱歉,給妳添麻煩了。」
然後默默站在夜明身後,背對著庫洛葳爾。

看到月的動作,庫洛葳爾傻眼了。
然後,她似乎聽見「啪嘰」一聲,心中一股無名火燃起。
她一把拉住月的肩膀,強迫他面對自己,然後一拳往月的臉上揍過去,力量大到月整個後退撞上夜明。
「你這個卑鄙無恥、蠢到極致的漿糊腦袋給我聽好!」
不等月動作,她直接揪住他的衣領。
「誰准你擅自幫我作決定的?你知不知道隨便猜測別人的想法、幫別人作決定是很無恥的行為?你哪隻耳朵聽見我有嫌過你了?」
她放開了月,說道:「如果……如果這真的是你那個漿糊腦袋思考過而作出的決定……我不會阻止你。」
「……抱歉。」月頭也沒抬的就回應這麼一句。
“就是因為妳從沒嫌過我,所以我不能讓妳這麼繼續下去。”
一旁的夜明看著眼前的一切露出滿足的笑容,眼裡盡是殘虐。
不等庫洛葳爾反應過來,夜明馬上接話:「我給妳一天的時間好好去挑一下妳的室友,在今天之內反悔都沒有關係。等妳決定好之後再告訴我。」
「現在妳可以離開了。」
「……」庫洛葳爾對於月的態度感到心寒。
“為什麼…你要這樣作踐自己?”

「…我不需要新的室友。」庫洛葳爾淡淡的回答,接著,慢慢地走向門口。
在推開門離開之前,她回首,瞪著夜明,說:「所以,不要擅自給我安排新的人,否則,我是不介意好好的當個『死神』。」
金色的眼瞳第一次流露出濃濃的殺氣。
「夜明,我警告你,如果我今天之內沒看見我的室友回來又或是我的室友身上還戴著那個可笑的項圈,就算你是學生會會長,我照樣會來取你的命。」
說完,便離開了。


後來回到宿舍的庫洛葳爾在歷經約莫四個小時的等待後,終於在晚上十一點四十七分時盼到自己的室友。
月用他那扭曲不自然的笑容一邊對庫洛葳爾說著「我回來晚了」、一邊揮舞佈滿魔法刻印的左手臂。

一種拿命來賭的「生命誓約」。

庫洛葳爾看見月左手的咒文,嘆了一口氣。
“回來就好……雖然沒有項圈了,但是還是多了一些東西,不過,總比項圈好……”
「歡迎回來。」她說:「我能問一下那個是怎麼回事嗎?」
“如果,那是你自願的,我沒有話說,但如果是夜明強迫的……”
一想起夜明那輕蔑的神情,金色的眼瞳透露著殺氣。
月沒有回答,只是沉著臉轉過頭去不看庫洛葳爾。
對於他的反應,庫洛葳爾也猜到個大概,但是她還是希望能夠從月的口中得知答案。
「不想說的話沒關係,等你想說的時候再告訴我吧。」
她起身,拍了拍月的肩膀,說:「時間不早了,快睡吧!明天還有課呢,晚安。」

接著,便回到自己的床區,在入口設下男性禁止進入的魔法陣後,就倒在床上睡著了。
月愣愣的看著庫洛葳爾離開的位置,輕輕地將自己的手放上剛剛被拍過的地方。

“……我值得妳做這些嗎?”
月默默在心裡想著。

──*──*──*──*──

水晶球正發出淡淡的光芒,裡面照映的,是一間宿舍。
住在裡面的學生是今天剛進學園的新生,而且是以相當漂亮的成績入學的新生……只要無視這對男女的性別……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成何體統?不過,這女的還挺有危機意識的設下禁制咒。

艾維莉亞淡漠地觀察著。
“……庫洛葳爾,妳的心太軟了……”
只見水晶球裡的男性駐足好一會兒後就像開學一樣走到牆角縮著。唯一不同的是這裡並不是靠窗的床位,因為如今靠窗的床位已經有另一個人待著了。
一個讓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的人。

艾維莉亞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是他的關係……嗎?為了一個陌生人?太天真了。”
她關閉水晶球的影像。
“死神不需要同情心、不需要憐憫、更不需要所謂的夥伴。”
“因為我們是死神,總是看著身邊的人一一死去。這些情感會成為妳的絆腳石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