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大概是三年前吧……

────────────────────────────────────────────────────

凌風原,凌風大草原。

浪青草、燦藍天正是我生長的故鄉特有的舒爽美景。

我知道自己正踩在迎風飄盪的滾滾草浪之中、望著抹上藍天的捲捲蒼雲把天空朦上一層水霧般的色彩。偶爾從雲間透出來的藍就像礦石般熠熠生著輝,閃閃映出我曾以為自己已經忘懷多年的景色。

 

「來嘞。」怪腔怪調的聲音從我身後嘻笑、接近著。

低沉又柔和的溫暖嗓音,那一定是──

「印。」我最親的家人。

 

打我有記憶以來,就是這個老爺爺在培養我、照顧我的。

 

「你最近都沒怎麼來見我啊。」滿臉風霜的那個人現在就坐在我腳邊。

「還不是都因為沒好好睡覺……」也只有在夢裡才能見到你不是。

「呼呼,笑得這麼甜,你精神也好了不少。是交到朋友了?」望向跟著坐下的我,那個人的那頭銀髮依舊飄逸,好像只要有風就會被吹飛般,輕柔有如星辰、有如棉絮,在風中飄揚著。

「是損友啦。」而且還認錯人,超丟臉的。

之前我曾經以為天昭是你,又以為聖明是你……都是你說過自己會一直待在我身邊,最後卻還是在「那一天」從我眼前永遠的消失、讓我對你還有可能回來這件事抱持著沒有理由的期待。

 

然而,被黑暗吞沒到一點都不剩的你,怎麼可能還會再回來。

 

我連替你下葬和緬懷你的機會、時間都沒有,就被校長那個老頭扔到這該死的校園裡了。

我──

「你們感情不錯嘛。」

……什麼?

「這樣我就可以放心了。」

等等──

「出現在你夢裡這麼多次,這也是最後一次了。」

不要……快動啊!為什麼每到這種時候,大家的嘴巴總是什麼都講不出來?

「照顧好自己,看看你現在擁有的一切吧。」

有什麼?沒有你我還有什麼?

「當然我還是會一直陪著你。」

騙人……

「不過你也已經不需要我了。」

騙人。

「多看看自己的夥伴,珍惜吧。」

不要──!

 

「──不要!」

「找死──!」

還沒意識到什麼,我就感覺到自己的腦袋被什麼銳利的東西重擊了。

伴隨著熱辣辣的痛楚和溫熱的液體,在我眼前的是剛來自月讀的凶器……嗯,是指甲。

 

說不痛是騙人的……但是我還是覺得比起腦袋上的洞,心裡的洞更痛。

 

「……喂喂,靖哥你好歹也顧一下自己頭上的洞吧?是我下手太重把你弄傻了嗎。」

於是我隨手弄了點治癒用的法術把流血的地方填起來就躺回去了。

但不管我怎麼睡都──

「──起來啦你這混帳!」

……都睡不著。

「我們該集合了。」

「集合?集合什麼?」我看看現在的時間……明明三小時前才集合過不是?

「半夜要找月他們開會啊。」月讀一臉理所當然地說著。

「……」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

「所以現在就該出發了……先給我從床上滾下來。」說著,月讀一把就把我的被子從我無力收緊的臂彎裡抽走了。

老子才不要集什麼合咧!

不要──

 

-*-*-*-

 

「終於可以問啦!」亞暗搓搓掌心,看起來超興奮的……體力真好。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深奧的問題可以讓他一直從想問開始、直到現在還處於興奮狀態,我真的很好奇。

……啊,該不會他精神很好是因為早上和下午我在拼命上課的時候,他給我去睡覺了吧?

「……」而一旁盯著我看的月,還是像往常一樣擺著那張酷臉。

……嗯,我想有他在,亞暗肯定不會偷懶的。

他才不會像月讀那樣會放著自己在那邊偷懶咧。哪像我,這麼努力的混到了他們的社團裡。今天的我肯定是這裡所有成員中功勞最大的人!

「靖夜、靖夜,我聽說你想問瀏海的名字。你後來有問到嗎?」

「……」嗯,這真是個深奧的問題。

「……果然瀏海沒有名字吧。」亞暗有點失望的說著。

「瀏海叫做音狩……等等,你說的瀏海不會是真的瀏海吧?」

「不然還有哪個瀏海?」

「那是綽號啦!」

「……噢。」

「……」

「我還以為你會幫瀏海取名字。」

「誰──」

「──你們夠了!」於是月讀總算打斷了這超級沒營養的對話。

已經沒營養到我連紀錄都懶了。

「所以集合到底要做什麼?」

「社團成員的資料和活動紀錄在這。」然後月就從旁邊用爪子撕開了一個黑縫──估計那是異次元的空間袋還是什麼的。看起來裝東西很方便──接著從裡面拿出了兩份資料,分別遞給我和月讀。

「……」接過資料的我突然覺得自己問了白痴問題。

在我手中的是一疊大約五頁的薄薄資料。

而裡面的文字也說不上小,但是卻涵蓋了種種相關的重點,包含……

「……音狩是學生會的一員?」

「新來的副會長。」月提醒。

「對啊,這個道有說過不是?」亞暗附和。

「你現在才想起來啊?不會吧靖哥,我記得你腦袋特別好才對,怎麼會一直到剛剛才想起來這件事?」……月讀一臉戲謔地說著非常不好笑的話。

「咳,我想起來似乎有這件事了……」快速翻閱著手上的資料,大致把裡面的內文給看了一遍。裡面主要是在講他們共同的課餘時間、平常同學們看見他們都在做什麼,以及他們社團的創立計畫。好像也沒什麼東西……等等,創立計畫不是校慶放煙火嗎,現在為什麼這邊會空白?該不會沒查到吧。

「他們的計畫是要放煙火。」我說著。

哼哼哼,你們也不過就爾爾嘛。

「待查證。」

「我就說……诶?」已經知道了嗎?

「那除了這個計劃以外,還有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嗎?」月讀問。

「酉山在研究大樓外晃到剛剛。」月答。

「……」我就說好像忘了什麼吧。

「那現在該怎麼辦,嗯?靖哥小朋友你該怎麼跟酉山謝罪啊?」

「靖夜……我以為你可以辦好這件事的,沒想到居然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啊。」亞暗也嘖聲歎道。

怪我囉?我也很努力了欸!

「加油。」

噢──月,只有你最好了。不像他們兩個都在懷疑我有沒有用心啊!

「別混。」

「……」於是我欲哭無淚。

 

你們都這樣對待夥伴的嗎?好歹我也是個掛名的實習首領……好吧,我發現問題在哪裡了。

我就是個掛名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