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是什麼,這讓人懷念的感覺。
你……到底是誰?
────────────────────────────────────────────────────
Inhuman(非人)Organizatim(組織)簡稱「IHO」。
傳說,「IHO」是個「非人類」的五族組織。它之所以存在是為了這片魔性之森的和平,將這片充滿魔物的森林生態維持在一個巧妙的平衡狀態。而這座名為「貝希珂」的元素之森在經過遠遠有八百年左右歷史的大事件以後,就沒再發生過其他可比擬當年的大事了。
在這八百年間,「IHO」這非人組織也隨著事件的解決突兀的消失了,好像那些有過的犧牲、奮鬥不過是一個愚人節的玩笑般,再也沒有出現過。

現在它們會突然提起這件事……難道是因為這些打創校以來就一直存在的傳說全都是真的!而且在我眼前的這「三隻」非生物就是那所謂的IHO成員!?
「你想的完全正確!順帶一提──預言也是真的。」
什麼預言?
只見月讀像是沒聽見我心中的問題,一副沒有想要做任何解釋的意思。見到這樣的情形,我心頭的那把無名火不由自主的就燒了起來。
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反正對方也沒必要解釋太多不是?還是先想想其他的東西好了,腦袋裡要整理的資料可真不少。
低下頭,我開始整理自己的思緒。
我記得這幾個傢伙是那非人組織的一員,那麼既然我被那叫做亞暗的紅毛傢伙稱作首領的話……不就代表我是這「不是人」組織的成員之一嗎?還暗諷我不是人是吧!
像這樣繼續想下去反而只會越想越生氣,還不如別想的好!
反正我本來就不太相信自己是其中的一員,也不想承認自己是其中的一員……

就在這時,一個我十分熟悉的影子在我面前出現了。

短褐色的頭髮以及顯眼的白色金邊法袍,身上散發著一股成熟的氣息……而這股成熟的氣息絕──對不會是眼前這個傢伙能夠擁有的。那是一種經過長年歲月的經驗積累、飽受各種摧殘……好吧,這個可能不一定……簡單來說就是要活得夠久才會有這樣超脫世俗的成熟感。
我明白眼前的「天昭」是今天給我預言的那一位,而不是我長久以來所認識的那個天昭……
出現在我面前的這張熟悉面孔露出了我在多年以前就曾見過的溫柔笑容。

──嗯?靖夜你又再亂發脾氣了?一個人坐在這裡可小心別著涼了啊……

我永遠記得那張總能夠確切帶給我溫暖的那張笑臉。
望著這張笑臉,我的視野漸漸蒙上了過多的水霧、開始模糊了起來。淚水把我眼眶中能夠佔據的位置都給填滿了,而塞不下的部分也接著被後頭新擠進去的眼淚給推到眼眶外邊去。

我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很久以前曾經陪我度過童年、伴著我一起長大的……很重要的家人。
或許模樣不再是我過去認識他的模樣,但我很清楚他就是我認識的──
「印……。」我用有些顫抖的音線吐出了他的名字。
明明有好話還要和他說、明明有好多是要和他一起去做、明明……明明早就認為他已經不在了。
雖然今天有好多事都要和自己的推測還有想法作對,就連同現在發生在自己眼前的事情也一樣。不過那些都不重要了,至少他回來了、他沒有像自己想的那樣消失在那一天。

想到這裡,我抹了抹臉上氾濫的水分。真的該好好感謝這幾隻……不,這幾位帶我來到這裡的IHO成員。要不是他們,我想我也不會有這個機會在這裡碰到印了。

轉過頭、望向旁邊,我才發現這幾名成員做出的反應一個比一個奇怪:月讀掩著嘴一臉像是要笑出來般盯著我看;亞暗直接背過身就在一旁悶笑著,不時還因為憋的痛苦而咳上幾聲;而月則擺出和前面兩位截然不同的臭臉……就好像他們其實都認識眼前的這位「天昭」一樣。
難道他們都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哼哼,不就是天昭嗎?」月讀立刻就回答了感到十分錯愕的我。
「不是!」下意識的,我大聲駁回了月讀的答案。而我也在下一刻赫然發現到自己異常的舉動。
「嗯?那你到是說說看這個被你否定的天昭到底是誰啊?」亞暗一臉興致勃勃地問著。
「他是……」一時之間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總不能直接說「喔,他就是印,是像我爺爺之類的存在!」之類的吧?剛剛我看見天昭就喊「印」他們不可能沒有聽見才對……所以就算這樣介紹我也覺得於事無補。與其說的不清不楚還不如不要說了比較好。
「印?你爺爺之類的?是在說誰?」
我一驚,猛然想起這裡還有個喜歡偷窺別人心理世界的變態存在!
「蛤?!你再說一遍!」月讀原來就有些中性的聲音在提高音線以後就變得更像女孩子了……他那張的笑臉在我想著這些時,逐漸在角度的調整下抹上了一道陰影。這讓他秀氣的臉龐流露出一種肅殺的氣息,也讓我的背因為壓力低下的汗水給浸濕了不少。
這種笑臉威嚇法讓我不得不想起班上那個噁心的老太婆……
「別拿我跟他比!」他的臉因為我剛剛突來的想法瞬間扭曲了一下。
「……對了一半。」月的冷聲打斷了我和月讀原先一觸即發的氣氛。
我花了一點時間才了解他這句話的意思。
「一半?」
「一半。」
「……」所以我說……月你這樣根本就沒有回答道我的問題啊。
「咳、咳嗯,我說……我在這裡為什麼就不問我呢?」
聞聲,我轉頭看向了仍舊維持著笑容的天昭。
說得也是,人都在這裡了為什麼不乾脆問本人呢?等等……那本人直接說就好了啊,還要我問什麼!?
唉,就是要等著我問是吧……
「所以……你到底是誰?」我有些無奈的問道。
聽見我了的問題,天昭滿意的笑著。
隨後,一股柔順的白色氣流打上天昭那張溫柔到有些過份的笑臉。
「我就是……『聖明』。」
望著原來那熟悉的褐髮逐漸在氣流的吹拂下逐漸由髮根轉為璀璨的金黃色、原先有些泛黃的皮膚也逐漸在白光的沐浴下變成了白皙透亮的嫩膚。
在「天昭」說到末半句之時,我也把他的那張臉給看清楚了。
在那頭閃閃發光的髮絲下……那張臉正是懸掛在這間會議室裡的校長畫像中人物的正主!

……噢,是校長本人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