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就是偵探也沒有裝這麼多眼線的!
────────────────────────────────────────────────────
在我們遠處有大約「一整個家族」那麼多的大量獅鷲正朝著我們直面而來。
越是接近牠們一秒,我就越能感受到這群獅鷲衝飛的速度著實不慢。

同在空中的我們距離這群獅鷲依照目測距離來看……
「這樣下去躲不開的。」我判斷。
「嗯。」
「嗯……等等,什麼?月你只是『嗯』一聲!?」而且要提醒別人避開的話也該早一點啊!
月沒再回答,因為獅鷲群已經朝著我們撞了過──诶?繞開了?
「……怎麼回事?」
雖然得救了,但是這怎麼看都不尋常吧?一群獅鷲會像這樣在空中衝飛總該有個理由才對。

據我所知,獅鷲會在天空行動多半有幾種原因:
第一,爭奪領地。為自己的家族戰鬥以贏得更大的生存空間和狩獵環境。
第二,遷徙。我認為這個可能性不大,因為大部分獅鷲生存的環境就是在魔眼周遭的環境裡,貝希珂這片森林就是這附近唯一的生存環境,只有類似這樣擁有高濃度魔力的空間才足以讓牠們生存,畢竟牠們賴以生存的環境中必須要有高魔力的生物以供牠們食用。要大量遷徙到其他魔眼的話,獅鷲們一路上將會面臨力量被削弱的壓力以及尋找糧食等危機,也因為這樣,牠們沒理由在這個時期突然進行這樣浩大的遷徙。

……難不成牠們也認為魔眼的封印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靖哥同學,要是封印出了問題,那這座森林會遷徙的不可能只有獅鷲。畢竟牠們可是魔眼附近數一數二具有力量的物種之一。麻煩請好好動腦思考。」
我確實是在想啊!我、我只是還沒想清楚而已……
「所以牠們怎麼會突然這樣一整群在天……」上衝飛?
不等我把話問完,我立刻就看見了答案。
──那是一坨以黑點組成的玩意。
「什麼東西!?」……黑壓壓還密密麻麻的聚在一起好噁心!
忍住自己作嘔的衝動──雖然我現在胃裡沒東西好吐──我大喊出聲以宣洩自己被攪到快脫力的心理壓力。
「是咬咬鳥(註三)的一種,」月讀解釋:「它們視力不好,所以我們待會從下面繞過去。」

……這麼一大群的咬咬鳥不要緊嗎?這不是一種沒有形體但是會把人給撕裂變成飼料的鳥嗎?為什麼還可以這麼淡定的說什麼「繞過去就好」這種話?被發現的話會連骨頭都不剩欸!
你們幾乎都是暗屬系的生物……就算裡面其中有個是火龍類組也是一樣的!我在你們旁邊根本就像是一枝在深夜打開的超強力手電筒啊!
馬麻我真的好害怕。

「這樣不對……」一道聲音從我左邊傳來。
亞暗,你這句話加深了我的恐懼,你知道嗎?
不等我想清楚什麼「這樣不對」是在說這個情況不對還是我們正要行動的事情不對之類的,我們幾個就跟著最前頭的月迅速降低了飛行高度,一直到距離我們身子底下的林木頂端約莫三公尺左右,這才停止繼續下降。

雖然距離夠遠了,但我還是很擔心自己會被發現啊!

像是沒有注意到我的恐懼,亞暗繼續接話:「我認得這群咬咬鳥的味道。它們的巢穴距離這裡很遠,不太可能會特別跑到這裡覓食。尤其這一帶是獅鷲的生活區域,它們沒道理冒著風險跑到這裡獵捕食物……不,等等。這裡面的咬咬鳥至少有三個部族在!」
「亞暗你是狗嗎……」我不由得脫口而出。
「沒什麼,就只是因為我們亞龍族對於魔力比較敏感。不過我說靖夜啊,現在應該不適合問這個問題才對吧?」
「是不適合……」但是我很好奇嘛。

我對「亞龍族」這個沒聽過的名詞也很有興趣,不過我想自己還是改天再問會比較好。

「亞暗,這幾群鳥分別是來自哪裡的?」
「一群在野地那裡,也就是我們之前帶靖夜去的地方、一群在基地附近、一群在我們之前遠征的那一帶……雖然可能這一群是不久前才遷過來的也不一定。」
「都距離這裡有一段距離啊……這下麻煩了。」
「怎麼說?」總覺得這裡只有我什麼都不清楚,我看自己還是多問一點比較保險。我可不想當個有名無實的首領或是飯桶部下。
雖然看不見月讀,但我還是可以感受到從我背後傳來的視線。
「它們遷徙來到這附近了。」月讀解釋:「而且我可以確定它們幾天前生活的地方都還不在這裡……你看,它們要回巢了。」
據言,我向上一望,確實看見它們往附近山頭的巨大洞窟蜂擁而入……糟糕我又想吐了。
「而且這三個部落還匯集在一起、變成一個大部落了。」亞暗補充。「這數量實在太糟糕了,連原本在這裡的獅鷲都被它們給趕走了……完全就是物種爆炸的意思。」

暗夜涅神的校長怎麼不趕快回去啊──再這樣下去森林會被吃掉的吧!

就在我心底抱怨期間,我們不知不覺地順著林木頂端的弧度越過了山頭。
──映在我眼中的是一望無際的大片樹海。
「到了。」

……到了?我們到哪──了!
不等我想清楚,我背後的翅膀就被人……不不、不是人,啊!無所謂啦!

被大力往下曳的我連調整姿勢都免了。在一陣藍白色的閃光之中,我直接就被摔到一堆柔軟的乾草裡頭,全身都給黃澄澄的乾草給埋了。只要我一開口就會吃進不知道幾根乾草……嗯?如果是露天的洞,這些怎麼會是乾的?不過……

誰都好,快來救救我……我找不到方向。

「亞暗,去把靖哥拖出來吧。」
「阿月已經過去了。」
「──噗哈!」
被月給拎著後領拉起,我總算從這座乾草山裡解脫了。
「這些會是乾的是因為剛剛你穿過了魔法陣。難道你剛剛都沒看見嗎,天才。」
……剛剛那藍白色的閃光就是魔法陣?
月把我放下以後就摸到其他地方、在幾個疑似「燈罩」的地方用白色的火焰做了個點燈的動作。

明明是充滿黑暗氣息的不死生物,到底哪來的光?

「歡迎來到地底臨時基地。」帶著自豪的笑容,亞暗熱情的說明著:「這裡是我們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挖出來的三號地下秘密基地,然後剛剛衝下來的地方就是這個地方的入口哦。」
聽見這句話,我轉頭望了一圈卻沒有找到自己要找的東西。
「……呃,那出口到哪去了?」
「這點靖夜你不用擔心,我們會負責把你送出去的。這裡沒有出口所以只能用魔法、法陣還是法術之類的離開這裡。」
我又一次環視了這個空間,只是這次比起剛剛自己匆匆掃過的方式更要來的認真許多。

這裡的天花板……或許該稱為洞頂?居然足足有三個我這麼高!然後面積居然也和我住的房間差不多大!
據說我們學校宿舍的寢室自從改建以後就變得更寬敞、更豪華了。
每一間都至少有一個小套房那麼大欸!這不是只是個簡單的臨時基地嗎!?那正統的基地到底會是什麼樣子,我完全無法想像……

「這樣不會很危險嗎?要是有誰還是什麼東西不小心穿過那個魔法陣,那這裡不就毀了?再糟糕一點就是要是有誰想伏擊我們,他們還可以選擇偷偷的先到這裡,等我們哪天跑來這裡的時候把我們一網打盡啊……」
才剛說完,我立刻就覺得自己的問題非常不靠譜。
就算真有誰跑進來等我們來這裡,那他們怎麼知道在抓到我們以後要怎麼出去、或是我們到底什麼時候會來這裡?這樣完全不符合人力成本效益,實在太浪費時間和生命了。
「入口的法陣會感應靠近它的物體速度還有魔力,它有自己獨立的魔力辨識系統。」

敢情這是生體掃描外加上自動門的高級設計?

謝過月讀的一番解釋後,我又繼續問了下去。
「……不過我們來這裡到底要幹嘛?」
「對喔,結果剛剛遇到獅鷲以後就忘了繼續和你解釋……咳、咳,我們來這裡是為了這裡的監控系統。」
周圍立刻呼應了亞暗的話,在這空間裡的三面牆上──正確來說是距離牆面有點距離的地方──立刻浮現出貝希珂區域裡各個魔物棲息地的監視影像。
「這個運作原理就和水晶球差不多……雖然也有用到水晶球就是了,不過會用到水晶球的地方也只有想到其他監視畫面看不見的地方去探索一下的時候,不然我們平常也不會特別把放在那裡的水晶球裝上去的。因為每個水晶球都只能夠使用一次,是用完就碎的一次性消耗用品,造價不斐。」
順著亞暗的手,我看見了陳列在乾草堆附近的水晶球。

放在那裡不要緊嗎?那不是造價不斐的易碎品嗎?一想到剛剛下來的時候很可能就那樣把整櫃大概十來顆的水晶球打碎我就後怕啊!

「B區畫面全消失。」
「……阿月你剛剛說什麼?」
「他說B區的畫面都不見了。」
「什麼B區?」
「……」
「……」
看著我也沒用,我是真的不知道。
「是我們這幾天安插在暗夜涅神那裡的畫面。」
「這個禮拜前前後後我們在那所學校附近插了兩三次的畫面,可是每次都像現在這樣畫面完全不見了。」
……總覺得問了他們這麼多東西,我好像該說點什麼或者表示什麼。
「……我想搞不好是他們學校裡面有誰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作賊心虛只好把這些畫面還是啥的都給毀掉。」
「『廢話!』」
就算這是廢話也犯不著給我兩個白眼吧。
「連這影像運作是什麼原理都不知道的傢伙沒資格談這些。」
「對不起……」
「知道會道歉就好好先給我用腦袋想過再開口說話!」
明明我不開口說話你也會當作我沒思考過啊!
「那我和你說一下原理好了。」
「亞暗你是天使啊!」
「沒有啦,我不是天使……真正的天使不在這裡。」
「哈哈,這只是比喻啦。所以你說原理是什麼?」
「亞暗你不要這麼寵靖哥,他會被你寵壞的。雖然平常就已經壞得差不多了。」
月讀你這個毒舌的傢伙!我到底哪裡惹過你……對不起我什麼都沒有在想,請你不要再用眼神殺我了。
「此地無銀三百兩。」
「哈哈,好了啦月讀……」抓了抓頭,亞暗有些無奈的笑著:「……嘛,靖夜我跟你說,這個影像是用靠魔力運作的,所以路上遇到、或是被咬咬鳥之類吃魔法的非生物發現的話,這樣的影像就會被毀掉。不過為了預防原來看見的畫面消失以後、連同之前記錄下來的畫面也消失,我們用了通訊魔法之類的技術把這些影像內容都給記錄在一個專門蒐集資訊的水晶球裡。在校長的校長室裡頭可以從水晶球裡面調閱資料來看,非常方便。」

看來聖明大概已經知道了導致畫面消失的元兇究竟是誰了。

「你說這些影像靠魔力運作……那這些魔力從哪來?是你們還是誰要隨時保持魔力的施放來運作嗎?」
「這些魔力都是由魔法陣提供的。我們事先會灌輸足夠的魔力在儲蓄魔力用的魔法陣裡頭,這些儲蓄的魔力的用途就是提供這裡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設施運作的……像是電力之類的存在那樣的能量。很厲害對吧?」
「嗯,很厲害……」
我敷衍了亞暗一句,而我的視線則盯著眼前大量的監視畫面……

是我看錯了,還是這些影像裡頭真的到處都是大大小小、像黑洞的那玩意?


────────────────────────────────────────────────────

註三:咬咬鳥,通常棲息在有魔力聚集的地區,吃各種魔物以吸取魔力維生。大多是群體生活的不死系鳥形物種,少部分較為大型的「咬咬」則獨立獵食。沒有實體和腦袋,單純以魔力組成軀幹。長年維持飢餓感,幾乎看見什麼就吃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