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夜月不愧是精英學園。
羅賓漢所謂的圖書館可是指有八層樓高的大樓。
裡面的資料小從學園創建史大到禁咒典藏,要有什麼就有什麼。
「哇啊──果然還是超壯觀啊這裡……」
亞暗像是來旅遊的旅客一樣在圖書館四處張望、甚至跑動。
「……」
看著這一幕,月決定徹底的假裝自己不認識他──雖然自己是真的不知道他的名字……

「……在圖書館請安靜……」
一個看起來有點半透明的老頭幽幽的出現在亞暗的身邊。

「唔啊!!!」
亞暗發出慘叫聲:「有鬼啊啊啊!!」
顯然當初自己入學前做的心理準備還不夠,畢竟這裡應該什麼樣的生物都有才對。然而現在亞暗正因為準備不足,所以馬上就被嚇到了。
「呵呵……」老頭笑了笑,說:「……兩位是新生吧?難怪不認識老夫……」
「老夫是阿帕奇……是圖書館管理員……順帶一提……老夫還活得好好的……」
其實月本來打算要表示自己並不認識旁邊這位吵鬧的傢伙,不過在考慮到這傢伙是自己未來一個月內的夥伴後,月覺得自己還是不要講出來,因為實在是太傷人了。
「阿啪嘰不是幽靈嗎?」亞暗在知道眼前的人不是幽靈之後就開始繼續那永無止境的問話活動:「而且到底為什麼要用狀聲詞來取名字啊?感覺你爸媽好像很奇怪欸?」
“……看來這傢伙不只吵鬧、話聽不清楚、講話還超討厭的!”
月在心裡默默的再次將自己與亞暗之間的關係畫上N條線隔開,然後再次體認到有庫洛葳爾當室友是件幸福的事。
“……又想到她了。”
月突然發現自己真的很累,不管是在身體上還是心靈上。
「小朋友到老夫這裡有什資料要找嗎?」阿帕奇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心的無視了亞暗的問題,看著一旁的月問。
「要找關於取得人魚眼淚、獨角獸鬃毛、魅魔媚咒的方法。」月一五一十的將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又巧妙的不提起隔壁的這位是自己的夥伴這件事。
只見阿帕奇眉頭一挑,接著,從月的身旁冒出一團煙霧。
「……穿過老夫的煙霧……就可以到S級幻獸資料庫了……」阿帕奇露出和藹的笑容,提醒:「小朋友們要小心啊……S級的幻獸都很有個性的……可別吵架了喔……」
說完,半透明的阿帕奇只留下通道後,就化成煙霧消失。
「謝謝。」月說完就直接穿過去了。
「啊啊,被無視了……」亞暗臉上寫滿了「真無趣」三個字,抱著自己的後腦勺穿過去了:「掰掰,阿啪嘰!」

當月和亞暗穿過煙霧後,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挑高的、圓形的封閉空間。通道也在他們走過之後就消失了。
書櫃環繞著他們,但是可不是只有一圈的書櫃,書櫃有滑輪是可以移動,在書櫃前方也有可移動的梯子讓學生方便取書。
不過,因為這裡必須有通行證才能進來,所以S級幻獸資料庫裡只有他們兩人。
「喔──!」
亞暗在原地讚嘆著。
先進入的月早就開始翻閱相關文獻了。
在注意到自己繼續發呆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就湊近到月的旁邊和他一起看起書來了。
「哇塞,人魚超漂亮的!」
“……果然又開始吵了。”
在書上所描繪的人魚就如同童話中一樣的美麗。但是,在往下看的話,對人魚充滿無限綺麗的幻想立刻就會破滅。

『人魚,肉食性強烈,性情兇殘、好戰,難以溝通,因此常是單獨生活。
人魚擁有尖牙利爪,其硬度可與鑽石比擬,因此,常有人為了用牠們的尖牙利爪打造武器而不幸喪命。
特別注意人魚之歌,人魚之歌會蠱惑人心。』

亞暗看到這裡,他感覺自己心裡深處有什麼純粹的東西破滅了。
一種名為幻想的東西!
顯然月一點也不在意這些資訊,依舊一心一意的尋找著人魚眼淚的取得方法。

『雖然人魚具有強烈威脅性,但是還是有人願意冒生命危險獵殺牠們的原因無他,就是為了牠們的眼淚。
人魚的淚水是極為罕見的珍寶,具有強大的治癒力,幾乎是全世界的藥師夢寐以求的藥物。但是人魚是相當驕傲的物種,牠們甚少落淚。已知訊息是有人以嚴刑拷打取得人魚的眼淚,但是以這種方式取得的眼淚藥性薄弱。』

「……!」亞暗似乎想到什麼好主意,突然用力地拍了下桌子:「那我們就帶胡椒、洋蔥之類的就好啦!」
月大大的被亞暗的反應嚇了一大跳,還沒有回過神來亞暗就繼續接了下去:「再不然我有超多笑話可以講給牠們聽,牠們一定會笑到哭的!」
「感人的故事我也有喔!」
「……」月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只是默默的把剛剛得到的資訊整理在自己準備好的筆記裡。


在月與亞暗正在圖書館找資料的同時,狐妖羅賓漢仍然是待在醫護室裡。畢竟,她中意的學生中,還有一位還在昏睡中啊!
「唔……沒人在班上顧著不太好吧?雖然有設下『只要打起架就會被電』的指令了……」羅賓漢撥了撥瀏海,決定叫出式神幻化成她的樣子去上課。

「唔……」這時,庫洛葳爾貌似有醒來的跡象。她緩慢地睜開雙眼,看著天花板等待眼睛聚焦。「羅賓漢老師……我……」
話還沒說完,羅賓漢立刻打斷她,說:「停。第一,叫我羅賓漢就行了。第二,妳在醫護室。第三,惡魔小子被我派去出任務了。」
庫洛葳爾慢慢的將自己撐起來,坐在床邊,問:「我是不是……」
「對,妳沒有殺掉他。而且,是,妳對他造成心靈攻擊。然後,沒錯,妳被他殺死了。」羅賓漢看著庫洛葳爾,直接回答她想問的問題。
聽到羅賓漢的回答,庫洛葳爾明顯的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醫務室突然來了個令人意外的訪客──
「羅賓漢老師。」夜明帶著滿面笑容走了進來:「可以請您和我一起到外面討論一些事情嗎?」
「是你!」聽見相當討厭的聲音,庫洛葳爾回頭怒視著夜明。
羅賓漢看見了夜明,她拍了拍庫洛葳爾的肩膀,要她放輕鬆一點後,笑著問:「怎麼了嗎,腹黑會長?有什麼事不能在這裡說嗎?」
「是也可以在這裡說沒有錯啦,」夜明笑著看了庫洛葳爾一眼:「只是我不想讓那個小妹知道而已。」
「這樣呀……」羅賓漢思考一陣,對著庫洛葳爾說:「我認為這樣比較妥當,畢竟死神小妹妳才剛醒來,還是先休息為重。」
說完,便拍拍她的肩膀,跟著夜明到醫護室外面聊聊。

「……可惡!」庫洛葳爾非常不甘心的看著剛關上的門。
“……我一定要……變得更強!"
她咬著下唇、雙拳緊握,金色的眼瞳燃起鬥志。

在醫護室外面的走廊上。
「好了,夜明小朋友。」羅賓漢靠在牆上問著:「你想跟我說什麼?」
「……我想知道妳為什麼讓那個黑色的傢伙跑出學校?」夜明似乎不是很開心。
「黑色的傢伙?」羅賓漢又楞了一下,隨即才聯想到是指月。
「喔!你是指惡魔小子嗎?」她沒好氣的說:「他一次用掉我兩瓶特效藥,當然是要他幫我去拿原料啊!」
「再說……」羅賓漢望了醫護室的門一眼,說:「他需要好好的靜一靜,也需要一點『治療』……」她收回視線後,看著夜明說:「心靈上的傷可是比肉體上的傷還要難以醫治,我想,小夜明你應該不會希望玩具壞掉吧?」
「我可不希望我可愛的惡魔小子壞掉,所以才給他安排『特殊療法』。他們會好好治療他的。」她露出微笑的說著。
「呵呵,」夜明只是笑笑:「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讓他壞掉,為什麼不讓他就這麼壞掉?我很想看看他就這麼壞掉的樣子呢!」
夜明往校門口的方向看去,一臉倍感惋惜的樣子:「一定會很有趣的。」
「呵呵,小夜明你真壞呢。」羅賓漢搖了搖尾巴,說:「身為前任校醫的我,是不會讓惡魔小子這麼快就壞掉的。」
「不過,換一個角度來想,先修好他然後再一次毀掉,以你那個壞心眼,這樣不是覺得更有趣嗎?」羅賓漢露出邪魅的微笑。
「說的有道理。」夜明笑了出來:「所以說與其直接殺掉一個人,不如讓他生不如死是嗎?」
「喔!對了。」羅賓漢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一般,她補充道:「可別對死神小妹亂來喔。」
「誒──這麼保護那個保母啊?」夜明似乎已經認定庫洛葳爾是夜狼闇月的保母了:「既然您都這麼說了,那麼我就不好意思再對她亂來了。」
「不過她冒犯到我的話就不要怪我了。」
「呵呵呵,我會代為轉告的。」羅賓漢笑道:「不過,我會這麼提醒你,並不是保護不保護的。」她收回笑容,說:「死神小妹所屬的死神一族是掌管冥界出入口的庫洛家族喔。別說你忘了亡靈軍隊的可怕。」
接著,她伸起懶腰,說:「沒事的話我就先進去囉?小夜明這一個月就忍著點吧!」
「……」經過羅賓漢的提醒,夜明重新想起似乎是有這麼一回事:「好吧,那我也回去好了……」
像是感到無趣一樣,夜明垂頭喪氣的向背後的羅賓漢揮手離去。
羅賓漢看著夜明完全離去後,臉上的笑容慢慢淡去。

“小夜明呀……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身上的黑可以淡去呢?"

──*──*──*──*──

「啊──!!」亞暗一出校門之後就開始大吼大叫。
終於脫離書海的亞暗顯得神高氣爽,好像好久沒這麼自由一般。
一旁的月一點都沒有要理會他的意思。要不是因為羅賓漢有吩咐要一起去,月很想現在自己一個人就這樣用飛的過去了。
「月!!為什麼我們不用飛的!?」
「……因為你很重。」
「很過分欸!我才──誒?你想套出我的體重?想得美!」
“誰在乎你的體重是多少啊!”
在內心深處吶喊的月越發覺得自己真的很累。

兩個男生一出校門就見到熟悉的身影,那是當初第一階段測驗時,召喚一堆高級幻獸的副會長──艾維莉亞。
「若不是會長的命令,我實在很不想幫你們。」艾維莉亞皺眉。
「這樣我不就和她一樣隨隨便便就打開大門了嗎……」她憑空摸出一把白色巨鐮,小小聲的抱怨著。
接著,她劃開一個空間,出現了一道大門。
「過去之後就是幻域了。」她說:「一個月後我會在同樣的地方開門,如果到時候你們沒出現,那就給我待在幻域一輩子吧!」
「收到!」亞暗對著艾維莉亞隨便行了個五指禮就跟上月的腳步、穿過大門了。



一穿過大門,出乎意料之外的,亞暗馬上就喝了好幾口水……
「嗚──咕咕──!!!」
亞暗痛苦的在水裡掙扎,但在掙扎的同時卻也不忘努力往水面上游動。然而水面距離這個地方實在是太遙遠了。
在亞暗失去意識前他似乎看到了魚的尾巴……
亞暗還來不及意識到什麼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狠拖上岸了。
「咳、咳咳咳!!呼哈!」
亞暗呈大字型躺在岸上,大口吸著地面上的空氣。
「差點、就、死了。哈哈!」
亞暗把頭轉向一邊,隨即就看到剛用力煽動、甩乾翅膀的月。
雖然內心很感謝,但是亞暗暫時還是說不出話來。

月和亞暗已經成功地來到幻域,此時的幻域已經是黃昏時刻。

就在這時,他們感覺到一股強烈的、難以形容的視線──像是被獵殺者注視著、也像是被仇人注視著、又像是發現什麼新奇的事物而被注視著……
一注意到視線,月平靜的在原地探尋著視線的主人。
相較於月的平靜,躺在地上亞暗在感覺到視線的同時倒是直接從地上跳了起來,然後慌亂的四處張望。像是害怕自己被吃了一樣,意外的沒有大吼大叫。
『……你們是誰?』
『……是來殺死我的嗎?』
有一個好似在山巒間的回音一般的聲音,自他們的腦海響起。
亞暗明顯被腦海裡的聲音嚇了一大跳,但還是勉強穩著聲音嘗試解釋:「誒……我們是……」
「我們是聖夜月的學生,受老師委託來這裡有事想請你們幫忙的。」
月其實很擔心亞暗在這個時候口不擇言、激怒到別人。
『……騙人……』
『……每個來這的人都是這麼說……』
『……結果卻是來獵捕我們……』
那個聲音男女莫辨,聽起來是極度的不信任。
『……你們也是一樣吧?』
『……是為了我們的牙齒……』
『……是為了我們的血肉而來的吧?』
「我們一點也不需要你們的牙齒、你們的血肉。我可以用任何一切發誓在你們允諾我們離開之前,我們會一直待在這個位置、不動你們任何一根寒毛。」
「是羅賓漢老師要我們來這裡拿她要的眼淚的!」亞暗突然補充了這麼一句。
『……羅……賓……漢?』
那個聲音略微遲疑。
然後,便陷入了沉默。
「欸欸,月現在要怎麼辦啦!!」
一開始因為聲音出現在腦海裡被嚇到,沒多久聲音消失了,亞暗反而越發的感到緊張。
「……呆著,不要吵。」月冷冷地說著。
這時,他們注意到四周的霧……變濃了……
「嗚嗚──!!」亞暗發自內心感覺自己寧願閉嘴也不想遇到這種不明不白的情形,但還是耐著心中的恐懼乖乖地和月待在一起。
接著,耳邊響起悠揚的歌聲……

“特別注意人魚之歌,人魚之歌會蠱惑人心。”

月馬上想起書裡的這段話,不管來不來的及,反正就現在把耳朵摀住就對了。
“該不會對是「羅賓漢」這個名字起了反應吧?老師到底對牠們都做了些什麼啊?”
月不由得開始想了起來。

一旁的亞暗顯然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是繼續單純地繼續聽著:「哇塞!人魚的歌聲真的超好聽的誒?」
這個歌聲是從水底下傳上來的,似乎是在邀請聆聽者前來牠的領域……
歌聲持續著……
雖然聽不懂,但是從旋律聽得出來,這是一首哀傷的歌曲。
「欸!月!!」
亞暗扯了扯月的衣服:
「牠好像在叫我們去水裡誒?」
月愣愣地看著亞暗沒有掩耳,然後也沒有發生什麼事,也試著把手放下來。
「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牠好像叫我們下去水裡誒?怎麼辦?」
「……」月認真的想了一下:「下去吧。」
「我不會斷氣嗎?!」
「……那你待岸上?」
「好。」
「……」月沒有想到亞暗會答應得這麼快,很明顯這傢伙一定早就預謀好自己不要下水了。
於是根據歌聲的來源,月跳到水裡前往那歌聲的邀約處。

月潛到水裡,發現他大概知道為什麼這裡被稱為「懲戒之海」的原因了──水底下,是一座墳場。
基本上,這些都已經化成白骨,所以不會看到什麼腐爛到一半的死者。從骨骼來判斷,沉睡在這裡的除了幻獸之外,也有一些看起來像是人界居民的遺骸。這些非幻獸的遺骸看起來相當猙獰,可見他們死得相當痛苦…
“……或許沒讓他下來是對的。”
月看著這些遺骸想著,同時加速往該前進的方向游去。

「哈啾!」亞暗在岸上突然感到一陣寒冷:「感冒了嗎?」亞暗低聲自己在原地喃喃著。
「哈哈,不過我沒有感冒過。一定是哪個美女在想我吧!哈哈哈哈!」
像是壯膽般,亞暗大聲的笑著,好像自己一點也不害怕一個人待在這裡。可惜不久之後眼淚就背叛了他:「月──快點回來啊啊啊──!!」


順著歌聲,月發現一座建築,有不少魚類在那兒聚集。
那座建築看起來像是座古堡,又像是一座別墅。
那個歌聲,就是從那裡傳來的。

“到了。”
一直到穿過距離建築還有一小段距離的空氣層,月這才讓自己甩乾翅膀、飛到建築的大門前。
「打擾了。」
說完月才伸手推門進去。
月一進到大門,一股濃濃的藥草味撲鼻而來。
這個味道是來自不遠處的大藥鍋。

『……怎麼只有你一個?另一位呢?』
這時,一位幾乎是全裸的女人──只有在重點部位以及雙腿上覆蓋著橙紅色的鱗片,從遠方走來。
「抱歉,他說自己會淹死。」月據實以告。
被大藥鍋的味道吸引,月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個藥鍋,似乎感到興趣盎然。
『……原來如此……』她走到藥鍋前,伸手拔了身上的鱗片,丟進藥鍋裡,熬煮。
『……你似乎對這個有興趣……』她說:『……不過,你無法學會的……』
「為什麼?」月一臉困惑的望著眼前的人魚,突然下垂的尾巴顯示出他心裡滿滿的失望。
『……你的心中,有一個結……』
藥鍋裡的藥漸漸變成牛奶色,藥味也漸漸的變淡。
『……不把結解開,你永遠無法領悟熬製秘藥的精髓……』
「我有機會可以學會嗎?」月似乎一點也不死心,繼續問著。
『……只要你有心解開那個結……』
她看向月,說:『……你們,很不一樣……』
『……通常來到這裡的人都不是善類……』
『……不過……』
『……如果是羅賓漢的話,大概就說得通了……』
月突然意識到自己一直站在門口,而且完全沒有做自我介紹。
月向人魚行了個禮:「抱歉沒有先做自我介紹,我叫做夜狼闇月,是羅賓漢老師讓我們來取淚水的。」
語畢,月仍舊站在門口附近,沒有要再靠近這建築深處的意思。
『……她有告訴你該如何取得人魚的眼淚嗎?』
人魚終於露出了一點表情,她停下熬煮秘藥的動作,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月:『……你打算怎麼從我這裡取得人魚的眼淚?』
“……”月在這個時候第一個想起的居然是亞暗說的洋蔥一類、刺激淚腺的物品,以及講故事之類的東西。
月感到一陣無力。
「……沒有,所以打算問問看。」
『呵呵……羅賓漢還是跟以前一樣沒變……』
人魚輕笑道。
『……關於人魚的事,你知道多少?』
於是月照本宣科的唸出自己筆記上的內容,但是不包含亞暗提出看法的那一段。
『呵呵……還真用功啊……』人魚笑了笑,問道:『……既然你知道你要面對如此兇殘的人魚,你為什麼還願意來到我這裡?』

『……你不怕我把你吃掉嗎?』

「我沒有理由怕妳,因為我並沒有做錯事。」月很認真的做了答復。
人魚聽了月的答案,不禁笑了出來。
她笑得相當開懷,彷彿從來沒有這樣的笑過。
『……不愧是羅賓漢,找來了這麼可愛的孩子……』她拉開簾子,對月說:『……你可是第二個被我邀請進來的人呢……外面不好說話,進來吧……』
『……順便請你的朋友一起過來,現在的岸邊很危險的……』
「我上去帶他過來。」
語畢,月就張開翅膀衝上岸去、並在不久之後把亞暗拖了下來。

「啊……誒……妳好,我叫亞暗,請多多指教。」
被月帶過來的亞暗還來不及抱怨就先看到今天他們要找的目標了。
大概是因為第一次看到人魚,而且不久前才知道人魚是「肉食性、性情兇殘、好戰,且難以溝通」的種族,然後在被帶過來的時候──雖然月似乎試著避免讓他看到什麼,不過自己卻硬是要看──看見了那些死的非常痛苦的遺骸們,亞暗真的感到十分害怕。
看著月自然地走進去,亞暗反射性的伸手想拉住月。但他伸到一半的手最後在極度緊繃的神經下,最終還是沒能拉到月。只好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門口不敢進來。
『……繼續站在外面的話,會被那些發狂的海妖抓走的喔?』
「哇啊啊啊啊啊!!」
亞暗想也不想,馬上衝進來關門、然後靠在門上大口喘氣。
看見亞暗誇張的反應,人魚再次露出笑容,說:『……你們真的很幸運呢……』
『……來到這裡的路上沒有遇到海妖,通常這個時候繼續在岸邊或是外面就會被牠們襲擊……』
『……進來吧……』她拉起簾子,說:『…雖然說海妖不會來招惹我們,但是難保牠們能抵擋美食的誘惑……簾子後面是人魚的領域,在那裡會更安全……』
亞暗想也不想就馬上衝到簾子後面去了。
「簾子?為什麼用簾子?」月對這點似乎感覺比較好奇。
『……因為可以阻斷氣味……』人魚笑著解釋。

在簾子後方的人魚領域,就更加的明亮、華麗。
都是用珊瑚、貝殼、珍珠等等的物品裝飾。
在這裡負責照明的,是擺放在架上眾多的水晶球。
「哇……」在看見這閃閃發光的景象,亞暗一時之間忘記了害怕,開始到處賞玩了起來。
『……可別亂動水晶球喔……在裡面的,是靈魂的碎片……』人魚提醒著。
然後,她從櫃子裡拿出一個黯淡無光的水晶球,指著不遠處的圓桌說:『坐那裡吧……我會給你們人魚的眼淚,只不過需要你們幫忙……』
「好!」亞暗精神奕奕的應著,然後奔到圓桌旁坐下來靜靜的等待。
在知道自己是安全的以後,亞暗就恢復精神了。
一旁的月也靜靜地坐下來,然後再次興趣盎然的看著那顆水晶球。
看見他們這麼有活力,人魚笑了笑,說:『……我還以為你們會問我人魚和海妖的差別呢……』
『就和你們知道的一樣,人魚是不會輕易的落淚……』她坐在他的對面,看著水晶球說:『所以你們必須用靈魂來感動人魚……把你們的手放在水晶球上,說說你們的故事……』
一聽到這是取得眼淚的方法,亞暗很快地就把自己的雙手貢獻出去。
旁邊的月也將自己的右手搭上水晶球。對於亞暗這樣突然的行為已經習以為常了。但同時卻也對於自己習慣這件事再次感到無力。

亞暗興奮的喊著:「我、我!我先!」
『呵呵……真是可愛呢……』人魚笑了笑,說:『那麼,就請你先吧……』
「咳咳!這個故事在發生不久前才發生,是關於一個女人的故事。」
聽到這裡,月感覺自己似乎意識到什麼。不等自己想出個頭緒來,故事就繼續下去了。
「呃……我果然還是要講下故事背景吧?」
「時間是在我剛到學校的第二天。那天我在路上碰到一個心情很糟的痞子。之所以說他的心情很糟是因為我只是講個幾句話他就突然和我說『你再講下去老子就揍你』。這不是心情不好不然是什麼?」
旁邊聽著的月卻認真覺得那個「痞子」心情不好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自己已經體會過亞暗說話的可怕功夫了。
「因為他心情不好,所以我告訴他『心情不好的時候就要聊天,所以我們來聊聊你會好過一點!』。然後他就開始追殺我了。」
“是我也會想殺了你。”
月在心裡認真的這麼想著。
「一路上,我為了逃跑所以開了很多人的寢室,但幾乎每一間都鎖起來了。終於,我在試了不知道幾扇門之後發現了一間可以開的門就進去躲了。」
講到這裡,亞暗頓了下像是在猶豫要不要說接下來的事。但在想了一下後亞暗還是決定繼續說下去。
「雖然我成功地避開後面的危險,但是房間裡突然有隻烏鴉開始攻擊我。我想大概是別人的式神之類的所以就沒有把牠變成烤小鳥了。咳咳!扯遠了。」
「我在那個時候第一個想到的是用水去沖牠,因為這樣的話鳥類的翅膀會濕掉、然後動作就不會那麼靈活了。」
「所以我就衝到浴室裡,然後看見了我這輩子看過最美麗的天使……」
亞暗沉浸在自己的想像之中,遲遲沒有再接下去。
這時,原本黯淡的水晶球有了變化。
從亞暗的手心流出了點點光芒,光點在水晶球裡自在的飄動著。
『呵呵……小朋友你是戀愛了嗎?』人魚微微一笑,望向月問道:『那麼…你的故事呢?』
「誒?妳說我戀愛了?」亞暗在聽見人魚說的話後就回過神來、打斷原本要開口的月。
『呵呵呵呵……』人魚笑了笑,問:『看你那張陶醉的臉……難道不是嗎?』
「誒?誒──?!不知道啦!」亞暗的臉瞬間紅了一半。
看著這一幕,月覺得心情實在很複雜。
因為他現在才想起和他一起出任務的亞暗其實就某方面來說是窺看過他室友的傢伙。
當初衝過去的時候自己其實是沒有特別注意到室友是女生這件事,只是專注於「有人進來就表示自己有機會找到出去這間『密室』的方法」這件事。
想到這裡,月突然感到很欣慰。
“……至少當初我有避免庫洛葳爾再被多看到幾秒。”
“不過這就是我之前聽說過的一見鍾情嗎?”
月認真地思考著之前得到的資訊,並和現在的狀況開始做出比較。完全忘記自己要講故事這件事了。
『呵呵呵呵,真是青春呀……』人魚笑了笑,說著。

水晶球又吸收到亞暗的靈魂碎片,這次的碎片散發著淡淡的光暈。

『……小朋友,怎麼開始發呆了呢?』人魚發現月沒有說話,關心道:『…怎麼了嗎?』
「……?」
月愣了一下才想起人魚剛剛問的話:
「抱歉,走神了。」
「啊啊,月你就趕快講故事吧!」
“剛剛到底是誰打斷我的啊……”
月低頭想了一下後,像是打定主意一般開口說道:
「前幾天,我的室友在學生會會長面前想保護我。」
「我不明白為什麼她要做到這樣的程度。」
「然後今天我們去上戰鬥自修課程的時候,我在羅賓漢老師面前親手把我室友……」
月沒有再說話了。
這時,從月的手心流出點點星光,就像當初庫洛葳爾取出他的靈魂時那樣,散發著柔和、溫暖的光芒。
『……很漂亮呢……』人魚讚嘆道:『……看來,你的室友對你來說,是個很重要的人吧?』
『……然後,關於你的問題,你直接去問你的室友就好了,不是嗎?』
『我想……她應該不會怪你,在羅賓漢的戰鬥系統裡,心靈越黑暗的人越容易失去理智呢……』
「至少我沒有辦法原諒我自己。」
『……為什麼?』人魚問道:『那……你打算怎麼做呢?』
「我打算……」
「啊啊,水晶球看起來變得好漂亮喔!接下來要做什麼啊?」亞暗看著人魚突兀的問了一句。
被插嘴的月愣了一下後就再次陷入沉默了。似乎打算讓自己好陣子都不說話了。
『要等到小朋友們把故事講完才行喔……』人魚笑了笑,望向月問道:『你打算逃跑嗎?』
雖然是笑著,但是卻說出讓人一點都笑不出來的話。
『……打算從一個同樣將你視為重要之人的夥伴身邊逃走?』
『小朋友……你不覺得你這樣很卑鄙嗎?』
「那我來繼續講完其他的故事吧?」亞暗再次插嘴,似乎不想給月任何繼續說話的機會。
『這個……』人魚有些為難的看著亞暗,說:『必須要讓靈魂碎片的比例平均才行……如果從你身上取走太多的碎片,你會死的……』
人魚擔憂的看著亞暗,說:『小朋友你的靈魂很美麗,我不想把你的靈魂囚禁在這裡……所以,讓你的朋友說完他的故事,好嗎?』
「……好吧!」
「月你趕快講一講,我們就去弄那個什麼獨角獸的鬃毛啊、魅魔的媚咒啊,什麼的。快點講吧!」
「……」月低頭想了好一陣子,終於開口:「我可以講別的嗎?」
『可以的。』人魚同樣用著擔憂的神情看著月,說:『不過……逃避是不能解決問題的……』
『逃避只會讓彼此感到痛苦而已……把這個結打開後……你的靈魂一定會散發著更加耀眼的光芒吧?』
『開始吧……』

水晶球內的靈魂碎片慢慢的融合,但是還沒辦法點亮整個水晶球……還差一點點……
「這個故事發生在我『出生』沒多久。從我有記憶開始,我的爸媽就將我放到一個充滿鐵箱子的世界。」
「爸媽告訴我他們的工作很忙,所以要我先待在這裡一陣子,說好了幾天後就會回來接我回家。」
說到這裡,月咬了咬牙。
「在他們把門關起來後,我馬上發現那裡連月亮都看不到。」
「在那裡,我第一次知道自己其實還有兄弟姐妹,也是第一次知道所謂的夥伴是什麼。」
「不知道過了幾天,爸爸回來這個地方。」
「爸爸說他們只會接走留在這裡的最後一個孩子,要我們互相、互相……」
月頓了頓。
「後來我和夥伴約好要一起到最後,爸媽最後一定會妥協、帶走我們兩個。」
講到這裡,月就再一次陷入呆滯的狀態。
看到這裡,亞暗看看月又看看人魚,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也是嗎?』人魚的眼神渙散,幽幽地開口:『……結果,卻被背叛了……嗎?』

靈魂的碎片騷動著,水晶球的光芒也逐漸完整。

『……如果,沒有遇見羅賓漢的話……我大概,就會變成海妖了吧?』

人魚眼眶泛起淚光,在靈魂碎片的照耀下,閃爍著奶白色的光芒。
「現在是可以拿瓶子了的意思嗎?」亞暗愣愣的問著,但隨後卻被月狠狠的瞪了一眼。
「後來我撕了他,就這樣。」月把最後一小段也補了上去,然後就恢復到原本淡漠的表情了。

「海妖……所以說海妖是抓狂的人魚囉?」亞暗認真的問著眼前的人魚。
『……是的……』
人魚哀傷的說著:『……原本是很親近人的人魚……但是,卻因為信任對方而放下心防,換來的就是被奪走自由、失去聲音、受到肉體上的折磨……』
『……那時候……我也是……被我所信任的人背叛……』
一顆晶瑩剔透的銀白色珍珠自人魚眼眶落下,她繼續說著她的故事。
『……那時候的我……幾乎是……』
『……只要見到別人……就只有殺死他的念頭……』
『……我……』

人魚的眼淚一顆一顆的落下…
水晶球的光芒依舊是閃耀著。

『……羅賓漢她……用她的光救了我……所以我……才能……再次的學會相信夥伴……』

「哦……羅賓漢老師真偉大誒……實在是看不出來。」亞暗繼續做著失禮的發言。
「這樣妳也很辛苦吶,還好有羅賓漢老師。老師真的是個好人喔!她還認真的把受傷……好像沒有受傷?啊不管,總之她還把我們特別送到醫護室去接受治療欸!」
「這樣想想,其實羅賓漢老師也是一個傳奇誒?是不是啊?」
『……呵呵呵……』人魚輕笑著,由衷地說道:『……是啊……她是個傳奇……』

碰!碰!碰!

人魚的領域發出重大的撞擊聲。
人魚的臉色沉了沉,伸手擦了擦淚水,說:『……有麻煩了……』
她指著桌上的淚珠,說:『……帶走你們需要的數量,然後,儘快離開這片海域……』
亞暗快速的把桌上的淚珠收了收:「先謝謝妳了!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海妖……』

話還沒說完,一大群的海妖突破人魚的領域,海水迅速灌入他們所處的空間。
『……吃下這個……』人魚剝下身上的鱗片,給了月與亞暗,說:『……這可以讓你們在水中呼吸……』
兩人二話不說就把鱗片吃了。
「啊,我們可以傷害牠們嗎?」亞暗拉著月的衣角,然後轉頭問著人魚。
『……別和海妖衝突……』
海水淹沒他們,人魚的雙腿也變化成魚尾,手指的利爪也逐漸伸長。
海妖們魚貫而入,一見到亞暗和月,就像是看見仇人一般的嘶吼、向他們衝去。
只見人魚強而有力的尾巴掃向海妖,並且用人魚獨有的高頻率的叫聲向海妖示威。
聲音似乎只對魚類有效果,因為月看見其牠的海妖在人魚張嘴後有明顯的反應。

“機不可失。”

「抓緊。」
「誒?」亞暗還沒反應過來這句話是出自於誰的口中,就感覺自己被人從腹部扛了起來。
「誒誒?怎麼抓啦!!」
亞暗慌亂的抓緊月收起的翅膀,閉著眼假裝自己什麼都沒有看到。

「謝謝。」

月留下這句話就離開了這片屬於羅賓漢友人的人魚海域,朝著岸上衝了出去。
見到月與亞暗的離開,有些海妖也衝了上去,但是人魚的動作更快,她的利爪準確地刺穿海妖的心臟、為月與亞暗斷後,讓他們順利的脫離海妖的攻擊。

『小朋友們……保重了……之後再教你人魚的秘藥吧……』

──*──*──*──*──

在經過一番折騰之後,庫洛葳爾總算可以離開醫務室了。
學生廣場上的鐘聲告訴醫務室裡的她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了。

「保重身體喔!死神小妹。」羅賓漢笑著說:「讓自己變得更強吧!」
聽見這話,庫洛葳爾露出笑容,說:「這是一定的。」
接著,便推開門離開。

離開醫護室後,她並沒有回到宿舍,而是跑到頂樓享受著晚風。
「嘎!」一隻烏鴉飛了過來,降落在庫洛葳爾身邊。
她看見烏鴉,便用手指輕輕地撫摸著牠。
「……鴉,我是不是太軟弱了?」
「我是不是太依賴死神的力量了?」

「我……要變得更強……」

庫洛葳爾拿定主意後,便往圖書館的方向去。據她所知,圖書館內有許多歷代死神的資料,或許……她可以從中取得靈感。
庫洛葳爾翻過頂樓的矮牆,在垂直落下的同時變化形體。
最後,只見一隻烏鴉乘風而去。


圖書館管理員──智慧蟲阿帕奇,正坐在他的辦公室內抽著煙斗。
現在的他並不是半透明煙霧狀,那個形態是讓他能夠快速地到達圖書館內的各個角落。
“……應該差不多到了吧?”
他從搖椅上起來,邁開步伐,打開窗戶。
這時,一隻烏鴉飛了進來。
「呵呵呵……老夫等妳很久了。」阿帕奇笑道。
烏鴉開口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會來?」
阿帕奇關上窗戶,說:「是星星告訴老夫的……它們說會有訪客來拜訪老夫……」
只見烏鴉搖身一變,一名銀白長髮的少女出現在辦公室內。
「小朋友,這麼晚了……跑來老夫這兒有什麼事嗎?」阿帕奇問。
「我想要找歷代死神的資料。」
阿帕奇眉頭一皺,說:「……這個老夫可能幫不了妳……」
少女二話不說,解開胸前的扣子,露出刻在胸口的死神印記。
「……原來如此。」阿帕奇見到印記後,感慨的說:「……也難怪星星會這麼說了……」
他吐出一團煙霧,然後將手伸入其中,接著,拉出一條鎖鏈。

這時,一道黑色的大門在煙霧後方出現。

「過了這道門後,就是小朋友要找的資料了。只是……進得去不一定出得來……」
「謝謝。」她道過謝後,便毫不猶豫的進入門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