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你們好,這是我的名片,從今天起還請多多指教了……
不!我現在到底在說些什麼!?該自我介紹的是你們才對吧──
────────────────────────────────────────────────────
眼前的藍毛和紅毛、以及那個叫月的,在拍了幾下手後就停了下來。然後,死死盯著我,一副要我開口的樣子。

呃……我可以就這樣保持沉默嗎?因為我怕我說出來的話會害死我……!就算你們叫我首領也一樣,我是絕對不會被你們騙的!我怎麼可能會是你們這一群不死生物的首領啊?
拜託!那個紅毛的不要用那種「再不說我就殺了你」的眼神看著我啊!我……我、我真的會害怕!
「真沒用。」藍毛很直接的這麼說。
啊,對喔!我都還沒和這個傢伙算帳!明明是個女人──應該說是「母的非生物」……吧?隨便啦!總之,它居然敢這麼對我,就最好要有受死的準備!
「……」只見月在我面前挑眉。
難道我心裡在想什麼它們都知道?
「你叫誰女人啊?」藍毛突然惡狠狠的盯著我看。
嚇死我了!我都忘記藍毛很有可能會讀心術這回事了。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那我恐怕已經死了千千萬萬遍了。

就在同時,紅毛受不了的開口:「不要再和月讀聊天了,給我開口說話!」
「你在想什麼,表情上都寫得清清楚楚!」

……原來不是每一個都會讀心術嗎?

要我開口說話,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要說些什麼。
現在想想,這一連串的事件裡有不少問題在裡頭,像是「亂翻宿舍的吸血鬼」、「突然就拔出武器想殺人的吸血鬼」、「抓著我到處亂跑的吸血鬼」……
等等!原來我對那個叫做「月」的吸血鬼印象這麼深嗎?
不說我都忘了,我的襯衫咧?
「月,你有看到靖夜的襯衫嗎?」藍毛法師突然問了這麼一句話。
「沒有。」
突然問起我的襯衫,嚇死我了!
我還是沒有很習慣旁邊有個會讀心術的「生物」存在……

這些看起來還蠻樂天的非人們,讓我突然很想問問「首領」是怎麼一回事。如果我是首領,那當初月就不該對自己的首領刀劍相向,而且它根本用赤手空拳對付我就綽綽有餘了,哪還用的著拿武器殺我?

「月,原來你有拿刀砍他啊?怪不得他會被嚇昏。」法師開口又說了一句:「我還想說對於這樣的廢物你不會把刀拿出來和他對質呢!」
我現在開始覺得用這樣的對話方式似乎不錯:不僅減少了「因為不熟識」而產生的尷尬,更讓我自己也省得開口講話的麻煩!但就在藍毛的瞪視之下,我深深了解到自己還是得開口說些什麼……
「所以……為什麼你那時候還硬是要把刀拔出來和我打,明明你赤手空拳對付我就綽綽有餘了……」
「看你認真想打。」月一臉淡定的回應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就因為看我認真?不認真的話我不就死了?雖然說實在的,在還沒被殺掉前,恐怕我已經先被嚇死了……
藍毛法師接著突然補充道:「反正你就是那位『聖明』挑選出來的第三十五任首領沒錯。你不也進到這間除了你成為首領外不可能進得來的會議室裡面了?」
「你是說『聖皇明堂』學院?」所以是學校選擇我來做這幾隻怪物的……那什麼?三十五任首領?
不出一秒,月就用它特有的冰冷聲音澄清了我的問題:「聖皇明堂第一任校長。」

為什麼這些傢伙總是講的很短,而且還不清不楚?問一句說一句的,難道不死生物都是這樣的嗎?

「……那來這裡是要做什麼?」我很無力的繼續問了下去。畢竟它們本來就不該來這裡,這裡是每個剛出生的非生物都知道的危險地域。
「開會。」
……沒想到月的回答讓我感到更加疲憊。

你只跟我講要開會,那你們現在又站在這裡等我說話,是叫我要帶領你們開會是不是啊?我不是才剛收到要開會的消息嗎?!還有到底那個指派我成為下一任首領的傢伙又死去哪裡了?

更何況,我壓根兒不認識這群怪物,這叫我要怎麼放心的和他們開會?但它們若真有心要殺了我,那也早該動手了,我也不可能現在還站在這裡;若是要綁架我的話,那它們也沒有義務要告訴我它們的名字。所以要是他們真的報上名來,或許它們真的還可以信任……
「他要我們先報上名來才會和我們合作。」藍髮美女又認真的幫我做了補充。但出乎我意料之外,本來好好的美女,現在又朝我惡狠狠的瞪過來了。
難道其實它是公的?
不等我釐清思緒,它們就開始了一連串的自我介紹。
「我叫做亞暗,職業是龍騎士,種族是龍。」紅髮男子搶先報上自己的名字和職業。「雖然說是龍騎士,但也僅限於『龍屬』的『騎士』而已,哈哈哈!」
「我叫月讀,是個魔導士,隸屬於死神一族。」語畢,藍毛又立刻鄭重地補充道:
「而且我是男的。」

什麼?這個會用讀心術的美女居然真的是男的?而且還是法師的一種!那麼那個時候為什麼還要叫那個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法師的月施法啊?

月還沒開口就被亞暗打斷了:「月是吸血鬼看的出來吧?然後他的職業一點也不重要,只要把它當作『全職業』的來使喚就可以了。」
「沒錯,那傢伙根本是工作狂,他會認真的把每件事都做到完美,而且還不會做任何的反抗!」
我看了看當事人,只見月又再次換上無奈的表情,但確實沒有任何想要反駁的它們的樣子。那麼應該就是這個樣子沒錯了……
但我想到一半,月就突然給了我一個白眼。
難道它也會讀心術?
「不是,是你看著他點頭,誰會猜不出來你在想些什麼啊?」月讀馬上就證實了我的想法是錯誤的。
「失禮了……」我有點抱歉的看著月,我想他一定也有這麼做的理由:「那麼我叫……」
「你叫靖夜,是『聖皇明堂』的明日之星,也是『聖明』親自挑選的下一任首領。」亞暗不急不徐的開始說著我的身世:「小的時候就有天賦異稟的才能;擅長徒手召喚;最喜歡翹課和虐待不死生物,作一堆莫名其妙的實驗。」
前面講的很好聽,但後面的虐待是怎麼一回事……。不過聽起來他們似乎不是敵人也不是殘暴的不死生物,不過讓我很納悶的一點就是:他們和學校到底有什麼關係?而且……
「你們明明就擁有足以打開魔界的力量,你們為什麼不這麼做?」對於不死生物來說,魔界的空氣與環境一旦釋放出來進到人界、和人界合為一體後,它們的力量將會倍增、同時環境也將更符合他們生存。不過如果他們真的這麼做,人界將會不復存在,所有的人類都將毀滅、死在不死生物的腳掌之下!
「誰會那麼無聊給自己找麻煩啊!你以為……」亞暗的話被月讀突然舉起的手硬生生打斷了。
「你不可能沒聽說過『IHO』這個組織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