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靠……嗯,最好。

 

誰來教我遇到強詞奪理的傢伙到底該怎麼反應才對啊──

────────────────────────────────────────────────────

總之當我靠自己的力量找到辦公室時,已經是……

「咳咳矻,我等了你快兩個小時,虧你最後還是過來了。真不枉我在這邊等你到現在……」

看見我狼狽跑到辦公室氣喘吁吁的模樣,小巴教授轉身在自己的抽屜裡摸索了陣,然後抽出一張紙和一枝筆放到我正前方的桌上。

「月讀給過我聯絡方式了,你也在這上面寫一下要怎麼聯絡你吧。」

「……」搞半天就是要寫連絡電話之類的嗎?

於是我拿出了我接冒險者們委託時用的名片:「這是我設計的名片。」

我滿臉笑容的把手上有著鑲金邊框和「聖皇明堂」校名標誌、以及有我姓名的名片,畢恭畢敬的交到客戶……咳,我是說小巴教授的手裡。

 

會有學校的標誌是因為這是天昭──那個閒閒沒事會注意我的老師──幫我跟學校申報拿來的研究經費還有福利製作的名片。他說我的構思很有趣,所以決定支援我把這個名片做出來。

 

「雖然上面什麼都沒寫,不過我其實已經在裡面寫入傳輸魔法的法陣公式了。」我自信滿滿的仰起下巴解說著:「只要朝名片裡注入一點魔力就可以對準名片的背面說話了。在一邊輸入魔力的同時、一邊把要跟我說的話說完,它就會裡留下語音紀錄,最後古教授你手上的這張名片會負責把記錄下的事情告訴我。」

「這樣就沒問題了吧?」這可是月讀他們都沒有的聯絡方式,好好感激我吧!

……不過他們好像也不需要用這方式就是了。

只見古教授搓拿著手上的名片前後翻了陣,然後頭也不抬的點了點:「……好,那就這樣吧。」

最後教授揮揮手,重新賜與了我放學的自由。

 

於是我也該開始今天的重頭戲──沒錯,我該去前往那神秘的社團了。

不過……

「……」盯著教師辦公室外頭那空蕩又沒有盡頭的走廊,我深深感到一陣胃痛。

所以我現在又要迷路了嗎?

「靖哥你就承認吧,你比我還路癡。」不用說,月讀這傢伙肯定是算準我待會又要走錯路才堵在這裡。真的是哪裡都要嘲諷欸……

「你住這裡的時間一定比我久啦……」而且搞不好還是這裡的學生。不然昨天大半夜的那群夜貓獸族到底是基於什麼理由才來迎接的?肯定就是學長學姊的關係……呃,我說錯了,是就只有學長的關係,沒有學姊。

不要怪我,我看到現在穿著裙子的月讀第一時間想到的真的是學姊。往好處想,豆豆眉月讀的扮裝看起來超成功的──這完全多虧了他那清秀的面容還有那可愛的豆豆眉。

「豆豆眉又不是我故意要有的。這是天生的!」

就知道,他一定很討厭自己的豆豆眉。所以我才沒特別去注意他的豆豆眉……可是加上裙子之後,那豆豆眉真的看起來越來越可愛了。

「夠了喔!」於是月讀的臉又炸紅了不少。

糟糕,看起來更可愛了。

「早知道不來接你了……」怒氣沖沖的,月讀直直地朝一邊走廊狂奔。

嘖嘖,走廊不能奔跑吧……诶幹!衝這麼快老子是要怎麼追啊──

…………

……

 

總之後來我還是在差點要了我小命的追逐中,抵達了目的地。

 

我們遠離了辦公室、教室的走廊,來到了暗夜涅神裡偏僻的研究大樓……的大門外。

「……月讀,鎖起來了欸。」不會是因為我們已經遲到了吧?現在已經九點了,我想社團活動也該結束了。

「廢話,你自己都知道現在已經九點了,怎麼可能還開著。」

「兇屁啊!那你帶我來這裡到底是幹嘛的?」

「白癡,當然就是要在這裡集合啊。」

「……」所以現在酉山遲到了嗎?

不對,等等……月讀怎麼會知道是在這裡集合?

「酉山說放學要再去借其他教室,叫我們在這裡等他。」

「喔……」原來借個鑰匙要這麼久。

「他剛剛才去借鑰匙。你到底是有多迫不及待想見到他啊?」

「不是啊!約好了就要準時,連這點素質都沒有真的太糟糕了。」我帶冒險團可是從沒遲到過,一直以來都是誰遲到我就丟下誰。

「真不知道是誰先不準時的?」

「本來就是古教授下課突然找我到辦公室的,這干我屁事?」

「那你跟酉山約好下課就到社團,可是沒準時到社團又要怎麼解釋。」

「都說是古教授找我啦!」

「不就是你先沒有在約好的時間出現,酉山知道你剛找完教授、又跟你約好要介紹社員給你認識,所以特別為了你去借鑰匙的嗎?」

「我──」──诶?

好像……是這樣沒錯啊。

「……呃…………」因為是我的錯,所以現在我一點能抱怨的理由都沒有。要生氣也是酉山該先生氣才對……

 

「……咳,話說亞暗他們現在怎麼樣了?」反正月讀說酉山剛去借鑰匙沒多久嘛。

轉移話題永遠不是罪,而是一種談話技巧,嗯。

 

「亞暗說他之後有個問題要問你,然後月要我跟你說『別混』。」

「我才沒有在混!我很認真的照你的話去勾引酉山啊──」

「誰讓你勾引他了?我要你去勾搭他探聽情報而已。」

「可是你給我的紙條……」從身上,我把月讀早上給我的那張紙條從身上找出來、交給對方:「你看,明明就是寫著『勾引酉山』啊!」

嘶嚓嘶嚓嘶嚓。

「好了,你根本就沒有證據可以指出我要你做的不是勾搭酉山。」

「……」

廢話!證據被撕掉了啊!

「你──」

「都放學了,你們還在這裡吵什麼?」

這時一道陌生的低沉音線直直插入我們的對話之中。

來的是一名獸人……噢不,我以為又是獸人,沒想到居然是一名精靈。

 

……明明就正正堂堂的在等人,為什麼我會有種做錯事的感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