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這工作制度是怎麼回事?
你們的老闆是誰啊?怎麼有這種事……等等,我是老闆嗎?
────────────────────────────────────────────────────
我現在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IHO根本就不是個什麼正經的組織,我還以為傳奇組織會是一個感覺起來更有力量和領導力的組織。
如果我真的是首領,自己要帶領的就是這樣的一個組織嗎?
想到這裡我有點失神。
「魔眼。」面向我們,月冷冷地拋了兩個字給我們。
魔眼?

所謂的魔眼是一道由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通往魔界的出入口,通常分布在魔物密集的區域,在這個世界上一共有四道這樣的魔界入口。而聖皇明堂這間學校就坐落在這四道魔眼的正上方。
要是魔眼失控……後果不堪設想。至少教科書上是這樣說的。

所以現在魔眼怎麼了嗎?
「喔對對對……我想起來了,」亞暗接口道:「這幾天我們除了在準備靖夜的入會派對以外,就一直在把那些啃著封印的蒼蠅給弄走啊……」
「噁心的蟲子,想起來就令人作嘔。」月讀補充。
封印?蟲子?
「我說靖夜,」不等我想清楚,校長就開口問了句。「你知道我們的工作是什麼嗎?」

紀載著IHO組織的歷史上只說明了他們阻止魔眼暴走的歷史這件事,除此之外幾乎什麼都沒有。

「……不清楚。」
「那你知道這間學校是在魔眼的正上方吧?」
「嗯。」所以那又怎麼了?
「聖皇明堂呢,這個學校是我用我自己的名字取的,以前叫做聖夜月,不過這已經是過去的事了……咳,總之這所學校之所以在魔眼上方是因為──這整所學校就是魔眼的封印。」
學校就是封印……?什麼意思?

大概是看見我一頭霧水的模樣,校長又繼續說了下去。
「我們IHO的存在就是為了守護魔眼的封印,不能讓魔眼再次暴走……」校長的神情變得銳利:「否則恐怕這次再也沒有機會把洞給補起來。」
「總之我們現在忙著把學校的封印給重新套牢,你的工作就是負責在學校裡找到裂縫然後告訴我們。」笑了笑,校長一臉親切的說著:「你可是我挑選出來的第三十五個首領,要好好負責帶領月讀、亞暗、月他們把封印給顧好啊。」
「畢竟這只是剛開始,所以就先給你這樣一個簡單任務……沒問題吧?首領。」校長說著還用手中的空酒瓶敲了敲我的肩。

突然間我有種「這個世界就靠我了」的感覺……就好像我是救世主一樣?
又不是小說、漫畫、傳奇故事還是什麼偉人傳記的,我怎麼會碰上這種事?
我的胃好痛。

「我知道了……」我允諾道。
「那我要怎麼聯絡你們?」
「叫名字他們就會到了。」再次拔開一瓶新的酒、舉手向我致意。
這是隨叩隨到的意思嗎?還全年無休的!
這樣想想還真覺得他們辛苦了……

真不知道前面三十四個傢伙都怎麼對待他們的,過著這樣的生活就好像隨時都有個力量強大的召喚獸,碰到再可怕的敵人都不用怕了的感覺。
實在有種「天下無敵的」爽快感啊!

不過有個問題我還真的很想問……
「為什麼不管我在哪叫你們,你們都會聽得見?」
「一種叫做『順風耳』的傳聲魔法啊。」亞暗解釋:「所以不管你在哪、發出什麼聲音,我們都可以第一時間收到喔。」
……這有點不妙吧?不就是私生活做了什麼事、說了什麼話都會被聽見的意思?隱私呢?我的隱私都去哪裡了?你們的首領需要自己的隱私啊!
「因為需要持續不斷的龐大魔力,所以施展起來非常費工夫也很麻煩。尤其距離越遠消耗就越大,所以還請你在鞏固封印的這段時間內不要跑到學校以外的地方。」月讀鄭重地提醒著。
「所以這段時間我沒有自己的隱私了嗎……」我有點洩氣的問著。
真是苦了前面那三十四任首領,沒有自己隱私的生活肯定很痛苦吧。
「每一任負責的工作都不太一樣,基本上沒發生過的事也就不用處理了不是?」
迴避了我的問題,月讀把我心裡想的事做了個澄清。
我好像慢慢習慣被人聽見我內心喊話這件事了。

就不知道這樣是好是壞了……

「好了,你也該回去睡覺了吧首領先生?」這句話提醒了我現在的時間已經不早了這件事。要不是月讀說起這件事,我很可能就忘記現在太陽已經下山了!
不喔──今天我什麼研究都還沒有做啊!就連我的襯衫都沒有找回來……

-*-*-*-

回到宿舍,我今天特別讓自己好好泡了個熱水澡。

學校的宿舍還不錯,浴室很大,衛浴設備也很完善。雖然沒有浴缸就是了,這點靠一點簡單的造型魔法就可以解決了,所以不成問題。

經過今天一陣的精神摧殘和折磨,讓我感覺自己已經過了好幾年一樣。一整天受到的驚嚇恐怕已經讓我短命了好幾百年也不一定。
「啊……」我把自己的頭埋進自己用熱水造成的造型魔法裡,讓熱流包覆我的身體、放鬆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肉……
果然泡個澡可以讓身心舒暢,真是這個世界上最棒的享受啊。

泡過熱水澡,我便出了浴室,在房間裡找起自己所剩不多的乾淨衣物。看來明天是該洗衣服了。

穿著底褲的我在尋找衣服的途中經過了房間的落地窗。我總會在這時看見自己身上被各式魔物抓咬過的痕跡……這些可以說是自己的研究成果,也可以說是自己某種像功勳一樣的存在吧。
每一道,都是一個個故事和印象深刻的記憶。

在找到衣服並套上以後,接著我就讓自己拉了拉筋、活動開來,以防明天的我會因為今天做了太多劇烈的運動而全身痠痛。就算只是施展魔法,那也是很費工夫和累人的工作的。

最後我撲上自己堆滿各種雜物的床、找到了我的枕頭,三兩下就睡著了。



什麼封印、什麼首領……都是明天的事了。今天就什麼都別管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