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嗯?你說那些「夥伴」是敵人所以沒關係?

……好吧,我想這說法還可以讓人接受。

────────────────────────────────────────────────────

一間學校的好壞,看餐廳就知道……只不過這本來就不是專門介紹美食的作品,所以我不會特別講那些關於這間學校的餐廳美食。更何況這是要調查的對象潛伏的一所學校……啊,討厭,一個沒有魔羊腿腿肉三明治的學校肯定不是什麼好學校。

 

現在酉山拉著我的手走在月讀和我之間。而我們正一步步在酉山的帶領下逛著這間學校餐廳……雖然說這裡比起聖皇明堂,並沒有什麼豪華的「二十四小時全天候供應,內含生食區、熟食區、海鮮、蔬菜、水果、甜點、各種肉品的全自助式餐廳吧」,但至少裡面有麵店、雜貨店、日式料理店、早午餐店、飲料店等等種類豐富的店面。

「靖哥,這裡的巴瑟里斯克三明治也很不錯……要是你不挑食的話可以考慮看看。」月讀立刻給了我一個腿肉三明治的替代選擇。

 

所謂的巴瑟里斯克是一種有著蛇尾的雞──雖然正確來說是有著雞身的蛇,所謂「蛇」的部分才是本體──這樣的一種魔物。很少看見野生的巴瑟里斯克,通常都是一些哥布林等,有生活文化的魔物們眷養的食用魔物。人類也會養就是了……還有解剖學的相關課程又是另一回事了。

 

「噢……。」可是我想吃羊肉。

「遲靖夜,你喜歡吃三明治?」酉山一臉和善的問我喜歡吃什麼。

……該不會我應聲的時候臉色很沉吧?被看到了嗎。

「嗯,三明治超棒的,尤其是魔羊腿腿肉三明治。它很方便,而且又便宜又好吃……」不過我還是下意識地回答了。

等等!糟糕,酉山看到了,該不會月讀也──啊!月、月讀,我不是故意要拒絕你的推薦的,只是我真的不想吃羊肉以外的……

「欸,我記得你叫月讀。你和遲靖夜是什麼關係?」只見酉山轉過頭望向月讀──從這個角度我沒能看到酉山的表情。不過從語氣上聽來,我猜他應該很平靜──然後問了句我應該早就撇清的問題……明明我早就說過啦。這是在懷疑我的意思嗎?

「……哼,我們是朋友之上、戀人未滿的關係。怎麼啦,酉山小朋友?」

聽到這裡,我真的很好奇月讀現在到底是用什麼樣的表情在說這句話。

 

於是我稍微探頭看了一下被酉山擋住的月讀……天啊,這傢伙居然在笑,而且還一臉惡趣味的模樣!這傢伙是想挑釁酉山嗎?還是讀到酉山在想什麼有趣的事情所以在刺激他……不用說了,看那表情一定是後者。

 

「……嘖。」若有似無的咋了聲,酉山朝我望了過來……他皺著眉頭,盯著我的視線有些複雜的樣子,不知道是在想什麼。

「走吧,我帶你去吃烤羊片三明治。」一把拉過我的手,酉山就這麼拖著我往學校餐廳裡的某間早午餐店過去了。

等等!你就這樣拉著我走是沒關係啦,但是走這麼快月讀會跟不──诶?居然跟上了嗎!

不過月讀你這滿臉興致盎然的神情讓我實在有點害怕啊──!

 

……好吧,可能不只一點,不過那都不是重點好嗎!

 

「我要兩份烤羊片三明治。」一抵達目的地,酉山就立刻點了餐。弄得好像現在學校餐廳都沒有什麼學生一樣……噢不是,原來就只是大家普遍在午餐時段都吃早午餐以外的飯食或是麵食罷了。不過在離開中午用餐尖峰時段的現在,餐廳裡的人並沒有多少也是預料之中的事……哈哈,只不過已經快要上課了。在五分鐘之內我可以成功的拿到羊肉三明治,還能夠吃完、抵達教室嗎?

於是我偷偷在內心深處小小的感謝自己剛剛沒有講自己喜歡的是羊排。因為那絕對會遲到。

老子絕對不要遲到!

「久等了──」笑容親切的店員此刻正捧著兩份剛剛酉山點的烤羊片三明治、遞送到酉山另一隻沒有握住我的手中。

奇怪,距離剛剛點餐明明就還不到一分鐘,怎麼就完成了?該不會是料不新鮮吧。

不等我懷疑完,店員就開始為這兩份多汁、誘人的烤羊片三明治做解釋了:

「前面有同學點了烤羊片,他說你們似乎在趕時間,希望你們可以先帶走這份餐點。」

居然有這樣的大好人?

一轉頭,我就看見了一名站在我左手邊等餐區的高窕男性──你問多高?反正就是一個比我高卻又比酉山矮的高度──笑笑地向我望過來,還揮了揮手。由於視線被遮蔽的關係,所以我才說是「望」而不是「看」。我想這名少年大概只是藉髮間的部分視野看見我的一部分……這未免也太辛苦了點,讓人好想把他的瀏海剪掉。

 

……這瀏海的長度都快要超過他的半臉了,真好奇他到底還能看見什麼東西。

 

咳咳,總之這個靛紫髮色的瀏海男大概就是把烤羊片三明治讓渡給我們的大好人,不會錯的。

「謝──诶!」我才剛感謝到一半,右手就被突如其來的一股外力給往餐廳出口扯去了。

「走啦,上課要遲到了。」酉山這個午餐架兼拖拉機一臉淡然的說著……他和瀏海男的感情不太好是不是?

「喂,你們──!居然就這樣丟下我嗎!」遠方還在乖乖等餐的月讀大聲抗議著。

對喔,月讀還沒點餐呢。

「抱歉抱歉,辛苦你了啊。待會可不要遲到了,會被罰的。」雖然我的臉上在此時該寫滿歉意,但嘴角卻還是忍不住勾起一抹弧度。

哈!遲到吧你。

「靖──夜──!」

於是月讀比平常都要高上八度的尖銳吼聲立刻就傳遍了整個學校餐廳。

 

「酉山,」無視月讀不夠無言的抗議,我還是朝拉著我的手前進的酉山問了我剛剛一直都想問的問題:「你一定認識剛剛那個人吧?我晚點想好好感謝他一下……所以告訴我那個瀏海的名字吧?」

不要跟我說其實那紫色瀏海其實是煙火冶煉社的社員之一。

「……晚點等放學後再和你說。」

 

……有人還記得我說過自己的第六感強到一個炸點嗎?

好啦,我知道這樣講實在有點太過了。不過請不要成為現實謝謝。

 

因為這個世界上其實有些人適合當好人卻不適合當朋友,更別說是夥伴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