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連敵人的本營也要去?不怕死也不必這樣!

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快點回去!
────────────────────────────────────────────────────
「讓我們歡迎第三十五任首領!」零落的掌聲在這句話說完後陸續的響了起來。
而應當為掌聲中主角的我卻只是朝窗外無言的望去。
外面的景色完全不陌生,那是我花了那是我花了一整年的時間才探索完全的「魔性之森」──也是我目前就讀的學校後林。

它們到底是何方神聖?
-*-*-*-

當他們停下腳步時,果然不出我所預料──我們出現在一棟名為「聖皇明堂」的學校大門前。前方筆直的大路通往學校的中央廣場,而中央廣場周圍圍著三棟熟悉的大樓:魔法大樓、實戰大樓、以及教育大樓。而中央的教育大樓上掛著的時鐘顯示:在這個時間點是絕對不會有人來救我的!對於我這個「翹課成精」的人來說,背出學校每班、每堂、以及巡視人員的時間,都像是吃飯睡覺那樣稀鬆平常、絕對不會忘記的小事,除非是偶然間有個人,突然他也想要翹課才會看見我背後的這群不死生物。

不過居然要進到學校裡面?你們究竟在想什麼?這可是你們最不該來的「光明界」大本營耶!

當我不斷在自己的內心吶喊著的當下,它們仍舊無所畏懼的前往那「就不死生物的本能來說,最不可能前往」的地方。這不僅是我所就讀的學校,更是佇立在魔界入口處、守護我們所在的人界重鎮。還是說,它們是因為不之久前的趕路,以至於現在腦部缺氧,導致欠缺思考能力、來到這種一去不復返的地方?但是,話說回來──為什麼他們可以維持一副「這是稀鬆平常的一件事」的表情準備深入學校?

「我們進去吧!」紅髮男子再次輕鬆的說著。
慢、慢著!
這究竟是要怎麼進去?該不會是要身為人質的我,引領你們這群危險生物進入校園啊?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寧願……寧願把他們帶進校園!
不過我還是想問一句:我連你們的名字都不知道,我到底該怎麼稱呼你們啊?
「黑毛、紅毛的叫就行了。剩下的之後再跟你介紹。」藍髮美女這麼說著。
「妳說黑毛和紅毛啊,應該沒問……!」什麼?它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還有後面那個介紹是怎麼回事?
「現在我們進去吧!」在那紅髮男子的臉上,我隱約看見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
「……!」

「請問一下……我能不能自己走啊?……呃!當我沒說!」就在我不小心瞥見自己身後:那隱藏在黑髮下的凶狠目光、以及渾身散發著殺氣的身影時,馬上就補充了後面那句話。
現在的我正被一群在校內逛大街的不死生物,用一根疑似高爾夫球竿的東西抵著背、而且還正大光明的向校園廣場緩緩前進著。要不是我還在懷疑那根高爾夫球竿有沒有刺穿我的可能性,我就會反擊了!絕對不是因為我認為就算自己反抗了,也不可能成功脫出他們的手掌心……好吧,這次我承認我是真的認為自己逃不掉才這樣乖乖聽話的!
總之,現在只剩下唯一會有翹課可能性的我、以及我後面的那一群不速之客而已,不過我也很好奇:他們為什麼會知道現在是全校的上課時間、而且也清楚知道不會被其他人打擾的!還有一點就是──學校裡的其他老師到哪去了?雖然我知道他們有很多事要忙、很多課要教,好歹現在也有人是閒著的吧──不要跟我說他們全部都在忙!
「實在非常抱歉,現在這個時間他們全都在上課。」藍髮美女皮笑肉不笑的回答了我心中的納悶。

我再次深深懷疑:那位有著藍髮的美女她確實擁有閱讀人心的能力。
不過,它們是通通都調查過了還是怎樣?居然比我這個早就翹課成精的人,還要清楚全校師生的作息!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快點教我啊!

-*-*-*-

純白色的牆面,上頭佈滿了用純金打造的歷代校長的肖像畫──就算一直以來,校長都還沒有換人。真不知道像舞葉、校長這些老不死的,怎麼都不會想要退休?──在那一排十二幅的各式金色肖像畫之下,有著六張椅子──五張那種:只有古代王族才會坐的那種超誇張、有著繁複雕刻、鑲滿五色寶石、還是用純金打造的「終極」王椅;以及一張突兀的普通木製小圓凳──被這些椅子圍繞住的是一條刻滿了古老咒語,卻沒有其餘花紋的長桌。
錯不了,這就是聖皇明堂學院唯一禁止任何人進入的「會議室」。就連平常擁有最多特權的特別班也禁止進入!
而它們竟然就這麼隨隨便便的進來了……



「終於到啦!拖著行李實在有夠累噢……」紅髮男子用一種「待會我一定要睡上好──幾個小時來把我剛剛缺失的體力給補回來」的語氣說著。
不要用「拖著」來描述!就不能用「帶著」來描述嗎?好歹我也是一個要尊嚴的行李啊!而且帶著我走的明明就不是你!不要用一副「行李好重」的表情看著我啊!
就在我氣憤的在心裡為自己打抱不平的時候,「帶我走」的正牌人士默默的轉頭、向我看了過來。

這裡是一個被稱之為「會議室」的門口,不但擺設了不少的攝影設備、還有一個黑色箱子──俗稱「黑色箱型指紋掃瞄器」──緊貼在靠近門把的那面牆上。這也明顯指出:要進去就比需要經過指紋掃描、認證後,才可以進去!而大門那單調、很明顯的就是木製的會議室大門上也藏了不少詭異的機關。據說,曾經有個不怕死的特別班學生偷偷的跑到這裡來,說是想看看這終年不開放的神祕會議室裡長啥樣。而他就在接觸到門的那一霎那,當場暴斃了!
當然這也只是一個「在我看來是別人在亂傳、根本一點可信度也沒有」的傳聞罷了。不過就算我有幸得到這樣的機會,我也不打算親身去證實。

不過照這樣的情況下,我猜自己無法避開「親身證實」的可能性了!
就在我再次判斷這形勢會要求我去當實驗品的同時,那個黑毛的傢伙向前走了過去。它在那箱型掃瞄器前嘆了口氣後,伸出手、把手放到機器上。而機器也在一條光束掃過後,喊出「符合」兩字。同時門也「喀」的一聲彈開了。

三番兩次,我都以為倒楣的會是我,結果反而都是那黑毛的在動。那其他兩個到底是幹麻的?
不過重點是:為什麼它們可以進去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