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失而復得真是太好了!
我不會再讓這些從我身邊消失的。
────────────────────────────────────────────────────
通常在結束舞葉的魔法陣課程隔天,我總會特別忙碌。
這天我每次都會特別早起,為的就是能夠早一點跑到學校後山去做一週一次的探索調查。

今天也不例外。
雖然不記得昨天自己是幾點才睡著的,不過五點左右我的生理時鐘會自動就把我給叫起來。

「又要忙了啊──」從乾淨整齊、沒堆放任何雜物的床上坐起,我盡可能地伸展自己的雙臂好舒展自己的筋骨。
接下來我紮好馬尾、抓起自己不管去哪都隨身帶著的書包以後,繞過圍在小桌旁吃著早餐的亞暗和月讀,往門口的方向……诶?
重新望向自己剛剛繞過的幾位,我一時失語。
「……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
「會先問這個問題的意思……難道是你沒發現自己的房間變乾淨了嗎?」
「我的房間怎麼可能……」說到一半,我想起剛剛自己在下床的時候,上面好像已經沒什麼東西了。
那些裝備、研究書、紙和筆都去哪了?這些可是花了我幾乎可以說是畢生心血的資料啊!
「怎麼回事……」我忍住現在心裡即將爆炸的心情,按耐著情緒讓自己儘可能平靜地把話給說出口。
「是我和阿月一起整理的喔。」把手上插著的一塊烤吐司塞進嘴哩,亞暗笑著說道:「我們把房間該丟的、該洗的都給處理好了,你的資料還有那些沒完成的作品都被收到……我看看,喔,那邊那幾個櫃子裡面去了,去翻翻看吧。」
不等亞暗把話說完,我立刻就讓自己衝到衣櫃附近的工具櫃,很安心的在裡面找到了我剛剛差點就以為要失去了的那些資料和物品。
「太好了……」我有些癱軟的坐躺在地,大大的舒了口氣。
「別只顧著坐在那裡,衣櫃去翻一下。」看我坐在地上,月讀用手上的叉子指向我,並朝著衣櫃的方向比畫了幾下。
「衣櫃?怎麼了嗎……」起身,我讓自己走到衣櫃前、打開衣櫃的門。
「!」
一件有著我熟悉色彩的襯衫立刻出現在我眼前。
「襯衫!是我的襯衫噢──!我的襯衫回來了,怎麼會……?」
我焦急的望向在小桌旁吃早餐的兩人,恨不得自己能立刻從他們臉上找到我要的答案。
「阿月去各個小部落裡面給你找回來的。」大概是吃完了,亞暗把桌上的盤子給疊了疊,取了餐具一起往水槽的方向走去。
「月說不想吵你睡覺,所以拿回來以後就把它補好、洗乾淨,然後掛到櫃子裡去了。」月讀立刻補充了句。
「這樣啊……」……不過我怎麼沒看到補過的痕跡?

看來是我誤會了,或許他們也真都是好人,不,好非人也不一定。
是我對他們有太多偏見了。

「所以我說……你們在我寢室做什麼?」不是來這裡就為了幫我打掃環境吧?
「打掃是月那傢伙想做的,我們只是來吃早餐。」
「……」
「正確來說是以後我們就住這裡了。」從小廚房走出來的亞暗靠在牆上說著。
剛剛裡面傳來水聲,想必餐具也洗好了吧?
不過那不是重點……
「為什麼要住這裡?我可沒有多餘的房間給你們住啊。」
「唔,該怎麼說呢……應該說這裡會是我們新的根據地了。在學校裡找裂縫的這段時間我們都會在這裡生活,就請多多指教囉。」亞暗笑道。
「請多指教,靖哥。」帶著淡淡的微笑,月讀也喊了聲哥。
被死神喊哥什麼的……搞什麼,我的年紀再怎麼樣也不會比他大吧?

眼前月讀的臉色似乎變了變。

糟糕,我好像不該這樣猜測美女的年齡……噢不不,我是說帥哥、帥哥!不要殺我!
「靖夜你臉色很複雜喔,沒事嗎?」
「沒事……」
「對了靖夜,你不用上課嗎?」
「今天沒課,所以──」
「──所以我們就去逛校園吧,靖哥。」咧開笑容,月讀一把抓住我的衣領,一刻不停的就把我給往外拖。
「诶诶──等一下,我還沒吃早餐啊!」
「拿去,這是月準備給你的早餐,趕快吃掉吧。」亞暗塞了一個法式烤吐司到我嘴裡……這溫度是剛烤好不久的溫度吧!
「燙、燙、燙啊──」

-*-*-*-

無視我的吶喊,我在半拉半就之中總算解決了手上的烤吐司,直到這時我才有心力去注意現在的情況。

我們來到了校門口的外牆附近。

「好,現在早餐也吃過了,來找裂縫吧!」抱拳,亞暗一臉興致盎然的樣子。
「在開始之前我有個問題。」
「說吧靖哥。」
「……」我還是不習慣這個稱呼,不過也不需要為這問題繼續拖時間就是了。
「具體來說裂縫長什麼樣子?」
「哦,這個問題問得好。」亞暗拍了拍我的肩說道:「這個裂縫呢……唉唷看到就知道了,只要一眼就可以看出來那裡破了一個洞,所以根本就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啊。事不宜遲,我們出發了!」
「為了封印!」亞暗吼聲。
「打倒蒼蠅!」月讀附和。
「呃,出發!」總覺得我不跟著說點什麼怪怪的。
結果這句話只換來他們兩道一臉不解的視線。
怎樣?我又說錯了什麼?
「我們已經在外面啦?」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是指學校外面嗎?月讀我跟不上你的邏輯。
「反正我們要去逛校園了,走走。」
「喔……」

於是我們沿著校園的外牆開始繞了起來。

-*-*-*-

聖皇明堂的校地不可謂不大。

如果從正中間的大鐘往外做放射狀延伸起,假設大門口是十二點鐘方向,那麼依序下來分別是:
兩點鐘左右的方向是一棟供全校師生住宿的宿舍,老師的宿舍和學生的是分開的。
四點鐘左右的方向是一棟圓柱形設計、擁有數層樓高的圖書館。關於樓層的說法每個人知道的都不盡相同,沒有人知道圖書館裡面到底有幾層樓……傳說裡面還有不少不為人知的密室,真不知道圖書館管理員一個老傢伙到底是怎麼管理那麼大的地方的。
六點鐘左右的方向則是一圈一千八百公尺的大操場。旁邊附有籃球場等運動設施和場地,校隊通常是在附近的體育館裡頭做練習和肌肉訓練。
八點鐘左右的方向是餐廳以及教學樓。健康中心、教室、研究室之類的全都在那棟。而資料庫、校長室、會議室之類的行政類辦公室則是在十點鐘左右方向的辦公大樓裡頭。

雖然說了這麼多……在我眼前不停地晃過的只有牆、牆、牆,除了牆還是牆。
都已經不知道走了多久,一再重複的景色讓我一次又一次的打著呵欠。我還沒做過這麼浪費人生的事情,就只是不停的走,漫無目的地往前,不知道要走到什麼時候……
「打起精神,不要再想些有的沒有的。我腦袋很痛你知道嗎?」月讀開口抱怨道:「給我睜大眼睛好好盯著牆壁看有沒有裂開的痕跡。」
「我說啊……如果只是要看牆壁有沒有裂縫,用不著特別找我出來看牆吧?」
「傻逼,單純看牆我也會,找你來做這種大家都會的事情做什麼?」亞暗一臉鄙視的盯著我看:「當然是因為我們找不到裂開的痕跡……啊,這樣說你也聽不懂吧。我換個方式來講好了。咳咳,簡單來說就是因為一般我們看見的牆面上絕對是完整的,聖夜月,不,我是說聖皇明堂的牆上面是不會有任何的傷痕的,是就算受到各式各樣的外力也絕對無敵的存在!雖然說無敵是有點太誇張了……不過啊,這件事就只有被聖明挑選出來的你才做得到。」
「只有能夠駕馭聖光的人類才辦得到這種找出魔眼溢出力量的裂縫這份工作。」
在我愣愣地把亞暗落落長的話給聽完後,我才意識到這事情真的似乎只有我可以辦到。

就連那個聖明也沒有辦法嗎?這我還真的很好奇。

「那之前三十幾個首領也都辦得到嗎?」比起聖明辦不辦得到這件事,我更在意的是自己這樣的天賦是不是只有自己才有還是這世界上還有許許多多和我一樣的天才。
「少自詡為天才了。」月讀鄙視,「不過有件事可以先告訴你……這三十幾個傢伙任期都不超過二十五年。尤其是你的前兩任,連二十年左右都差點活不到。」
「怎麼回事?」這是變相的在宣布我只剩下二十五年不到的壽命吧?
「這個說來話長……不過因為這事和你使命有關,就等今天結束以後再告訴你吧。」
「好,只要找到裂縫就可以了吧。」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我開始認真地盯著牆面看。

-*-*-*-

就這樣,在我盯了不知道多久的牆面以後,我們又回到了校門口。

「……诶?」一路上我什麼都沒有發現就回來了,這樣不要緊嗎?
「啊……不行嗎?聖明這次又選錯對象了吧。」月讀咬了咬下唇怨道,那眼神彷彿已經把我給千刀萬剮了成千上萬遍一樣。
我不得不吞了下我嘴裡所剩不多的口水。
「說不定只是因為外牆沒有魔眼的反應而已,不是靖夜的錯啊。」亞暗幫我辯解著,真是個好人啊,我都快喜極而泣了……如果在這個大熱天裡,在我的身體裡還有水分的話。
「封印可不會越過牆壁從裡面開始裂起,所以如果是這樣,那魔眼外洩的地方會在哪裡?。」
「……」
見亞暗沉默下來,月讀立刻就把殺人視線重新射向了我。
「靖哥啊……你可知道為什麼歷代的首領壽命都這麼短?」
「不、不知道。」我有些緊張,不,是非常緊張的回應月讀。
我現在非常不希望自己想的東西和答案是一樣的。
「哼,他們全部都因為辦事不力所以被殺掉了,要是你什麼都沒有找到的話,你也會有同樣的下場。我看二十年也不用活,這個禮拜結束你就可以去見上帝了。」
都是被他們給幹掉的?幹掉自己的首領真的是被允許的嗎?

這群屬下太危險了!

這不是開心被屬下服侍的首領位置,而是人生安全被下屬脅迫的首領位置啊!
更不用說除了這兩個以外還有另外一個……啊,那傢伙呢?
「呃,月去哪了?」現在關心下屬還來得及加分的吧?
「在。」伴隨一陣短暫的狂風,月從半空中落到了我附近大約兩三條手臂的距離。接著在站定以後就不停用一種「望眼欲穿」的神情盯著我看。
這是在盼望什麼嗎?該不會是期待我叫你做事之類的吧?還是說……
「對了,房間和襯衫謝謝你們了。」帶著笑容,我很誠懇地向他們表示自己的謝意。
只見月微微頷首後,開口:「月讀開玩笑的。」

什麼?現在是在說屬下會殺掉首領這件事嗎?
我有些無語地望向月讀,不知道我是不是有搞錯他的意思。

而月讀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我。
我很在意啊!不要這樣對我──
「那個,靖夜……剛剛走了很久連午餐都還沒吃吧。你不會餓嗎?」望向天空,我這才發現現在太陽都已經快要下山了!
自從一大早吃了那個法式烤吐司以後我什麼都沒有吃啊!我都忘記自己在走的是學校外牆了……現在我倒還覺得沒有走上一整天這件事真是奇蹟。
「我餓了。」非常非常餓。
「那今天就先到這裡,我們先回去吧!」笑了笑,亞暗拍拍我的背說道:「大家辛苦了。」
「哼,最好快點找出原因好證明你的價值。」月讀不忘補充。
「這樣好了,待會晚餐你們想吃什麼我來弄。」
「那就……牛小排。」
「月讀你太狠了!在這裡哪來那種東西?就不能點一些正常一點的食物嗎?這種東西就算是月也弄不出來吧?」
「誰說的,我告訴你──」
一路上我只是聽著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不著邊際的話題,一步步地跟在他們後面往自己的宿舍走去了。

……往後會變得越來越熱鬧吧。
我不禁這樣想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