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師說到一個我從沒聽過的組織 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但是,我覺得遇上他們的機率就如同在半路遇見傳奇人物的機率一樣渺小──雖然他們不是傳奇人物。


難道說這就是傳說中的……
────────────────────────────────────────────────────
我以為龍王真的會吃人……那些童話還有文獻都是騙人的。什麼「無法活著回來告訴大家龍王的最後會是什麼樣子」根本是鬼扯的!……好吧,就算那只是我自己猜測的也一樣。哼,分明就只是他們因為沒有耐心跟著龍王直到新的龍王出現才會出現這樣的結果。有機會我一定會調查給大家看的!
「吃了你這麼多聖光的傢伙絕對會灰飛煙滅的。」挑眉,月讀調侃著:「而且現在的你沒有時間調查這些有的沒有的好嗎?靖哥同學。」
怎麼不吐槽我其實我很期待被吃掉?雖然我一點也不期待……等等,他們幾個其實也挺熟悉貝希珂的吧。那這樣說起來,其實他們根本就已經知道我想知道的這個問題答案到底是什麼了吧!
「哼,我看這裡已經沒我們的事了,可以走了。」轉身、邁開步伐,月讀一副就是「幹活去囉」的模樣。
已經要走了嗎!
可是龍王身子底下的那些光芒……我實在不認為那會是寶藏。
比起自己想做研究的這份私心,我認為這個問題真的重要太多太多了,嗯。
「月讀等一下。」我十分不安的叫住了月讀,和在場的員工們說出了自己的疑慮。
「唔嗯……所以靖夜你的意思是,剛剛自己一眼瞄過去看到的『閃閃發光的東西』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會是冒險團他們說的寶藏,然後你又覺得龍王總是到處找東西吃,那麼忙根本就沒有時間也沒有動機去蒐集那一堆亮晶晶的東西以後,還把它們像一般的龍那樣把東西藏在自己身體下面保護起來,變成那個什麼……『龍的寶藏』之類的沒用東西?」
亞暗一臉認真的幫在場的大家回顧了剛剛我說的重點,就好像剛才看著月去把冒失團的人們殺掉時,那時候露出的笑容都不過是場夢一樣,現在又恢復了正常的樣子……原來我還是覺得他那樣子不太正常嗎。話說回來,我怎麼覺得重點回顧的內容比我剛剛說的還長啊?
「嗯,就像亞暗說的……然後我認為我們有必要去確認一下雙頭龍王的身體下面壓著的東西到底是什麼。畢竟兩個頭的龍王還是第一次出現,要是和以前都來的不一樣也很糟糕吧?」見他們認真聽講又沒什麼反應的樣子……我終於至少說出一次讓他們心服口服的話了吧,哈哈。
見狀,我有些安心的清了清喉嚨:「咳、咳嗯,而且我想發生了這種和以前都不一樣的情況,我們也有義務要去查清楚才──」
「──在說什麼啊靖哥。」擺手,月讀搖著頭、大聲嘆了口氣:「不要裝做自己很清楚我們組織成立的理念還是什麼宗旨的,你真的明白自己的任務是什麼嗎?」
……什麼?我說錯了嗎?
「……呃,把那些你們看不到的黑洞指出來?」才剛為自己的發言感到有點驕傲……就立刻就被打槍的我,有些楞楞然的弱聲回答了月讀的問題。
「哦?看來你還沒有很笨嘛。」
又是那種鄙視的態度。

我……到底錯在哪?

攥緊拳頭,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努力完全就是在白費功夫……就好像自己在這裡都是為了被鄙視一樣。明明在學校的我是那麼的強大、是那樣的有能力。
但為什麼在你們面前的我就像條可有可無的小蟲一樣?
「我……根本就──」

──啪。

一個熱辣辣的巴掌甩在我臉上。
順著巴掌襲來的方向望去,我便和月讀冰冷的視線對上了。
「靖哥你知道嗎?」我能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彷彿被月讀的視線給緊緊咬住了……而他那同樣冰冷的話語更射穿了我的腦袋:「我大可把你的舌頭拔掉讓你好好安靜閉嘴做你那什麼導航系統的工作。」
「……」我摀著還留有熱辣感的半邊臉頰,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應該是夥伴的藍髮死神。

……所以這是什麼意思?

「好了啦……你們不要吵了。」亞暗依舊笑笑的打著哈哈,就好像只要用笑容就可以把這件事帶過去一樣:「那是因為月讀他常常不知道要怎麼好好表達自己的情緒,所以才會這樣的。倒是靖夜你剛剛是不是想了什麼很失禮的事還是什麼覺得自己很糟之類的負──」
「──那又怎麼樣?」我打斷了亞暗的話。
這種微妙的平衡……我知道就算現在的自己不打破,我相信未來也還是會出現更多裂痕的。
想到這裡,我笑了。我還真沒想到自己在這個時候的居然也還笑得出來。
「哈哈哈……我承認了、都承認了。我自己是沒有你們厲害,也不清楚你們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誤會也好、鄙視也罷。我甚至連你們特別來找我的目的都不知道!」

「你是我們的眼睛。」

我將視線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投去,看見的不是月那張沒什麼表情的撲克臉,而是他專注緊盯雙頭龍王進食狀況的背影。
「你並不弱。」
那道背影又傳來了句簡單又堅定的話語。
……我可以相信這不是在安慰我對吧。
「對啊,靖夜你可是很強的。」亞暗雙手枕在腦後,笑容依然燦爛:「只是因為貝希珂是屬於我們的戰場,在這裡你根本就完全沒辦法好好發揮你的實力。所以說,在這和我們一起活動期間,你只需要好好地待在我們後面、努力當我們的眼睛就好了。」
「而且月讀根本就沒有說我們不會或是不該去做你剛剛說的『疑點調查』啊。就是你後面又講了一堆有的沒有的把話題扯開,所以月讀剛剛才會打斷你的。」
……是這樣喔?
──才怪!你以為這樣我就會相信你們嗎!?
「啊,不要露出那種不相信我們的眼神嘛。我說的都是真的啊……對吧月讀?」
我讓視線離開笑容滿面的亞暗後,看見了剛剛那冷冰冰的月讀只是撇過臉、朝空氣低喃道:
「……怎麼個調查法你倒是說啊。」
……
這種類型的傢伙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應付啊。

怎麼你們一個比一個還要麻煩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