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天啊!天昭今天頭殼壞掉了?怎麼突然像變個人似的?

來人啊!誰來幫他的腦袋檢查一下──

────────────────────────────────────────────────────
「十五年前你早該問這問題了。」那褐色的頭髮底下,是雙我從未見過的認真眼神──至少在我印象之中,天昭是從來沒有這樣認真過。
天昭才剛說完,在我心裡即刻間就浮現出一種預感:我並不認識眼前這個「天昭」。
我不清楚為何自己會有這樣的能力,只知道我這「天生」的「感知能力」從五歲起未曾有過失誤。

十五年前的今天,也就是我五歲的那年。

「十五年前?這話是什麼意思。」
「因為這就是你未來的使命……」
就在天昭準備開始解釋的同時,附近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而我也反射性的轉頭確認聲音的來源。
或許是平常在走廊上巡邏的老師吧,若我記得沒錯的話:今天似乎是由「焰」負責巡守──雖然巡守的人選也從沒變過就是了。
「我的使命是什……」我回頭準備再繼續追問下去,然而天昭卻早已不見蹤影。
後頭的腳步聲逐漸接近。在轉過身後,我才發覺倉促前來的人並非焰,而是有著一頭紫色長髮的女老師──炎.雷,是主修防禦系魔法的老師,擁有雙炎族特有的紅色眼眸。
通常在這時應該還在辦公室準備明天課程的雷,竟然特地從五公里外的辦公處直奔而來!

炎族的紅眼會因為個人的強度而有深淺的差異,雷的眼睛是鮮亮的紅色,在族人裡頭是屬第五強。因為這片魔性之森是在炎族的生活範圍之內,所以他們派了兩名族人來一起守護這所學校以及這片充斥著妖力的重要之地。而他們派來的人手除了「雷」以外,還有一個名為「焰」的討厭鬼!
講到那個討厭鬼,我的心情就變得像剛剛不小心在糞坑跌倒一樣糟……

眼前的紫色長髮隨著奔跑而跳著波浪舞。她在我面前做了個「緊急煞車」,並幽幽的向我問話:「靖夜同學,敢問您方才是否看見一位有著一頭金色短髮、二十來歲的男性呢?」以跑一百公尺速度前來的她連大氣都沒喘一下,這點確實震撼到我了。
但是我依舊面不改色,確實回答了老師的問題:「沒有看見。」

倒是有一個短褐色頭髮的人正因為休假,所以跑來看我欺負專修魔法陣的老師。最後再說些使命不使命的問題……
說到「使命」,我就想起天昭……這傢伙到底是跑哪去了?

再度恢復安靜的走廊上又再一次傳來重重的跑步聲。
一個穿著白色法袍的男子。法袍外圍滾了層金邊,除此之外還有個「聖明」字樣的校徽繡在左胸口。頂著一頭褐色短髮的他正奮力的朝我和雷跑來。
還沒站定,他就著急的問起話來了。
「靖夜!你有沒有看到……」
「一個金色短髮、看起來二十幾歲的人?」
「不對,是二、三十歲的人。」
這句話招來了雷的白眼。
「……靖夜同學沒有看見聖明主上。」
「是嗎?」

「聖明」是這所學校的校長,沒有人知道他活了多久。但從我們學校的名子我大概猜得出來──他就是這所學校的創辦人兼校長。我看會把自己的名字拆成兩半、加上幾個字以後放在自己創建的學校校名裡的人大概也只有這傢伙了吧?

天昭轉過來看著我:「那麼剛剛在這裡的人是誰?」
「不就是……?」
一抹親切的笑容、一雙在天昭臉上從未見過的鎮定眼神……這兩個畫面重新在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我為什麼不早點發現呢?
或許是因為天昭有時也會講奇怪的話吧。

而且──如果剛才的不是天昭,那又會是誰呢?
算了!今天的謎團已經夠多了,不需要再增加更多了。或許處裡完今天晚上的事,我可以再來調查這個「天昭」……

我一邊胡思亂想,一邊聽著天昭和雷進行他們的分析。
「主上回來了。」雷特有的那雙紅眸正熠熠閃著光輝、緊緊盯著天昭不放:「需去找尋主上否?」
「不用。」
看著逐漸沉默下來的雷以及天昭那與以往完全搭不上邊的認真表情,不禁想起曾有人和我說過的一句話。

那是我年滿六歲時的事了……

-*-*-*-

雷雨過後,天空漸漸放晴了,今年的第一聲鳥鳴劃破那片無雲的藍天、也劃破了難得的寂靜。
一個看起來七、八十歲的老伯伯從中庭來到我身邊,並選擇了一塊比較乾的地方坐了下來。
「靖夜,偷偷告訴你一件事。」老伯伯神秘的笑了笑,又接著說:「但是,你可不能跟其他人說是我說的喲!」
「嗯,知道了!」我稚嫩的臉上也漾起了一抹笑。
「在說之前,我要先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天昭是個怎麼樣的人?」
「一個很愛開玩笑、而且又非常幼稚的人不是嗎?」
「才不是呢!」老伯伯像小孩子一樣對我噘起嘴這樣說著。接著,老伯伯又在我身旁大笑幾聲後說道:「其實天昭是個很穩重、很善良的人。」
「你可要記清楚啊!」

而老伯伯柔和的聲音至今仍在我耳邊迴盪著,揮之不去。

原本我還以為那個老伯伯瘋了,一直到今天我才開始相信。
就在這時,我突然有種「是那位老伯伯的話影響到我現在的判斷」的錯覺。

良久,天昭打破沉默,告訴雷他的想法:「聖明有他自己的做法,還用不著我們操心。」語畢,天昭重新向我看來,這才想起真正重要的事。
「啊!」天昭無力的慘叫著:「我把我代的班丟在教室了!」
話才說完,天昭馬上就頭也不回的往看似沒有盡頭的走廊再度衝了出去;而雷也再次游刃有餘的用跑百米的速度往本該在的辦公室方向前去。
「不過,已經要放學了吧……」

噹──噹──噹──噹────

放學了。
正確來講,是我今天的選修課程結束了。這也意味著:我該開始今天的研究進度了。
鐘聲一響完,我彈了下手指把書包「移動」過來、並且在同一時間內啟動了翔翼術(註一)。我就這樣直直的飛回我的宿舍。



────────────────────────────────────────────────────
註一:跟字面上的意思一樣,就是「飛翔」「有羽翼的」法術。簡單說就是可以在天上飛的一種術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