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月……」
亞暗默默的走在月旁邊不遠處:「你、你都不不會冷嗎?」
剛離開危險海域沒多久的他們正走在通往西方森林的路上。
兩人在深夜之中依然在這茂盛的樹林裡一步步的踏著腳步,嘗試完成屬於他們的任務。
繁茂的樹林遮住了月光,外加上剛從水裡上來不久,亞暗終於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逐漸開始失溫,然而在他身旁的夥伴似乎一點都不受失溫的影響,依然自顧自的繼續走下去。
亞暗等了好一陣子,終於發現月完全沒有發現自己是會冷的,於是顫抖的開始發話、試探一下月到底是不是真的不覺得會冷。
聽到亞暗的問題,月的腳步停了下來:「啊,抱歉,我忘記你可能會冷了。」
「惡、惡魔是是冷血生物,我怎怎麼不、不知道?」
「呃……大概是我有吸血鬼的血統吧。」
「…………」亞暗真心覺得自己快不行了。
這裡是樹人的棲息地,是屬於樹人的森林。為了不引起他們的恐慌,亞暗沒有讓自己使用火焰來烤乾自己。
然而現在自己不斷的失溫、自己卻一點辦法也沒有。於是只好讓自己向夥伴發出求救訊號了。
看著自己的夥伴正不斷的失溫,月實在沒有想到有什麼好方法可以讓亞暗的身體熱起來。

除非……

「啊!月──!!」
原本在亞暗眼前的月突兀的消失了。
亞暗現在剩下的只有寒冷、以及自己獨自待在深夜森林中的無限恐懼。
就在自己的眼淚即將潰堤前,亞暗聽見一個現在不該出現在這裡的聲音:

「亞暗。」

一個深深烙印在亞暗心中的倩影出現在亞暗面前,讓他在這一刻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寒冷。
庫洛葳爾再怎麼樣也不該在這個時候出現!
在亞暗還沒有意識到這點之前,眼前的庫洛葳爾就開始在他的面前準備寬衣解帶……


“……做過頭了。”
月繼續往前趕路。
只是和剛剛不同的,掛在月的肩上是剛剛受到太大的刺激而昏厥過去、臉上還掛著兩條血線的亞暗。
讓人放心的是,亞暗已經恢復體溫了。

樹木在騷動著。
因為感受到魔力的波動而騷動著。
這時,月發現──周遭的森林正在改變……
看見這樣的情形,月想起書中的諄諄教誨:
『樹人會變換森林的原因有以下──
一,遇到敵人
二,遇到友人
三,保護迷途的旅人』
既然不確定原因,那麼或許自己是該停下來確認看看現在碰到的究竟是哪種情況。

樹木依舊騷動著,但是月並沒有感受到殺氣。
這時,在一旁的樹幹旁出現一個小孩。綠色的皮膚上覆蓋著樹皮、銀白的髮絲中夾雜著綠葉、金色的眼瞳眨呀眨的看著月。
「晚上的時候很危險的。」他說:「請跟望月來,望月帶你們到村子裡。」
「謝謝。」
在鞠躬道謝後,月繼續扛著亞暗跟上望月的腳步。

他們在森林中穿梭著,途中可以發現有許多其他的樹人在樹幹後面以好奇的目光注視著他們。
「你們為什麼這麼晚了還在幽暗林地走呢?」望月在路上問道:「晚上這裡有許多不好的東西在。如果不是望月發現你們,你們可能就會死掉了。」
「我們沒有其他的地方可以休息,這裡到處都充滿了危險。真的很感謝望月出手相助。」
「望月知道,所以才帶你們來到村子。」望月說著。沒多久,他們便穿過森林,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棵通天大樹。
在樹裡面,有許多看起來像是樹洞的洞穴,而在樹的周圍也有許多樹人在活動著。
他們見到月等人,便相當熱情的迎上去,在他們身上灑上自身上的葉子或是花瓣。

眼前的景象對月來講著實太過耀眼,這樣的熱情月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
夜狼闇月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感覺,只知道自己其實是很享受現在的。

像是感受到周遭吵雜的聲音,亞暗從月的肩上清醒過來。
「……這裡…是……哪裡?」
亞暗揉揉眼想看清楚眼前的景象。
感覺到月讓自己的腳重新回到地面後,亞暗不由得為眼前的景象感到讚歎:
「哇!!!!超──大的欸!這個真的是樹洞嗎!?」
「那個樹洞是樹人的床。」望月解釋:「樹人在睡眠的時候會和樹融為一體。」
「這裡的居民都很善良也很好客,方才的舉動是樹人的祝福儀式。」
望月領著他們到最大的樹洞前,說:「跟望月來,望月帶你們見見長老。」

於是他們倆就再次跟上望月的腳步前進了。

──*──*──*──*──

庫洛葳爾所進入的門,是圖書館的生死之門。
在這裡面的資料除了家族機密文件外,其他就是關於一些被隱藏的歷史或是不能被公布的預言…
所以,生死之門的機關便是只進不出,從裡面是無法打開。要離開這裡,便只能看自己的實力了。

根據庫洛葳爾在家族藏書記載,會被記載於家族史書的死神都是眾所皆知的「那種死神」。冷酷無情、被世人所畏懼的死神…會為死者流淚的死神根本不存在…

但她不相信。
她不相信死神一族中,全是冷酷的死神…
所以,她才想賭一把,在這只進不出的資料庫裡尋找『善之死神』的資料…想找有沒有保有情感的執行死神任務的方法…

庫洛葳爾從最早的死神記錄開始找,但也因為資料太過古老,而花費不少時間進行解讀翻譯。也因為資料不齊全而翻找其他書籍進行對照。

但是…都沒有她想要的資訊…

──*──*──*──*──

望月帶領著月等人進入了長老的樹洞。
只見,裡面有一位有著長長的鬍子的老樹人正坐在坐墊上,喝著茶,等著他們。
「恭候多時了。」老長老微笑道:「汝等怎會來到幽暗林地呢?」
「奉羅賓漢老師的任務指引,我們為了取得獨角獸的鬃毛所以經過此地。」
應和著樹人長老的語法,月也一起文言了起來。

對於這樣的情形,亞暗深深感到無趣、乏味,於是開始將自己的注意力轉到其他地方。
亞暗注意到樹人長老的鬍子長到一直拖到地板上,鬍子看起來乾乾的又毛毛的,亞暗終於忍不住想去抓抓看到底是什麼樣的觸感。
他蓄勢待發、準備好要向前撲出的同時,他發現自己的脖子有股很強的涼意。
頓時,亞暗就恢復了乖乖站好的樣子,但仍舊是心不在焉的到處張望著。

「羅賓漢?」長老愣了一下,接著問:「那隻小狐狸還活著嗎?」
他的神情看起來非常擔心。
「是的,老師現在是我們班的班主任。」
「原來啊…已經當上班主任了嗎…」長老低吟。

望月大概是注意到月和亞暗有點緊張,他解釋道:「小狐狸其實是長老救下來的,長老很疼愛小狐狸。可是,幾百年前小狐狸不見了,長老非常難過,以為小狐狸死了。」
「現在知道小狐狸還活著,長老其實很開心的。」
「啊!羅賓漢這麼老了喔!!?」亞暗似乎只對這件事感到非常的詫異:
「老師到底活了多久啊!!」
對一個人類來說,或許幾百年真的不是段很短的時間,以至於在場大多數的人們都在聽到這句話後愣了一下。
「你是人類?!」望月不敢置信的看著亞暗,問出在場所有樹人都想問的問題:「那你是怎麼來到幻域的?幻域只有非人類才有辦法進來的,因為進入幻域的代價是支付一百年的壽命!」
「誒誒!?可是我還沒有死欸?!」亞暗慌亂的摸摸自己的臉和身體,顯得和在場的樹人們一樣對於自己還活著這件事感到驚訝。

「有人特地幫我們開了一扇通往這裡的大門。」
一旁的月做了個非常簡短的說明。
「…有人?」望月歪頭。
「原來如此,是戴斯大人嗎?」相對於望月的疑惑,長老理解的點了點頭。
「時間很晚了,你們先休息吧。然後稍微在這裡補充一下物資再上路吧。」長老提議。
「感謝長老。」
月深深的向樹人長老做了個九十度的鞠躬。就連同總是不正經的亞暗在這個時候也說了聲「謝謝」並深深地鞠了個躬。
這個時候的亞暗發自內心的感覺到「活著真好」這個美妙的事實。

接著,望月帶著他們前往空的樹洞。
「這裡,就讓你們休息吧。」望月說著:「這個是無人的樹洞,所以不用擔心會有人來。」
「望月先去為你們準備食物,你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說完,便離開樹洞,為月與亞暗準備晚餐了。
「欸欸,我說月啊,我們去外面到處晃好不……」
亞暗看著望月離開後馬上向自己的夥伴提議,但當亞暗轉頭看向月之後,他很意外地看到月靠坐在樹洞內深處睡著了。
亞暗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的夥伴會累」這件事。
或許是因為自己一路上完全沒有看見月疲憊的樣子,所以下意識地認為其實月是不會累的。
這個時候亞暗也發現「知道夥伴不是機器,他們也會累」這點竟然讓自己感到一陣安心。

或許是因為自己深切感受到月仍然是個有血有肉的人,所以才感到安心的吧。

─*──*──*──*──

完全找不到要找的資料,庫洛葳爾感到相當絕望…
“如果…沒有辦法保有情感…會真的把月殺掉的…”
她癱在桌上,心中感到一陣無力…
列表、紀事、異聞錄、野史…都完全沒有相關記載…
“難道…真的沒有能保有情感的死神存在嗎?”
「…可惡…」她重重的捶著桌子,「…我絕對不會…把月殺掉…」

『你辦不到的。』
庫洛葳爾猛然抬起頭,四處張望著。
在圖書館的生死之門裡,就只有她一個人…但是那個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

『妳是辦不到的。』

庫洛葳爾起身,試圖去尋找聲音的來源。

『妳是死神,死神不能對獵殺目標抱持著情感,就是目標是妳的夥伴,妳也必須執行任務。』
但是這個聲音就如同回音一般,根本無法掌握它的位置。

「你到底是誰?」庫洛葳爾放棄追尋,停下腳步對著空無一人的圖書館大吼著。

『我是…』
只見一個人影從後方顯現,穿著修女服、銀白的長髮綁在腦後、一雙漆黑色的眼瞳無感情的望著她。
『…死神。』

庫洛葳爾一察覺後方來的氣息,立刻回身,並將聚集在指尖的風彈射出。
對方則是輕輕鬆鬆的閃過。
「……」她警戒的看著跟自己幾乎是一模一樣的死神。
『……』死神也是同樣無感的望著她。
「我不會殺死月!」金色的眼眸閃耀著堅決,指尖同樣聚集著風,「他是我的搭檔,我不會照著獵殺名單的命令去做!」
『但是,他有把妳當成夥伴嗎?』死神反問:『妳還記得吧?他對妳做了什麼?』
庫洛葳爾當然記得。
那時候月的眼神…很可怕…
她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來形容,就好像是看見仇人一般的眼神…
『他可是毫不猶豫的殺了妳,這樣妳還把他當成夥伴嗎?』死神冷冷的說道:『死神不需要夥伴、不需要多餘的累贅。如果妳還自認為是死神一族的話…』她拋出庫洛葳爾的電鋸,『就殺了他。他對妳來說,是個絆腳石。』
「…我拒絕!」庫洛葳爾怒吼:「月是夥伴!只要我認為他是夥伴就夠了!」
風彈伴隨著怒吼,一發接著一發的射出。
“沒錯…這樣…就夠了…”

『太天真了。』

死神快速的閃避風彈,箭步向前,一把掐住庫洛葳爾。
「唔…」
『如果繼續保有這份天真在,妳遲早會為了不值得的人而死。』死神無視庫洛葳爾痛苦的掙扎,厲言道:『妳這麼做,只會讓家族陷於危機之中。妳很清楚分家的競爭是多麼殘酷。』
「…這是…唔…兩回…事…」庫洛葳爾艱難的開口。
聞言,死神將庫洛葳爾往上舉起。「唔啊!」她發出痛苦的聲音,本能的掙扎著,想從死神的手中逃脫。
『執迷不悟。』死神冷冷的說:『妳會毀了家族的。』死神逐漸增加手勁。
「…唔…啊…住…手…放開…我…」庫洛葳爾呻吟道。
『究竟是為什麼?』死神逼問著,『妳為什麼要為了他而背叛家族?』
「…不…不是…」庫洛葳爾艱難的回答:「…我不是…唔…為了…月…我是…唔啊…為了…我自己…」
聞言,死神放鬆一點力道,但手依然沒有離開庫洛葳爾的脖子。
「…因為…我…曾經對某個人做了很過分的事…月…跟那個人很像…所以我…」

『是為了贖罪?』

「…為了…贖罪…」接著,便昏死了過去。
看著失去意識的庫洛葳爾,死神鬆開禁錮庫洛葳爾的手,
『…妳真的太善良了…妳總有一天會後悔的。』
她在她身旁留下一本書之後,便消失了。

那本書的書名為──被遺忘的死神。

──*──*──*──*──

在吃過幽暗林地的樹人特產「水果大餐」、並在這剩下短暫的一夜之中小憩過後,兩位冒險者便和熱情的樹人們感謝以及道別。
在他們的歡送下,亞暗顯得興致特別高昂,倒退走著、還不忘拚了命的向樹人們大力揮舞著雙手:
「再見!!有機會我一定要再來!!!!」
“這人想死嗎?!”
月不禁開始猜想自己的夥伴腦袋裡究竟有多少個洞……
「歡迎活著再來啊!!」
“活著再來,有道理……誒?”
「啊!!!!對喔!!!!!!!」
亞暗揮舞的雙手頓了一下,隨後就繼續揮舞了:「我會活著回來的!!!」
“這裡不是你的家吧……”
月在心裡默默地吐槽著。
「這裡是我的第二個家!!你們等著我!!!!!!」
“……對不起,我錯了。”

總算離開那熱鬧的樹人棲息地以後,亞暗一行人又繼續向西方森林前進了。

「哇塞!月你看!!超專業的欸!」
亞暗一離開就開始在路上找別的東西轉移注意力了。
而這次遭他毒手的就是不久前樹人們為他們特別準備的物資。
「裡面有麻繩、小刀……這是什麼啊?超溫暖的!一定是怕我會冷吧!!喔喔!還有……」
月開始考慮「自己打昏亞暗以後讓他陳屍在這裡」的可能性有多高。
“……真的很吵啊!!”
像是察覺到月的情緒,亞暗突然就換了個新的話題:
「月,這邊走到所謂的『西方森林』了沒有啊?」
沒有明確的地標,這點確實很難知道。
而月自然也就不知道這問題的答案了。

搞不好得在看到獨角獸之類的才能夠確定了吧?

「安靜點就會知道了。」
「喔,好吧。」
難得亞暗會真的聽月的話乖乖閉嘴,或許是察覺到自己講話會嚇跑獨角獸吧。
“……該不會這傢伙其實很喜歡獨角獸吧?”
月記得幻獸大百科有提到過:

『獨角獸十分怕生,牠只會親近心地善良(即純淨的靈魂)的人。』

在用強烈的幻術替亞暗升溫後,月對於「亞暗靈魂純淨」這點覺得非常的懷疑。
因為當初他只有做到準備寬衣解帶而已,亞暗就已經昏過去了。

雖然就某方面來說,其實施展這個幻術的自己或許也一點都不純潔……

「啊啊──真的好久──」
走了好一段路的亞暗終究還是在閉嘴三秒後破功了。
「我們吃點水果再繼續走好不好啦──」
「……你會安靜嗎?」
「會!」
於是月就默默地停下來了。
一看到夥伴停下來,亞暗就馬上發出歡呼的聲音,然後坐下來開始吃早上水果套餐了。
雖然在離開樹人部落之前他們已經先吃了一些東西,不過亞暗似乎很快就餓了。
「月不坐下來一起吃嗎?」
「不用。」
月站在一旁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好吧……」
亞暗露出落寞的表情,獨自吃著寂寞的水果套餐。

沙沙。
樹葉發出輕微的摩擦聲。

一聽到樹葉的聲音,連在吃著香蕉的亞暗都愣了一下。
「獨角獸喜歡香蕉嗎?」
原本神經緊繃的月因為亞暗這句話腳步踉蹌了一下。
隨即亞暗也識相的……安靜吃著香蕉。

「香蕉吃完了欸,難道不是喜歡香蕉嗎?」
在發現自己吃完香蕉而獨角獸還沒有出現這件事後,亞暗開始思考是不是自己吃的水果是不是不對。
「應該不是水果的關係。」
「誒?可是樹葉是在我剛剛吃香蕉的時候動的啊!一定不是我剛剛吃的橘子,因為我吃橘子的時候牠沒有反應。」
雖然獨角獸完全還沒有出現、也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剛剛樹葉的摩擦聲就是獨角獸製造出來的。

亞暗在經過仔細的思考過後,決定讓不遠處的蘋果在自己的口中發出清脆的聲音。

「好出呃蘋狗──」顧不得嘴中的蘋果,亞暗就迫不及待地叫賣起來了。

倏!

一支吹箭飛過亞暗的臉頰,也帶起他的髮絲。
飛離亞暗臉頰的吹箭被另外一股外力給阻擋了下來,而這股外力正出自於在旁安靜看著的伙伴之手。
「喔喔,超ㄕ──」
亞暗還沒說完就被剛剛拯救自己的那隻手給背叛了。

“下手好像有點重……不過死了最好。”
擊昏亞暗的月在反省到一半就想起夥伴吵鬧的一面,頓時這也讓他沒有了反省的心情。

月只是在安靜的等待、防備著周遭任何可能造成兩人的危險。

沙沙…沙沙沙…
有不明的東西向他們逼近。
倏!
倏!
倏!
許多的飛箭射向他們。
看見這樣的情況,月並不打算讓自己來一枝、打一枝;來一雙、打一雙,因為月很清楚自己可能沒有辦法完整的擋下有機會逐漸增加的飛箭。
月不能保證要是箭上塗了些什麼東西,自己能夠保護亞暗不受到任何的攻擊。

於是月在擋下前面幾支箭以後,就用水屬性做成的圓壁抵擋下一枝枝的飛箭。
只見水的障蔽逐漸染黑。
而飛箭也沒有停止的趨勢。
可見,來者何止不善,根本是要置他們於死地。
這時,漸漸被染黑的水壁外出現了大量的黑色濃霧,然後就消失在現場了。

看見目標在眼前消失,飛箭的主人相當震驚,紛紛從隱身處跑了出來。
牠們長相十分醜陋噁心,身高大概只有一米高、灰色皮膚、稀疏的毛髮、有著大大的鼻子和咧到耳機的嘴巴。

這些生物們驚訝的湊到剛剛目標的消失處,想探一探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噗噗噗──滋。」

不接近還好。
牠們這一接近,各個都成了飛舞在半空中的深綠色煙花,灑落在仍待在原地的亞暗兩人身上。

身為促成煙火的兇手,月像個沒事人一樣,朝亞暗的頭就是一個爆栗。

「啊!!月你好過分啊啊!!!」
亞暗抱著自己的後腦勺不住的抱怨著:
「我只是讚美你一下,怎麼就把我打昏了!?」
「你不知道打人後腦勺會變笨的嗎?!!!」
「你本來就沒有很聰明。」
「!!!!!」亞暗大受打擊。
「我、我…我不要和你說話了!!」
像是要印證自己說的是事實一般,亞暗彆扭的別過頭,以為自己看不到月就不會和他說話了。

沙沙…沙沙沙…

一抹白色的影子從眼前閃過。

「?」
亞暗的注意力馬上就被那個白色的影子吸引過去。一方面又覺得自己看到的可能是幻覺,一方面又因為可能見到自己夢想中的獨角獸而感到興奮。
交雜著各式各樣的情緒,亞暗已經不知道自己現在究竟是怎麼樣的心情了。
相較於情緒相當不冷靜的亞暗,月在聽到樹葉摩擦的聲響後反而提高了警戒、擔心亞暗的安危。

懷著不同心情的兩人隨著身影的接近而漸漸的加強自己的注意力,屏氣凝神的注視著前方。

噠噠噠噠…
腳步聲停下來了。
佇立在他們眼前的,是他們都熟悉的人…唯一的差別是,她的額前,有支銀白色的獨角。

「天使!月!有天使!!你有沒有看到!!這裡有天使!!!有天使啊!!!!」
亞暗完全忘了不久前才準備和月冷戰這件事,轉身就激動的抓住月的衣角拚命扯動,沒注意到自己扯動的對象也呆愣在原地。

對亞暗來說,這是不久前才在森林裡遇到、自己現在最想見到的人。
然而對月來說,這卻是他現在最不想看見的人。

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額上有著白角的──庫洛葳爾。

大概是被亞暗的大動作嚇到,「庫洛葳爾」縮起肩膀,躲到一旁的樹後,微微的探出頭來觀察他們。

看著這一刻的月頓時覺得自己更不知道回去之後要怎麼面對庫洛葳爾了。

“超可愛!!”

看見「庫洛葳爾」這樣的舉動,亞暗現在十分後悔自己剛剛大叫的無腦舉動。
像是要彌補這份缺失,亞暗在自己慌亂的情緒之中把剛剛遺落在地上的蘋果撿了起來:「要、要一起吃水果嗎?」
「庫洛葳爾」搖了搖頭。
接著,好似是驚覺到什麼,立刻向後逃走。
在離開前,還稍微回首望向他們,眼神似乎透漏著什麼訊息…好像是要他們趕快逃走…
亞暗想都不想,直接拔腳就追,深怕自己就這麼和他夢寐以求的「天使」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分開了。

這麼可愛的天使要去哪裡找啊!!!

一看到亞暗就這麼衝了出去,月也只好就這麼繼續跟上了。

倏!

一支吹箭從他們背後射出。
扔下自己正在接近的亞暗,月做了個定點折返、朝著那片飛箭出現的草叢方向瞬間加速。

只見,滿天的飛箭射向了月。

就在這樣的瞬間,一抹白色閃光攔腰抱住月,接著一個瞬步將月帶離飛箭的射程。
在月反應過來之前,便抓著他的手往森林深處逃跑。
反應過來後,月依然望著眼前拉著他向森林深處跑的白色身影出神。
他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在這一刻做任何的思考,只覺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不久前仍然還待在學校、被庫洛葳爾保護的那一刻。

“明明,可以不用這樣做的。”

不知道在森林跑了多久,終於到了她的藏身處。
那是個只能用「幻境」兩個字形容的地方。
這裡被四周的樹蔭遮蓋,雖然陽光或是月光都無法透進來,但是周遭的植物都泛著螢光。
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如鏡子一般的湖泊,倒映著這點點螢光以及月的身影,而水面所倒映的「庫洛葳爾」則是一匹如雪一般潔白、如月一般寧靜的獨角獸。
「庫洛葳爾」放開月的手,回首看了他一眼。然後,如同蜻蜓點水般的越過湖面。
水面泛起點點漣漪,打亂原本平靜的水面。

“世界上真的有這麼美的生物!”

月讚嘆著。
白色少女以及水鏡中的獨角獸像是默契十足的舞者、對著腳就這麼輕巧的躍過了湖面。
本打算靜靜看著這些的月卻不自覺搧動翅膀跟上了少女的腳步。
他們就這樣踩踏著湖面,到達對岸。

一到達岸邊後,幻化成「庫洛葳爾」的獨角獸指了指一旁的大樹根,要月先坐在那裡等待。
接著,她拿了一些草藥跑了過來,二話不說的開始脫月的衣服。

“誒────?”
由於現在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太過刺激,導致月現在的腦袋已經陷入了完全的停擺狀態。他不知道要怎麼分析、解釋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更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情。只是半紅著臉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當然,對方並沒有把他脫光,只讓他裸上半身。
接著,獨角獸繞到月的身後。
他背後已經黑了一塊,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接觸到侏儒的劇毒,不過藥量極少,否則月大概已經在天堂挑房子了。
獨角獸先用額前的角淨化月身上的毒,接著將草藥塗抹在他的身上。

在知道其實「庫洛葳爾」是要拿剛剛她帶來的草藥幫自己治療不知道什麼時候弄出來的傷勢時,月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不然他真的覺得自己沒有臉回去見學校裡正牌的庫洛葳爾了。

這時月重新想起了自己來這西方森林的目的:獨角獸的鬃毛。
然而月怎麼樣都很難想像自己從「庫洛葳爾」身上取下鬃毛的樣子。

“難不成是要剪頭髮嗎?”

「謝謝妳幫我……」
月戰戰兢兢的開口,嘗試和獨角獸說明來意:
「是羅賓漢老師拜託我們來這裡取獨角獸的鬃毛的,請問妳可以讓我們帶一些回去嗎?」
“說到我們,亞暗呢?”
“……希望他沒事就好。”
一想到亞暗可能會在森林裡面迷路、遇到那些像是侏儒的生物,月覺得有點擔心。尤其是亞暗總是會發出噪音、吸引許許多多奇怪生物的注意力。
“等一下還是趕快去找他好了……”

獨角獸聽了月所說的,點了點頭。簡單為月包紥後,拿起剪刀,「喀嚓」一聲,剪下一把銀白色的髮絲,將它們交給月。
然後,她伸出手,輕觸月的額頭。同時,在月的腦海浮現一個溫柔的聲音。
『請別擔心。』
『你的朋友目前沒有危險。』
『木精靈會保護他。』

知道了亞暗沒事以後,月就安心了。
接過並將髮絲收起後,月再次向「庫洛葳爾」道謝:
「謝謝妳幫我們這麼多。」

獨角獸露出笑容。
手依然觸摸著月的額前。
『請幫我向羅賓漢小姐說聲謝謝。』
『還有,有人要我向你說,等你解開那個結後,歡迎回來找我。』
『然後…』
『有時候,對朋友要坦率一點,別把話都悶在心裡。』
『他們都很擔心你喔。』
月輕輕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等一下我們還要去找魅魔,可以告訴我亞暗在哪裡嗎?」
獨角獸點了點頭。接著,領著月回到湖邊。
腳尖輕輕的點了一下湖面,待到漣漪消失後,水鏡漸漸顯現出亞暗的狀況──他也是待在某座湖泊附近,身邊圍繞著只有巴掌大小的小精靈。
她指了指湖面,似乎是要月跳下去。

月把衣服穿好後,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啊啊!!你居然放生我!去哪了你!!!!」
亞暗看見從湖裡衝出的月,第一時間就開始發火:
「虧我還特地把我們剛剛丟下的東西揀回來了!你──」

意識到什麼的亞暗突然停格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你該不會跑去和天使獨處了!?」
亞暗一臉崩潰的抱著頭、蹲在地上:
「唔啊啊啊────────!」

看著這一幕,月已經不知道自己應該要說什麼了。
「謝謝。」於是月轉身向剛剛保護著亞暗的精靈們致謝。
「居然忽略我!!真的超過份的啊!!!」

木精靈們笑了笑,在他們四周飛舞著。
然後,他們將一個用葉片包裹的小葉包給了他們,並且指了一個方位後,就成群結隊的飛走了。

將小葉包好好的收起來後,亞暗似乎也氣消了:
「哼,下次你再這樣我就真的不理你了!我說真的喔!!」
「是、是。」
「不要敷衍我啊!!!」
亞暗欲哭無淚。

就這樣,這兩個人默默地向剛剛妖精們指的方向前進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