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呃 ! 我能不上課嗎 ? 

我不想看見那個死老太婆……
────────────────────────────────────────────────────
呵啊--
按照慣例,我依舊在「魔法陣」的課程上打了個呵欠。

這種總是反覆畫著圈子、根本就跟浪費時間差不了多少的無聊課程,在「催眠曲」的效果加成下,我唯一相信的偉大宗教在我腦海裡緩緩浮現,讓我忍不住開始實施那同樣偉大的教義……
我的視線不知不覺的模糊了起來,漸漸連我的聽覺都開始不管用了。

但是,這首催眠曲卻永遠無法演奏得很完美!

「靖夜!你又在我的課堂上發呆了。」講台上有一位戴著金絲邊眼鏡、披散著一頭粉紅色的波浪形長髮的人。她的名字叫做舞葉,自稱「永恆的美女」,一如往常的穿著粉紅色洋裝的她,正用那唯有對「靖夜」這個名詞才會有的猙獰表情瞪著我。
她的品味從以前到現在都令人作嘔,而她本人竟然一點自覺也沒有!
我打從心裡覺得:她若能做個正常些的打扮,說不定會很美──前提是她得改改那與自己容貌完全相反的真面目。

我在這所名為「聖皇明堂」的學院待了整整三年,好不容易總算是到達了最後的一個階段。
身為主角,想當然爾我讀的班絕不會是普通的班,而是「特別資優班」!
什麼?你們說資優班幹嘛加上「特別」兩個字?那是基於有幾個奇怪的資優生不爽「資優班」和「資源班」只差一個字的無聊理由,聯合起來在學校舉辦遊行抗議,尤其經過多年來各屆資優班的「積威」,遊行者的涵蓋範圍包括了學校所有的師生,而到了最後,那位傳說中的校長不得不將「資優班」前面加了「特別」兩字……
所以經過以上那些無聊的「撻伐」後。「特別資優班」這個名詞就在此誕生了,簡稱「特資班」!

「再繼續發呆嘛!如果你真的那麼不想要畢業證書的話。」這個萬年不死的老太婆這麼說著。「別以為你跳過別人花了十五年的六段修行來到第七階段就很了不起了!老師才不怕你。」
我不也白白花了三年學這些在古書上通通都有的的魔法陣?
幾乎在我心裡罵完的同時,她擺起了自己的「教學式」招牌笑臉,在同學們面前用同樣會令我毛骨悚然的柔音對著我說道:「現在請靖夜同學來為各位解釋召喚陣的畫法。」
我用手指在天空用光屬性勾勒出一隻手的形狀,同時搭配著我的解說:「把手放在空中。」
接著,我將光屬性驅散,並繼續在同一個位置上畫出冥想的動作:「同時默想自己想召喚出來的生物,想像牠的聲音、牠的呼吸、牠的氣息,感受他的一切!」
我再次驅散屬性的同時,我用水屬性在半空中揮出一個圓,即刻間就完成了一個巨型的魔法陣。
而這就是足以讓我跳開十五年煩人的六段必修課程最大原因──徒手召喚──我的獨門絕技!
就在我將魔法陣的圖樣顯示在空中之後,背後隱約傳來必然會出現的微微驚呼聲,但同時我也意外的收到了一個鄙視的眼神。

看來是該是來個華麗收尾的時候了!

由於空中的法陣只是我用來顯示正確魔法陣的畫法,所以我直接把空中的屬性轉換為一支支空心的冰棒──呃,是冰錐──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直朝著老師……身旁的牆壁上打出個完整的人形!
而使用「空心」的最大原因就是:為了不浪費絲毫在空中的水屬性!

看著老師一臉慘白的模樣,我滿意的笑了……
經過數十秒之後,她總算是回過神來對我開始今天第五次的怒吼了:「靖夜!給我到走廊上去想想你自己做的好事!」
求之不得!
正好,我也想好好的休息一番、順便想想自己今天的傑作還有什麼可以改進的地方。

面對老太婆赤紅的臉,我悠哉的離開這沒有任何意義的必修課程。



我將教室的門關上後,面對正站在眼前、打從我發呆時就一直目不轉睛「窺視」著我們班上課的老師問道:「你今天沒課嗎?」
短褐色的頭髮在我面前左右晃動了幾下:「我今天休假呀。」
那你還待在學校做什麼?我翻了個白眼給他。
只見他用一種無可奈何的表情對著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你又用攻擊系的魔法對付舞葉了呀?我可沒這麼教過你。更何況,這還違反了校規的兩百二十五條:『未經允許不可在課堂上做出攻擊的舉動。』和第……」

這個休假還在學校炫耀的混帳叫做天昭,是主修攻擊系魔法的教授,雖然說是教授,但他看起來也不過三十歲左右。
他和舞葉一樣,兩個都是特別班的專屬教師,而這一點和舞葉的教學方式也一樣──經過幾千幾萬年都不曾改變過。沒錯!不要懷疑,他們的年齡至少都有八百年的歷史了!

「天昭,我不也說過:『在我的字典裡沒有校規二個字』?」難不成要我強調個幾百幾萬遍,你這個主修攻擊系的老師才會記得啊?
「不,我只是要說你的冰錐術比前天更進步而已。」
哼!只要是我的傑作,絕對會一次比一次好。
「不過你總不能每次都違反校規呀,難不成你不怕被處罰?」
我用揶揄的表情像是在炫耀一般,對著眼前一副不敢置信的臉問道:「哦?有誰這麼厲害呀?」
不是我太驕傲,而是我的實力可是已經被全校師生認同的。能夠打敗我,就代表他真的非常有能力。
只見一抹親切的笑容浮現在天昭臉上。
但是我回頭仔細想想:那是只限於「全校師生」而非涵蓋校長啊!我居然經過這麼久的時間才發現,而且校長也不可能將我這種「高危險群」的學生置之於九霄雲外才對。他不可能放任我,讓我胡鬧三年!
雖然我是真的從來沒有亂過學校,只亂過舞葉而已。
就算我現在是在罰站,但和這個休假還捨不得離開學校、反而跑來偷窺的傢伙問些我不知道的東西好像也不賴。
「天昭。」我回頭叫住準備離身的他。
「我問你,那麼校長為什麼不出手?」我試著想從他那雙清澈的眼底裡找出答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