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我說……這項工作不包括在我們的填坑任務裡面吧?

────────────────────────────────────────────────────

現在回想起來,自我和他們這群恐怖份子碰面以後也還真沒遇到什麼太大的變故。
單方面壓倒性的力量壓制、莫名其妙的同樂會、各種好吃的早午晚餐、悠哉逛校園還有學校的後花園……當然中間也不乏高爾夫球桿的威脅還有因為賴床而差點惹來的殺身之禍之類的,但總的來說,這樣的日子實在是太安逸了。
至少在我遇到現在眼前的這件事以前,那些日子就像回不去的幸福生活。

「什麼不……」不等我問完什麼妙不妙的,一聲低沉有力的龍怒在貝希珂炸了開來。
於是,自我們離開獅鷲們新家的陽光明媚野餐地以後,漸漸變暗到剩下微弱到可憐的滴滴陽光也被一股伴隨著巨大風嘯聲的龐然大物給掩蔽住了──這大傢伙肯定是一早起床在拍拍翅膀、伸懶腰、還準備吃早餐了啊!

雖說在貝希珂裡頭,除了那些湖泊之類比較沒有樹木的地方──被獅鷲們剛弄出來的那塊榮耀石不算──在白天的時候會比較光亮明媚一些以外,大多地方就只能靠樹木與葉片之間那少得可憐、幾乎沒用的小縫裡灑下來的點點光線來探路……但在這連那些可悲的光線都照不進來的現在,原本那微弱的光芒顯得更加難能可貴。

「……我記得龍王不是住在這裡的吧。」月讀悻悻然地說著:「亞暗你剛剛怎麼沒注意到龍王在我們前面?」
「啊!呃……那是因為──」
「──現在不是興師問罪的時候吧!」看他們好像隨時會吵起來的樣子,我慌忙打斷。
現在吵起來實在不是件明理的事,我們該先把眼前棘手的問題給處理掉才行……如果可以處理。

所謂龍王是這座森林裡因為吸收大量魔力而產生變異的迷你龍。
這是貝希珂為了穩定林中那魔眼魔力的平衡系統,為了清理那些魔眼溢出過多的魔力,貝希珂每隔四百年會孕育出一條新的龍王來清理魔眼溢出過多的魔力。當一條迷你龍吃了過多的魔力,身體就會在幾週內迅速長大……或許用膨脹來說會更為貼切,因為只有成年的迷你龍才有機會成長成新一代的龍王。
這些膨脹的迷你龍就被稱作「龍王」。而最後這些吃了一堆魔力的龍王又是怎麼消失的,這點還沒有人調查過……又或者說還沒有誰活著把這件事公開給世人知道。
在急遽成長的這段時間裡,龍王的肚子會非常餓,基本上只要是會動的玩意兒牠都會給它通通吃乾抹淨,無一例外。

這次是我生平以來第一次在森林裡不是聽冒險者說故事聽見龍王……而是真的碰見龍王。然後我想我們就快要變成龍王的早餐了。
「過去看看。」只見月冷靜地為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事下了個判斷。
不出我所料,月果然也覺得危險要我們迴……什麼?他剛剛是說要過去看看嗎?
「那是龍王欸!我們過去的話不是去送死嗎!!」不行,我不要死在這裡……學校餐廳裡我還有很多東西沒有吃過,不能現在就死在這裡啊!
「嘛……雖然靖夜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我們還是先過去看看吧。」亞暗笑著說完以後就跟上了月的腳步。
……這種同意我的說法又無視我的意見的方式實在是讓人有夠不爽的啊!
「那你就留在這吧,靖哥。」
於是我又一個人被拋下了……在這沒有人帶路會迷路的森林裡。
「等等我──」

-*-*-*-

原本前方勉強還可以看見的道路,在被不知道是龍王的肉翅還是身軀把那微乎其微的光線給掩蔽住以後,我們明明在大白天卻像是半夜跑到森林裡試膽的小朋友一樣往鬼屋的方向大步前進中。

因為這裡有龍王,所以我知道現在就算自己點燃了身上所有的聖光也不用怕把其他魔物吸引過來。於是我毫不客氣地讓指尖點起白光、照亮咱們眼前的道路……一路平安的往不平安的方向去。
「不行……靖夜就算你阻止我我還是要把話說出來。」一邊趕路,亞暗一邊打算繼續剛剛的話題。
反正都要死了,趁現在把遺言說一說我覺得也不要緊……啊!月讀你幹嘛敲我啊!我說的明明就是實話……
「從剛剛的聲音聽起來,這次的龍王比以前還要大很多。而且過去前幾天這龍王並不住在在這附近……當然不排除最近這附近的魔力很不安定所以特別跑來這裡清理的可能性就是了。但是這龍王有個比起遷移更奇怪的地方──我說靖夜,你還記得我用什麼方法知道這些魔物在哪裡、又是從哪裡來的嗎?」
「記得,就是偵測魔力嘛……啊!」
如果是偵測魔力的話,那要是龍王的魔力……
「嗯,沒錯。這個龍王雖然比起以前還要大隻,但現在身上的魔力……就和一般的迷你龍一樣。而且更不用說……現在牠的身邊到處都是其他的迷你龍群,讓我以為那裡是迷你龍的新巢穴。誰叫最近遷徙的種族實在是太多了,要不是……」
後面亞暗又碎碎唸了不知道多少,但我知道後面那些都是廢話……所以說這次就算過去也只是要對付迷你龍嗎?比起龍王,迷你龍就是個膽小怕生的種族,只要稍微趕一下就會走了。而且像牠們這種群體生活的種族,牠們之間的夥伴情誼更要是硬生生比起其他種族要高出一截。牠們十分愛護夥伴……這樣說來不知道變成龍王的迷你龍對牠們來說還算不算夥伴?不過看牠們現在還待在一起,我想多少應該還算是夥伴吧。
話說……
「……原來亞暗你要說的是這些啊。」要是早知道的話我就不會阻止了……因為你們看起來就快要打起來了。
「誰叫你不聽人把話給說完,自己要阻止我說話的……我本來就想這麼說了。」一臉無奈,才剛把話說完的亞暗聽到我的話以後答了句。
……說得也是,看來以後不能隨便打斷別人說話了啊。
「嗚哇……前面真的很吵啊。」
在靜靜的又前進幾分鐘後,大概是因為太安靜了,亞暗突然像是受不了般有感而發了一句。
這句話倒讓我聯想起月那時候說的「很吵」兩個字……該不會其實是在說這裡很吵而不是嫌我很吵?
當然這念頭只在我腦裡停留了幾秒就被打散了。

──這都是因為出現在我們眼前的畫面實在太過震撼的緣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