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頂樓的風很冷,而我的心很暖……好吧,現在準備好要說謊所以有點緊張,於是好像開始變冷了。

────────────────────────────────────────────────────

大概是因為暗夜涅神的校地比起聖皇明堂更貼近旁邊的貝希珂,所以陰氣比較重的關係……也因為這樣,就算學校的頂樓的風不大,但每每有風打到臉上的時候……如果這是遊戲,我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待在這裡一秒都會讓我的生命值持續受到結凍傷害,而且受到的傷害數字至少一秒有二十八點──老子不會承認自己其實很怕冷的,還有不准問我二十八這個數字到底是哪來的──二十八點!就算老子知道自己很強,但我的生命值也只有不到八千點啊!這樣下去不到五分鐘我就會凍死了……

可能是注意到我發抖的樣子,酉山把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到了我的肩上。

 

嗚嗚,酉山,我突然知道為什麼這裡的獸人族這麼多、外面也不常看到其他「多毛族」以外的種族了……

「謝謝……。」舒了口氣,接著重新讓凍結的腦袋開始運轉……

「酉山,其實我……並沒有要跟你交往的意思。」看著酉山的臉,我小心翼翼地說著。

然後我就清楚見到酉山那原先游刃有餘的笑臉在幾秒鐘內轉換過驚訝、錯愕的表情後,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天,他是真的覺得我要跟他告白。

 

我的表情看起來有這麼明顯嗎……咳咳,我真的沒有要嫁給酉山,所以再怎麼說我本來就不會告白。

 

「咳,」總之我提示酉山一聲,告訴他我準備要說話了:「其實昨天我有聽幫我們熟悉校園的、學生會的同學提到過學校的社團。」

聽我說到這裡,酉山的神情就立刻從疑惑中轉為訝異。

……不會是開始懷疑了吧?

「然後他有提到煙冶社的事,我覺得很有趣就跟他問了加入社團的方式……」總之先接下去再說,被懷疑什麼的就放給他去。老子豁出去了!

「……道他跟我說了,想加入你們的社團就得先找到社團成員詢問他們的意願,也告訴我酉山你就是社團的成員之一,所以我──」

「──遲靖夜。」打斷了我的話,酉山臉上的表情果然在我高超的瞎掰技術之下從「訝異」變成「好奇」的模樣:「剛才你說自己想加入這個社團的原因是因為『覺得有趣』……說說看你覺得有趣的理由是什麼?」

「啊,那是因為我是第一次知道學校裡面居然可以有做煙火的社團!不覺得可以在學校做煙火、然後在校慶放煙火給大家看很酷嗎?」我不相信酉山會識破我對煙火其實沒什麼興趣這件事。要演出「超──興奮」這模樣什麼的,在我跟冒險團介紹自己的時候演練過不知道多少遍了,就不相信還會被看出來,哼。

「哦──既然連我們打算在校慶放煙火這件事都知道了,那好辦……晚點等放學我就帶你和女朋友一起到社辦去吧。」在聽到我興奮的參加意願後,酉山開心的答應了待會要帶我和月讀去他們的社辦。

哼哼,果然我是很有說謊潛力的。

「太棒了──!」我拉著酉山的毛毛手開心的歡呼,然後繼續假裝:「咳咳,抱歉我太興奮了,真希望可以早點放學……啊,我們以後的社辦時間都是什麼時候?」

「噢,先告訴你也無妨。其實每個禮拜的時間都不太固定,有時候要是大家在課業上比較不忙就會多申請幾天課後的空教室做社課。」

……課後的空教室?我還以為是鍊金術冶煉研究室啊。

「好,我知道了!」

「也差不多該吃午餐了。」酉山拍拍我的肩膀,笑著說:「快走吧,你女朋友應該還在教室等你。」

「這個啊,其實我沒有女朋友。」我笑著。

而我眼前的酉山則是盯著我、楞了一下……該不會我說錯什麼話了吧?

雖然還是有點擔心,但我還是繼續維持臉上的服務業笑容、繼續把話接了下去:「月讀只是我的朋友而已。」

「所以酉山,我們三個待會就一起去餐廳吃午餐吧?這樣也比較方便你跟我們講社團的事吧。」

聽見我的邀約,酉山望著我的臉眨了眨眼後,像是在心裡下了什麼決定般、轉了轉自己頭上的那對毛茸獸耳:「事實上你為了社團的事找我到屋頂我還挺高興的,畢竟我不想在其他學生多的地方談社團。」

哦?不過是社團的事,有必要這麼神秘嗎?

不用說了,這個社團一定哪裡有詐……

「……因為從小我就常常被警告『不能玩火』。不管是誰看見我的娃娃臉都覺得我是小孩,很擔心我把自己燒掉。所以很怕自己在學校被說什麼『貓咪居然玩煙火』之類的話。」

……诶?不是因為有什麼秘密嗎?

貓咪玩煙火錯了嗎?好吧,我知道這不是重點。

「所以剩下就等放學再談吧。」酉山笑著拍拍我的背:「一起去找你朋友到餐廳吃飯吧。」

看著酉山溫和的微笑,對於調查社團這條路原本還感覺很緊張的我突然放心很多。

 

要是社團裡有這麼一個溫暖的獸人,我想其他社團成員也不會是太可怕或是奇怪的存在吧。本來還想說,在這個煙冶社搞不好裡面都是一群變態或是糟糕的傢伙……不過現在看來,一定不會是因為社團裡的誰才害那麼多社員退社的。

沒錯,酉山。根據我這麼多年、帶過這麼多冒險團的專業眼光來看,你們肯定不會是什麼反派大魔王或是壞人的那種狠角色!

就算真的是,那也肯定是你們的演技太好。會被騙也會被你們騙的心甘情願。

雖然說我還不認得、也沒見過其他人。

 

──不過我還是會相信你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