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誰說夠強就不會被風吹走的?
霸氣如我家員工,現在一個個都被吹得東倒西歪是怎麼回事?

────────────────────────────────────────────────────

待眼前最後一片樹林中的黑暗地帶被我們突破以後,伴隨強烈的太陽光線,我們幾個總算抵達了這熙擾的事故現場。
「第三、第四小隊,站穩。別讓這大傢伙跑了!」
「第七、第九小隊說好的位置踩好了沒?」
「第一、第八、第六小隊──」
現在我們的面前正有批沒常識的冒險團正從外圍站了個圈,一副準備要屠龍的模樣……就人數來看,這幾乎就是一整個冒險公會裡全部的戰力了。
他們就沒有想過屠龍是件吃力不討好的白痴事情嗎?更何況這龍又不礙著他們,而且人家還肩負著平衡貝希珂魔力的重責大任呢。
「咕──」身上爬滿迷你龍的龍王嘴裡出現一道炙烈的死黑色閃光,而那鼓起的雙頰則明確的表達出牠即將把這道能量噴上冒險團的徵兆。

我說……我們是不是該躲進去一點,以免自己也被這砲火給波及到啊?
只見我周遭的幾個部下都十分認真的在原地評估戰場上的情形,我想自己應該不會有事……我看我還是多擔心一下冒險團好了。

「站穩!這發結束以後,就把牠幹掉!之後牠腳下的寶藏就會是屬於我們的了!」疑似這冒險團團長的傢伙這麼說著。
龍王腳下有寶藏?龍王不是長年到處趴趴走的貪吃鬼嗎?
只見龍王收縮身後的翅膀,一口把嘴砲──不要懷疑,就是嘴砲──吐上自己身遭的那些迷你龍,好像恨不得牠們全部都消失一樣……诶?為什麼是迷你龍?我說龍王,這些不是你的夥伴嗎!?

「不……情況不對勁,」月讀一臉嚴肅的說著:「你先認真看看那條龍王身上的傷。」
「身上的傷?」聞言,我這次仔細的端詳了龍王身上的傷口……居然都是些抓痕和咬痕?看那齒痕,分明是迷你龍群的咬痕。
這……果然迷你龍成了龍王以後,就和迷你龍成為了兩種不同的物種了嗎。不過剛才月讀又說這情況不對勁……也就是說,其實迷你龍和龍王是一國的,但現在迷你龍卻拚了命在殺掉自己的巨大夥伴。是這個樣子嗎?

「很好,砲完了是不是,哼哼哼……」
不好了!差點忘記現在不是只有迷你龍想殺掉自己的夥伴,還有一個說是想要寶藏的冒險團想滅掉這頭龍王啊!
「看來現在就是我們突進、砍下龍頭的時刻了!」這名我沒見過的冒失團團長高舉手中的大劍很有氣勢的發出吼聲。這一招不只鼓舞了冒失團眾人的情緒,更也讓冒失團的各位無頭鬼在衝上前去的下一刻通通仆街了……已經仆街了嗎!?

「這個冒險團實在太礙事了啊,對吧阿月。」半瞇著眼,亞暗淡淡微笑的模樣令人打從心底有種深沉的恐懼感……這還是我第一次在亞暗的臉上看見這種皮笑肉不笑的笑容,看起來完全像是換了一個人。這樣是正常的嗎?
而站在我身邊、被叫到名字的某吸血鬼正甩著爪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染上的血紅──然後一陣帶著地上砂石的旋風就很用力地打在我的臉上……痛死我了!一定是月剛剛衝出去了。
「吼咕……」在亞暗說一句話的功夫中,龍王蹲低身子、讓尾巴狠甩上一記。十分兇猛的把場上那一具具無頭屍、一條條迷你龍給鞭成肉醬,還順便把我閃避不及的髮尾給修剪了段。
「──抓緊。」月短而清晰的指令我聽得非常清楚,身體幾乎是立刻就做出了反應,馬上就近找了棵還算好抱的樹抱個死緊。
仍舊是維持著那張酷臉,月在將手上的血給弄乾淨以後,一爪嵌進樹裡;亞暗則是一臉愉快的伸出自己帶有紅鱗的龍爪也如法炮製般的把爪子嵌到樹裡頭;月讀則是被月和亞暗分別抓住一邊手臂、牢牢的固定在樹上……原來他們也會擔心被吹走嗎?
而就在那條尾巴揮掃過去以後,這尾巴非常成功的帶起了一股強烈氣流,和地上的砂石一同把周遭的林木刻上一道道觸目的刮痕。早已料到會有這件事的我才不想再被石頭打到一次。於是我幾乎在尋求掩護的同一時間就立刻弄了個漂亮的水障壁、把向我們幾個襲來的砂石都給留在障壁裡頭了。

對魔物來說,牠們的「魔力」幾乎等同於牠們的「體力」或是「生命力」。
一條魔力只有和迷你龍差不多的龍王該是處於一種頻死狀態的模樣才對,而現在連揮個尾巴都還這麼有力量的龍王,那魔力絕對不只有迷你龍那麼少。
「不是說龍王的魔力只有和迷你龍差不多嗎──」擔心亞暗在狂風中聽不到,我特意用喊的。
「龍王的魔力在剛才把其他迷你龍殺掉以後突然沒來由就上升了!」或許也是怕我聽不到,亞暗也大聲的在龍王的怒號聲中用力吼著:「而且已經超出了歷年來所有龍王的魔力值了!」
什麼?恢復到原來的魔力值就算了,現在還突破限界般的拼命往上增加是……
啪呲──
風一停,一陣讓人頭皮發麻的綻肉脆響就從我們前方的上空附近傳了過來。
龍王的頭一直到頸處就這麼硬生生的在我們眼前裂成了兩半……然後左右兩半的龍頭又慢慢以龍骨、肉塊、皮膚、鱗片……這樣的順序各自構成一顆全新的龍頭。
雙頭龍王?這是在開什麼天大的玩笑嗎?
「唔!」頸子上突如其來的痛感讓我有些吃痛的瞇起眼。我先將剛剛護著我們的水障壁給解除後,低下頭、仔細用手查看自己的後頸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不低頭還好,一低頭不得了。那些在原地被拍碎的迷你龍屍塊在地板上成了一塊又一塊的黑色洞口,而每個洞口都向外延伸出一口又一口的裂痕,直伸到龍王那龐大的身軀底下……咦?牠身子底下好像有什麼東西發出了像是寶石般的璀璨光芒。
那光芒……難道就是冒險團說的寶藏嗎?
不等我看清楚……暫且用一號二號來稱呼牠的右頭和左頭吧。一號龍王就這麼盤住自己的下盤,像是要守護什麼一般,把下盤的發光物體給擋了個徹底;而二號則是負責把那些點點黑色裂口用像是吸食的方式把那些我們一路清除的那種裂縫給吃個乾淨,就好像我們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騙人的吧……原來龍王是不吃人的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