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無可避免的……以及無可取代的。
────────────────────────────────────────────────────
所以說這動作未免也太快了點?我記得我明明就和月聊沒幾句話……還是說是我發呆太久了?
我看了看拿衣襬裝著水果的亞暗和手上意思意思的拿了幾顆蘋果的月讀,腦袋裡第一個想到的居然是「早餐水果組回來了」。
「哼,話也不好好說,在那裡對下屬動手動腳的……更不用說腦袋裡想的都是『早餐』這件事,我看你們這個世代已經沒救了。」由於等不到我的回應,採果子組的月讀就繼續施展他那嘴巴都不會痠的鄙視功夫了。
唉,我就知道這個臉皮薄的傢伙又會瞪過來……看我也沒用,這是事實,接受吧月讀。
「靖夜你扯月的圍巾做什麼啊……該不會月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吧!?難道他對你──」
「──不是因為月做了什麼啊!」直覺告訴我,要是再讓亞暗說下去的話,這個話題會變得越來越偏離主題、回不來原本的話題,到最後有什麼會被改變……啊!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了!

無視掉月讀的殺人視線,我把手上的力道給鬆開,清清喉嚨、穩定一下情緒後,閉起眼、重新開口把剛剛想到的要命問題給問出口。

「咳咳,我是說……呃,我記得你們說過能夠勝任『找出溢出魔眼能量的裂縫』這個職務的只有我一個人。我想問的是:這件事是真的只有我能做到嗎?應該還有其他的人可以做到吧。」
我盡量試著讓自己的語氣和緩、保持平靜地問出這個問題,要是最後會因為我的態度問題而拿到其他情緒化的答案或字眼就不好了,我可不希望發生這種事。
等了幾秒以後還是沒聽到,我只好戰戰兢兢的張開眼睛。
我閉上眼就是不希望看到他們對我露出殺……咦?怎麼都楞住了?沒想過我會問這個問題嗎?
「可以是可以啦,」亞暗擺弄著衣襬上的水果,率先打破眼下的沉默,「不過也要聖明說才行……」但卻很快的又沉默了下來。
「……果然我還是可以被取代的嘛。」
既然我隨時都可以被取代,那直接找人取代我不是更好嗎?根本就沒人問過我的意願是什麼,擅自就要我去做這些、做那些的……我根本就不想做這什麼美其名叫守護世界、犧牲奉獻,說難聽點叫自殺的事。更不用說我根本就不是什麼英雄或是小說裡、動漫裡面的主角了。

……好,就算你們說我是小說裡的主角又怎麼樣?我日子過得好好的,沒事跑出來拯救世界、破壞我過得好好的日常生活、還很有可能隨時會死翹翹欸!我才不會相信主角的無敵光環那套咧!

想到這裡,我不由得攥緊拳頭。
「……你們說這件事只有我可以做到。」我把話停了一下,因為我知道自己的聲音現在激動到有些顫抖。
「……但是我仔細想過以後,這件事根本就是其他那些和我一樣的──好吧,或許沒有我厲害就是了──那些可以好好駕馭聖光的傢伙都可以做到的吧!為什麼一定要是我犧牲?還是你們要繼續說那什麼……什麼『這是因為這整個學校裡就只有你是可以被遺棄的傢伙』?再不然就是說這些都是因為我這幾年來不斷違反校規而給我的處分?」
我依舊把聲音給大聲吼了出來:「那也沒必要說一定要我把命給賠上啊!我還不想死──」
「──我說靖哥……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挑眉,月讀把我的話給打斷了。
……什麼?我誤會什麼了嗎?現在就算你們說本來就沒打算把我抓去送死我也不會相信了喔?
「也別說送死這麼難聽……雖然早晚都是要去的。反正你們人類本來就有那什麼生老病死的問題了嘛。」
好過分,這真的太過分了……連把我抓去送死這件事都不否認。
「話說,我可以說話了嗎?」亞暗舉起手以後,不等別人回應就開始了發言:「校長說人不好找,所以找到一個算一個,搞不好下次找到又是幾十年後了,不然我們也沒有打算要選你啊……更不要說人是校長選的了。我一開始就說過沒有想要強迫你,如果你真的不想做這些事那就算了沒關係,我們會去找其──」
「亞暗你是智障嗎!」月讀尖叫:「沒有以後了!就是因為前幾任在那裡拖拖拉拉的,現在才會變成這樣的不是嗎!?」
「不對!那明明是因為……因為……」說著說著,亞暗低頭摸了摸鼻子:「……也是。」
什麼也是!前面不是很堅決地否認了嗎?!
「反正不行就是不行。聽見了沒有!」月讀一臉憤慨地在我鼻尖用力戳了好幾下。
「痛痛痛──!知道了啦!」說話就說話還用的著動手動腳嗎!
我立刻摀住鼻子後撤,以防待會繼續受到猛烈的真實傷害。
「就是在幫月報復你剛剛不好好說話在那邊動手動腳的,你沒看月都沒說什麼了嗎!?只會在那裡喊痛痛痛的,也不先說聲對不起!」
「什麼對不起啦!不是你們先打算要拋棄我的嗎!」
「都跟你說不行了!等一下世界末日找誰啊?你負責嗎?」
「我──」負責你個大頭鬼啊!現在這些都變成是我的問題了嗎!?
「──不要吵了啦!」亞暗怒吼。

咣!

喊到一半,我的腦袋突然受到重擊。
看見眼前和我一樣用手護著額頭的月讀,我就知道剛剛肯定是有誰同時對著我們倆的額頭使出了一指神功。
誰?亞暗嗎?
「月你幹嘛啊!」月讀抱著額頭向一旁的月抗議著。
結果是月嗎!我就在奇怪他什麼時候才要說話,我不會說自己其實有點忘記還有他在這件事的。
「要記得,」只見月把一顆擦得發亮的蘋果遞到我眼前:「你只有一個。」
「……」我只有一個……嗎。
「那不是當然的嗎!因為靖夜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是獨一無二的嘛。」在我眼前,亞暗的笑容和陽光交融在一起的景象過於眩目。一定是因為這樣才導致我眼睛很痛、開始滴水的,可惡。
「就算被換掉了,你也還是你啊,白癡。」倚著樹幹,月讀怨了句後就喀嚓、喀嚓的開始吃起蘋果來了。
「換掉我你們就頭大了啦……」看見別人開始吃,我也開始吃起了手上的蘋果。
……所以說這裡怎麼都只有蘋果啦!
「再抱怨下次就自己摘。還有你給我先把眼淚擦掉再吃,看到就沒食慾了。」
「是是,月讀你說的是……」
「吃你的蘋果啦!」
…………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