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情報現買現賺。
機會難得,要買要快!
────────────────────────────────────────────────────
在月讀和亞暗他們離開去採果子什麼的現在,就只剩下我和一個不怎麼會自己開口說話的不死生物……這實在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時機。
明明這些傳說中的不死生物就在這裡,但我卻什麼也問不出來……這種摧殘別人求知慾望的事情實在是太過份了!平常看他們總是集體行動,這次好不容易有個和他們其中一個獨處的機會──當然也不是要說其他幾個每次都喜歡打斷別人說話很煩,到最後還是什麼都沒問到就轉移話題很討厭,所以才想說要有個像現在這樣美好的獨處時間……咳,扯遠了。總之眼前這可是能夠嘗試瞭解他們的好機會但我卻不能把握的話……不!我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只要持之以恆、繼續一個問題一個答案──雖然如果可以不要就更好了──搞不好還有機會可以賺到IHO成立的歷史也不一定。
想到這裡我心底深處那名為「求知」的熊熊烈焰立刻就燃了。
心動不如行動,現在就來進行我的求知時間吧!……不要問我什麼叫做求知時間,我連自己現在到底在說些什麼都已經不太清楚了,肯定是已經開始有點語無倫次了。
嗯……那麼該從哪裡問起好呢?我記得他剛剛好像有說自己在學校改名以前就已經有那什麼瞪人的習慣了……
「這樣好了,我問你……你知道學校是什麼時候建起來的嗎?」這些上歷史課的時候多少都有提過,但我想對他們這些不死生物來說,肯定是知道更多內容的。畢竟不死生物嘛,總是活得特別久也會知道的特別多啊。
「不知道,那時我不在。」
「嗯,不在啊……什麼?」難道月這傢伙比我想像中還要來得年輕很多?
「不在的話……那你是什麼時候知道這個學校的?」
「七百四十四年前被帶到學校之後就一直在那裡了。」
「被帶到學校?……難道說你以前做過學生嗎?」明明是不死生物啊?先不要說那準確的年數是怎麼回事了,但月他身為一個不死生物怎麼會在那個光屬性大本營裡面做過學生,更不要說在裡面上課了……我完全無法想像以前的聖皇明堂到底是什麼樣子。
「嗯。」月承認了他自己之前在學校是有過學生這個身分這件事,承認了啊!
他到底怎麼上課的……不對,或許我該問問他有沒有畢業?但總覺得我好像忘了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還沒有問……
「那你總知道你們IHO是什麼時候……不,怎麼成立的吧?」
「嗯,是聖明找我成立小組的。」
是這樣啊,之後亞暗和月讀他們是在小組成立以後才加入的……等等,這麼說來這個被他們幾個欺負的吸血鬼是比他們更早就在組織裡面的前輩啊!
「成員是很快就找到還是後來慢慢找的……?」要是很快就找他們一起成一個小組的話,那其實前輩不前輩的差別也不大了。
「畢業以後先去找亞暗……」頓了一下,我想月大概是在想距離現在多久的事情,「花一百五十九年找到亞暗,後來又過一百七十三年月讀才加入。」
原來不只是前輩關係,還是元老級的大前輩啊!!而且還不只是個普通的前輩,還是一個特別去找他們來這個組織裡面的啊!態度呢?尊重呢?我知道自己一點都沒有說這些的資格,不過像是亞暗啦、月讀啦他們這些後輩們就從來沒有想過這些東西嗎?月你怎麼也不稍微掙扎一下替自己打抱不平啊……月你真是太可憐了!
我有些無力的想著。還真沒想到這個組織其實一開始是由兩個人組成的……不會其實組成這個組織只是校長臨時起意的吧?不不,再怎麼說這也太誇張了,不如告訴我這個組織其實是校長背後的戰力還比較可以說服我。私藏這樣的一批軍隊……或者說是私人部隊,真不知道校長那老頭子到底在想什麼。

這樣說來,讓我一個學生做為這個組織的「首領」,那不就是說……我是帶領校長私人軍隊的一個領頭人物?這個校長到底都在讓他的學生做些什麼……不要告訴我這個組織裡面的成員都曾經是這所學校畢業的學生,那樣我就會變成一個一點都沒有學生會長樣的學生會長了啊!身為他們的學弟──這樣說有點怪怪的,但確實是學弟──還要做他們這群怪物的學生會長,不管我有幾條命都不夠活啊!也不知道他選我當這什麼首領做什麼……
或許一開始我會覺得做為強大小組的首領會是一件幸福的事,但只要想到自己在他們前面一點首領的樣子也沒有,甚至還有隨時死在他們手上的風險就會開始懷念幾天前還在學校欺負老師,咳,我是說上課的快樂學生生活。
都是他們說什麼要我為了封印犧牲什麼的,根本就不一定只有這麼一種方法……糟,我竟然忘了問這麼重要的事!

「靖夜?」
一雙手在我眼前揮了幾下,而在那後面的是月那張還沒變過的酷臉。
「什麼?」聽見月的聲音,我總算是回過神來了。
雖然我剛剛在聽他說完以後有發呆一下,但我想自己發呆的時間還沒久到讓人等不下去才對……不要說只有人,換作魔物不死生物也一樣……吧。
「你臉色很差,怎麼了?」
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啊不,剛剛在想一些事情……對!我在想你們為什麼一定要選我做你們新的學生會長──不對!我是說做你們的首領!」我有些激動的扯著月脖子上的圍巾。當然把圍巾差點給扯掉又是另一件事了,我不會承認自己其實不只有些激動的。
「說過的吧,靖哥。這個工作只有你可以勝任,難道你那裝了一堆沒用東西的腦袋早早就已經忘記這件事情了?」
從這聲不耐煩的回應看來,採果子組回來了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