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請給我一點時間。
────────────────────────────────────────────────────
我已經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吃得這麼豐盛了。
晚餐有魚、有菜、有蛋、有湯、有肉、還有熱騰騰的白米飯……雖然學校有餐廳,不過一直以來我都只買些或做些三明治、吐司來當作三餐來吃,偶爾裡面會放一些魚啊、蝦啊之類的水產,都是在後山那邊獵到的。之所以常常吃三明治,不外乎是因為這玩意攜帶方便、製作容易還方便保存等三大重點,就算隨便做做味道也還很好吃。
果然三明治是一種偉大的發明啊。
只是再怎麼樣,就算三明治是偉大的發明,它的營養價值也不會比一般有米粒的料理還有菜、有肉、有蛋之類的午餐來的有價值。
難道說我從今天開始就可以吃些像今天一樣豐盛的料理了嗎?
重點是我還不需要花餐費!這樣我的研究資金就可以變多了啊!

「呼,我吃飽了!這真是太好吃了……」好久沒有吃這麼飽了啊。
「哦,很好吃嗎?這些會合你的胃口實在是太好了。」聽到我的讚美,亞暗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早上是月弄的、晚上是亞暗弄的……那明天就交給我了。」月讀說。
「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你們啊?」雖然很想厚臉皮的每天都像這樣吃下去,不過終究還是覺得不太好意思啊。
「哈哈,看到你這麼滿足的樣子就足夠了。」亞暗笑了笑,「這些食材都是新鮮的喔,打獵是我和阿月的興趣,所以都是免費的喔。一方面還可以省下買菜錢,一舉數得對吧!」
「太同意了!買菜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啊!」是省錢的同志啊!
「這樣就有多餘的錢可以做組織的基金了。」
「話不是這樣講的吧,月讀……」
「在說什麼呢亞暗。」
「那是靖夜辛苦賺的錢吧,所以不能這樣說啊。雖然這個點子真的很不錯……這樣就可以買一些比較高級的調味料做其他的料理了。而且偶爾還可以一起出去玩吧?」
「對吧、對吧,所以靖哥你考慮一下。」
「呃……」面對兩道這樣熱切的視線,我實在不好拒絕……可是那是我的冒險資金啊!
亞暗你居然沒多久就被月讀說服了!雖然你們做的料理都很好吃,免費享用這些再怎麼想都覺得自己好像該好好對他們做些什麼酬謝才對。做了這麼久的冒險團輔助人員,那些冒險團的人也都不吝於給我小費什麼的,面對他們這些……應該是我下屬的成員?我卻連點什麼都沒有付出,這樣有失我做人的準則。
我還是懂得報恩的。
「薪水。」已經把桌上的碗盤給打點好的月從小廚房走了出來。
什麼?你們算是員工嗎?
「如果你一直都把我們當作你的部屬,那我們就是員工了。」月讀解釋:「既然是員工,你就有義務要付我們薪水,而且我們也有和你拿休假的權利吧?」
「你們的老闆是我嗎……」我有些傻眼的問著。
「……如果你覺得你是我們的老闆的話。」亞暗接了句話。
「……」
聽到這裡我沉默了下來。

一直以來我也沒好好確認我和他們的關係,一方面對他們也都還不是很瞭解,但他們卻單方面的對我付出了很多……我真是個爛人。

「對了,我答應過你要和你說『使命』的事。」大概是見我臉色不好還是聽到我的心聲,月讀交叉手指。手肘抵著桌子、另一頭則抵著自己的臉,月讀端正態度:「我們現在就來談談吧。」


「歷代的首領都被稱作『聖明』,也就是你認識的那個校長的名字……聽我說完。」
光是第一句話就讓我就有很多疑問,但月讀似乎不想給我插嘴的機會而阻止我發話。

如果首領就是「聖明」,那校長又是什麼存在?

「每一任的首領都會被賦予一個重大的責任,就是必須使用自身的力量去把黃泉的封印、也就是魔眼的力量給堵住。」吸了一口氣,月讀把話接下去:「這座安插在魔眼上的『封印』就是為了培養能夠堵住黃泉的人才所以存在的。」
「……之所以那一任任的首領都活不過二十五歲左右,正是因為他們必須待在最接近魔眼核心的位置,去親自用身體承受那和自身屬性完全相反的侵蝕,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不停地堅持下去……一個人努力的堅持下去,沒有誰可以代替你,也沒有誰可以陪在你身邊做這件事。」
閉上眼,月讀在最後用「很遺憾」三個字為自己剛剛那段話做了個結。

……自己一個人把一生都賠在這件事上面?

「……事實上,我們特別挑上你有很大部分的原因是你在這間學校並沒有所謂的朋友,所以就算你消失了也不會有多少人會為你哭泣的。」
「月讀!」亞暗憤恨的吼著:「靖夜,我們不會要求你一定要接下這份職務。你絕對有權利去拒絕這些,到時候我們會再找其他人的!」
「說什麼傻話?距離上次找到人已經過了快要五十年了!再這樣下去學校這個封印會支持不下去的!」
聽著月讀的怒吼,我雖然很清楚這件事的嚴重性,不過……

「我無從決定你的人生,但封印需要你。」
一旁的月在這時插上句,說完他便拉開房間的落地窗振翅離開了這只剩下死寂的寢室。

「……我明白了。」
低頭,我率先打破了這份寂靜。

如預期中,我收到了這兩個傢伙投注而來的困惑視線,倒是亞暗的眼中包含了不少焦慮的情緒在裡頭。

「再給我點考慮的時間……今天就讓我好好靜一靜吧。拜託你們了。」
「我知道了,那就慢慢考慮吧。」月讀起身就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真的很抱歉……」欠身,亞暗也跟著月讀出了這間曾經很亂的寢室。

看著兩人離開這裡的身影,我讓自己躺到床上、用枕頭掩住自己的腦袋。我今天實在已經沒有心情再去想太多了。
通常只要這樣做,我的心情就會很快自己好起來。
……但是今天卻沒有。

「……什麼嘛,這個首領只是犧牲和貢品的代名詞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夜黎與曄光
  • 夜黎:「狼先生,我們是否在御我見過面?」
    曄光:「有見過?」
  • 是的,見過了((?

    夜狼闇月 於 2015/12/02 21: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