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

於是我滿足的一邊聽課、一邊把手中「香甜可口、美味又多汁」的羊肉片三明治──順便連同剛剛酉山覺得我「一定很久沒吃東西、太餓了」所以送給我的那份一起──吃乾抹淨,分分鐘鐘就殺得它們屍骨無存……

絕對不要小看平常幾乎都吃肉,可是昨天卻吃了一整天蘋果大餐的傢伙。

 

人生嘛,總要及時行樂。

吃飽、累了就該睡覺,誰要人最重要的需求就是吃喝拉撒睡,還能怎麼辦?

不要欺負一個昨天一早就被不請自來的同伴挖起來飛;中間還在危險的天空遇到獅鷲和咬咬鳥、然後像是避難一般膽戰心驚的到一個什麼監視用的房間去;接著還要在貝希珂遭遇猛獸和大龍;最後徹夜趕路闖到別人家學校來……完全都沒吃什麼、也沒有休息嘛!

诶?你們說我忘了哥布林?

那不就是個砲灰嗎。我印象又不深刻,帶過就好啦。

 

前前後後只休息了一個小時的我,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滿足自己的生理需求──睡覺!

就是正在上課的小巴教授也不能阻止剛吃飽的我休息……

好睏。

於是我也沒想太多──不准吐槽我上面想的那些已經夠多了,聽見沒。──就直接閉眼睡覺。

 

意外的,黑色似乎是個能讓人安心的顏色啊。

…………

……

「……夜,遲靖夜──!」怒吼聲似乎是從講台傳來的。

不用說了,肯定是那個小巴教授。

周遭喧鬧的聲音一定就是同班同學傳來的了……真糟糕,上課第一天就這樣一直睡覺。隔壁的酉山也不叫醒我是什麼意思?就算我肯定會有起床氣也該把我弄醒才對吧。

……好啦,我知道叫醒隔壁的同學不是誰的責任,但麻煩也多少叫一下行不行?

「矻矻咳咳咳……咳矻!」大概是剛剛吼的太過用力,小巴教授用內肘捂著自己的山羊嘴,咳得二十一分痛苦。讓人實在很懷疑他是不是只要再多咳幾下,肺就會跟著咳出來了……

「……呼。」喘了口氣,小巴教授總算繼續把話給接了下去:「……遲靖夜,跟我到辦公室去。」

「……诶?」……已經下課了嗎?那為什麼同學們都還坐在位置上?

只見在講台上有個生了一對下垂眼、臉看起來就是副很衰、然後有個大大突出的醒目下嘴唇哈巴狗汪汪獸人,跟講台下的同學們──涵蓋鄙視臉的月讀在內──般地望著我,緊接著說了句「班會就開到這裡」諸如此類的話後,就宣布放學了。

所以這是我已經睡到放學,然後老師又繼續等到大家都開完班會才叫醒我的意思?

嗚嗚,這教授實在是太好羊了──

不像這個酉山連叫都不……?

直到這時,我這才確切感覺到自己從剛剛開始就好像一直趴在什麼很溫暖又毛毛的東西上面……不會是酉山的手吧?

想到這裡我立刻就清醒的從位置上跳了起來。

「…………」然後我就看見了在我課桌上的毛外套。

我不會承認自己很失望的。因為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有期望過酉山會把他的手、在上課的時候給我當枕頭靠。

 

說到這個,酉山去哪了?

 

望著空空如也的隔壁座位,我這才注意到酉山早就不在位置上了。

……一大早不會出現什麼怪談對吧?就算現在已經是下午也是一樣的。沒有說早上還在的同學一直到下午就不見了,然後要紹向別人問起,別人就會告訴我「咦?我們班沒有這個同學啊」之類的話。

不會吧……明明那個瞇眼稻苗有講過、小巴教授也有提過酉山、去餐廳的時候月讀他也有看到還調侃的啊。

「咳咳矻……遲靖夜,你的臉色很蒼白。」大概是見我突然沒反應、不知道有沒有聽見他的話之類的,小巴教授出聲提醒:「我明白你可能身體狀況不太好,不過我還是需要你跟我到辦公室一趟。」

「噢……」總之還是先去辦公室再說。

我望著自己課桌上還留有些餘溫的外套……這外套是誰的?

「啊,那是酉山的外套。」坐在我前方的兔兔女同學一邊收拾著自己的書包、一邊和善的向我解釋著:「他說社長有重要的事要說,所以在班會開始前就先去開會了。」

聽到這裡我愣了一下,低頭思考著。

……所以酉山不是鬼嗎?

「就算他丟下你也不用這麼驚訝吧……啊對,他要我轉告你他很抱歉先丟下你一個去開會了,要你下課的時候帶著他的外套跟月讀一起去找他。所以不用難過啦,他沒有討厭你……」

後面兔兔女同學說了什麼我沒有聽得很清楚,不過酉山不是鬼真是太好了。

 

一開始就沒有說酉山是鬼,所以是我自己想太多?你們管我,老子就是愛想。

 

「謝謝妳,兔兔同學。」

「噗,不客氣。」

接下來我就抄起桌上「據說是酉山的」這件外套、披掛在肩,往佇立在教室門口的月讀那方向走了過去。

「看來就算是換了間學校,你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在我經過的時候,月讀大聲的長嘆一口氣:「唉──上課睡覺的老毛病一點想悔改的意思也沒有,真不知道你這毛小孩什麼時候才會長大。」

「……」我停下了腳步。

「你在原來的學校上課的內容都已經會了所以直接睡覺還沒關係,但問題是你在這裡根本就什麼都不會還敢睡覺,最後還添了隔壁同學的麻煩就實在是太、太糟糕了。多少也該有點自覺吧。」

「才剛到一個新的環境就引起老師的關注了,這樣可──」

「──我知道!我都知道啦!」打斷月讀的話,我轉身怒吼回去:「老子就是愛睡又怎樣!」

陪你們這群怪物跑了一整天連休息都做不到……你們還當我是人嗎。

「……」月讀昂首盯著我的眼,那眼裡像以往般充滿了不滿及不屑的神情:「我對你太失望了。」

撇過視線,月讀頭也不回的往其中一邊的走廊盡頭邁開步伐:「搞不好讓教授罵罵你會比較清醒也不一定……不,你大概已經沒救了。」

「……」因為不知道辦公室的方向,所以我也只能跟著月讀的腳步走了。

擅自把一些責任強加在我身上以後,還不斷要求我成為你們所希望的到底是誰?

真不知道是誰才是真正無藥可救的混帳。

 

「……所以說你現在還在幹嘛?」

走了沒幾步路後,月讀突然轉頭扔出這麼一句給我。

「去找老師啊。」

「辦公室在反方向,白癡。」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