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吸血鬼是教科數上才會出現的生物吧?
而在我眼前竟然有活生生的樣本……
────────────────────────────────────────────────────
不久前才放學的我,花了十秒半左右回到我這距離學校一百五十公尺的「還算整齊的」小窩裡。
說是整齊,也不過只是「垃圾有好好包好、沒有讓異味充斥整個房間」的程度罷了,其他的東西看起來還是跟垃圾山相差不遠……
我從房裡最乾淨的地方,把外出的衣服「挖」出。

那是件灰色的棉質法袍──雖然原本它是白的──上面沒任何圖案,只有胸前有一顆翠綠色的風屬性寶石。那是在野外探索時,從一棵老樹附近提煉出來的風之寶石。
我之所以會在那裡提鍊,最大原因就是:那棵樹周圍有著獨特的旋律,一種有如妖精在風裡歌唱、擺動的旋律。也因為我想將那斷續的旋律與風一起提煉出來,所以就理所當然的把風抓了起來、變成這顆寶石!

除了到處抓取、鍊製寶石以外,我常常利用課餘的時間去打零工:大多是充當路過冒險者的導遊、或是一些在林中迷失方向的冒險者……反正都跟那些不怕死的冒險者總脫離不了關係。另外,我也時常會去進行些「野外」的研究:簡單的說,就是指──在學校附近林中做些「小小的」基本「生物」物種調查。也因為這樣,熱衷於「工作」的我常常很晚回到宿舍,所以連個「好好整理」的時間也沒有……

之所以學校後山讓我這樣瘋狂,是因為──我們學校底下鎮壓著一個「魔穴」。更巧的是,這「魔穴」竟是那種罕見、且稱之為「魔眼」的特殊魔穴。

魔眼,坐落在世界魔穴的中心。這也代表著:魔眼有「物種多樣性」的特徵。從幽靈到魔獸通通都有,就連巫妖、魔龍……等珍稀物種,在這裡都可以一覽無遺。
這是最好做魔法訓練,以及標本採集的好地方!反正只要你不蓄意攻擊他們,他們也都會很樂意給你拍照留念,但他們顯然不是很喜歡我特地幫他們做的抽血檢查。反正就連是人類的我也不是很喜歡,所以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問題……

咳咳!離題了,言歸正傳:前幾天,我在這廣大的林中撞見一種從未見過的魔物:那是一隻有著黑色惡魔翅膀的吸血鬼。它竟然跑到我的宿舍亂翻──連同其他班也毫不放過!不過最可惡的還是:它竟然選在晚上打攪我的睡眠!
就算吸血鬼是夜行性動物也太不可原諒了!
不過,那天晚上卻也沒有人因此受傷──這才是真正讓我在意的。它究竟是在找什麼呢?


想著想著,眼前的樹木愈漸稀疏,一座閃著耀眼碧光的大湖就這麼在我眼前展開了。這裡是我平常調查物種的湖。這看似清澈的湖水,卻是這整座森林最具有魔力的湖:曾經,我試著在這座湖中提煉出水屬性,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我練出的是大量、閃著光芒的「純」闇屬性魔法石──甚至連我都沒有感受到一點「闇」的屬性!太奇怪了,這麼濃烈的闇屬性,學校竟然沒有派人來管制!

話說回來,水裡的闇屬卻也沒有那種扎刺著我的肌膚、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反而有種柔和的感受。讓人感覺不到闇屬性專屬的壓迫。
現在的我從水裡熟練的撈出一顆闇屬魔法石、磨尖,然後在地上畫下捕捉獵物專用的魔法陣。

前兩次的陷阱徹底的失敗:第一次,我用最基本的「物理捕捉法」。由繩子綁住樹幹、並且使盡的往下拉,直至樹頂到達最下方後固地住。最後妄想他會停在那個圈圈裡……現在回想起來,那似乎是個很智障的方法!我想大概是那時我當那會惡作劇的不死生物它智能嚴重低下之類的……所以當我重新回到那裏時,我看見了一個寫著「危險勿近」的牌子佇立在那。
第二次,我用「反物理捕捉法」。我花了三個晚上的時間,完成一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傑作──有四個輪子;輪子上方有塊平台;平台上面黏了個弩形光屬發射器──就是古代征戰時曾用過的「弩炮」!
別看這東西不起眼,小時候我曾經在森林裡迷路,那個時候我就是靠這個抓魚吃的。經過我的魔法加持,這台弩砲可說是百發百中,就連溪中的小魚都無法逃出它鋒利的魚叉。現在我只是把魚叉換成了光屬性的棒子,這在速度以及準確度上,比起魚叉大大提升不少!
回想起當初在森林,我差點因為還沒學過火屬性魔法就要吃生的了──就在我要開動時,我奇蹟似的被一群冒險團拯救了……
總之,我就要用這座弩砲殺掉那個討厭鬼!既然抓不到,我就要它以死謝罪、來消我心頭之恨。
誰叫它要打擾我睡好覺?

接著,我把含有那隻該死吸血鬼氣息的衣服放在感應區──那是我最喜歡的襯衫!它竟然就這樣蹂爛它,而且現在還要我把它拿出來「犧牲掉」!
那隻吸血鬼一定不安好心,非要我離開它……

幾天後,當我再回到那「世界上最偉大的傑作」擺置的地方時──我發現:弩炮被破壞的徹底、我的襯衫失蹤,還有我腳下的叉叉以及眼前寫著「認命吧」的牌子……
我的腳下忽然一涼,整個人就這樣被倒吊起來。
眼前出現了大量不死生物,其中一隻還拿著「這是你應得的制裁」的牌子。然後就這樣被不死生物凌虐到隔天上課……

這一次,一定要抓到那隻大鬧宿舍的吸血鬼!

我抱著滿腔怨恨,畫下腦中的魔法陣。我這次打算用「非物理補捉法」來抓它。用同屬性的魔法陣試著引起他的注意,然後等魔法陣偵測到物體接近之後一口氣把它關進法陣裡面!
魔法陣畫不到一半,突然在我可以感應的波動範圍內,出現了強烈的風屬性。
這魔法石效果未免太好了吧?
東邊二百公里。
我朝東邊匯集出一面含有大量聖屬性聚合而成的厚牆,試圖把迎面而來的生物擋下。
我有十足的把握在它撞上之前把牆建好。至今還沒有一隻非生物可以逃過我的阻擋。

然而,我錯了。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原來有些東西是不能亂擋的。
因為,麻煩就是這樣被我擋下來的!



來了!
一陣強風席捲而來,遮住了我的視線。
太快了!快到我根本來不及反應:但如果不是它臨時加快速度,我就可以輕鬆擋下它了……

對方用力道強勁的闇緊緊扣住了我的脖子,我幾乎無法呼吸。
我嘗試用大量的聖屬性,壓制那強烈到足以把我擊飛的闇屬性。特資班的學生身上所擁有的光屬性可不是一般的多、一般的強大──尤其就讀聖堂明皇學院的特別班學生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畢竟能到特別班也是經過一番麻煩死的屬性認證、靈力檢測、施術等級、熟練程度……我還滿懷疑自己當初是怎麼熬過來的。

當我將手中閃閃發亮的大量聖光放進那一坨濃到看不見任何東西的暗屬性裡時,絕對不可能相容的兩種截然不同的屬性竟然融合了!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我還是感受到那濃稠的闇裡頭有著那與湖水相同的柔和……
眼前的濃烈的闇雖然與我引以為傲的聖光相互融合,但終究還是散開了。而散開的黑幕後面是個頭髮及肩、看起來約莫十六歲的黑髮少年。
錯不了,從它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就是前幾天在我寶貝襯衫留下的氣息!是那有著一面之緣的該死吸血鬼……呃,現在變兩次了。

那道懾人的視線拉回我的思緒。
冰冷的雙眼直直射穿了我。
我的喉嚨像是幾天沒喝水般狼狽的嚥下嘴裡的口水。
我能避開目前我腦中所想的最糟情況嗎?
我這麼問著自己,內心充斥著不安:至少我從來沒有這麼不相信自己的能力!

就算對手是多麼強大,我也會全力以赴。只不過,這隻吸血鬼卻三番兩次打破我一直以來對自己的驕傲與自豪,讓我不由得發起一陣寒顫。

眼前,它悄悄的從空空如也的背後抽出一支「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