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 非人 ) Organizatim ( 組織 ) ,簡稱IHO,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我得問,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

.

.

.

晚風是最棒的。

────────────────────────────────────────────────────

結束「夜半晚會」以後,我跟大家道別、也讓月讀先回去睡覺了。

而我,則是踩著輕快的步伐往學校外林走去──我絕對不會承認自己覺得回去寢室搞不好也睡不著的──準備看看這附近有些什麼特殊玩意兒……咳,我是說看看這周圍有沒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

空中的月光在這片茂密到快沒縫的貝希珂裡,永遠都沒啥太大作用。

在既沒光線又沒法照明的這片黑暗裡,我總能感到平靜。伴隨著林中特有的芬多精,我的精神一下就來了。這一刻的我總覺得自己能把貝希珂給逛完……好吧,我知道不可能。

 

由於是第一次到這地方,我很擔心自己會迷路──就像之前一開始在學校附近作物種調查那樣迷路到差點吃生魚片──於是我這次很聰明的在我路過的樹幹底部用「紋刻」魔法打上印記。這樣就不用怕迷路,也不怕別人會發現了。

 

嗯?你說為什麼不會被別人發現?

咳嗯,既然你誠心誠意的問了,我就只好大發慈悲……嗯,你知道的。總之所謂紋刻就是像雕紋那樣繁複的圖形,每個人生來就有屬於自己的雕紋……而這種雕紋會和我們的靈魂產生共鳴。有些人會使用雕紋來追查目標或是作些物種調查研究。這對於調查一個物種的生態還有牠們族群的數目來說,是一項非常具有意義性的發明!而發明紋刻這玩意而的……不是我,你們不用期待。

教科書上說:紋刻只要是擁有相同魂魄的人們都能察覺到的存在。

這種事分明就不可能發生,我不明白這件事到底有什麼被記錄在上面的意義……不過既然它寫在上面,我就姑且記起來。想想就知道,這世界的每個靈魂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要想擁有別人的靈魂還能同時存在是不可能……就算可能也是不可思議的事。機率實在太低了。

 

打著「隨便調查」的主意,我進入了這片既熟悉又陌生的森林。

 

雖然周遭很暗,但因為常常在這樣的地方到處晃,所以我已經很習慣這種光線不足的感覺了。一路上前進的非常順利。

在四處落印、閒逛大概十幾分鐘,我能簡單的告訴大家:這周遭的環境大體來說跟聖皇明堂比起,似乎也沒太大差異……不過好像哪裡怪怪的。樹、葉、風、石……咦?花和草呢?該不會這邊長不出來吧。明明在來這裡的路上都還有看到那些比較「近陰」的花草才對……

通常在貝希珂會長不出花草的地方,並不是什麼「妖氣濃厚」或是「妖氣稀薄」的地方。那些陰氣和這裡的花草並沒有直接的關係,甚至會讓他們長得更好。換作是聖皇明堂附近,雖然也有聖光等陽氣的照明,卻也不會像有陰氣的地方長得那麼好。這就是貝希珂的特色……

因為這樣,會長不出花草的地方其實只有一種:同時有陰氣和陽氣存在的地方。也就是說,這樣環境差異性太大的環境會導致花草難以適應,然後就乾脆不長了。

這時候我就會覺得人要是能像花草這麼乾脆,就不會這麼複雜了吧。

而,會不長花草的地方……

在附近稍微繞上幾圈的我,很快就發現一處踩起來有鬆動感的位置。

 

──那是一道有風吹上來的縫。

 

縫不寬,只有約莫食指那麼粗的寬度而已。就算我試著把手伸進去上下扳取也紋絲不動……

根據我多年的冒險經驗,這縫會有風,肯定是個和某處相通的縫隙或洞口、甚至是密道。

而附近肯定有什麼可以把這道縫打開。

「蹲而思不如起而行」,我立刻就起身到各個樹根、石頭、草叢、可疑的土堆四處翻找有沒有什麼可以把這縫打開……咦?現在在我腳踝上這又涼又黏的東西是什麼?是那個雞身蛇怪「巴瑟里斯克」嗎?還是什麼觸手肉食植物──不不,這附近我根本就沒看見植物,才沒有這種東西──到底是什麼鬼?總之還是先慢慢的低頭確認看看好了……要是驚動到這不知名的玩意兒就不好了。

「──?」──哇啊!

猛的一陣蠻力,不等我低身確認就把我整個人從腳踝倒拖往茂密的樹枝甩去──糟糕,再這樣下去我就要飛上枝頭變串燒了!

幸虧我反應出眾,我立刻就憑空召出我最熟悉的水魔法,準備在樹枝穿殺我以前把我包起來、順便護住自己不被下面的──

「──噢噢噢!」喂──我都還沒撞到我的水床,就這樣把我拖下去對嗎!

 

但也幸虧如此,我總算看見了抓住自己的兇手到底是什麼。

 

從那條縫擠出來的不是什麼,纏住我左腿的是一條滿佈吸盤的墨綠觸手……是奧托波斯!而且是觸手有我一個大腿那麼粗的奧托波斯!

教科書有云,這玩意兒通常作為牲畜養在海岸邊,以花草維生的溫和草食魔物。他最大的特色就是比起一般的章魚,他就只有那麼一隻像蕨類的觸腳。

不過對我來說,這就只是個超噁心的章魚腳海鮮!而我最討厭海鮮了──為什麼這裡會有海鮮啊!明明貝希珂就是森林……等等,該不會這個縫是通往海岸的吧?

 

看著距離自己越來越遠的水床,我知道自己來不及讓水床移動到我下面抵住觸手的拖勁或拉住我的命。

難道我就要死在該死的海鮮手裡了嗎?

最後的最後,這條奧托波斯還變本加厲的一口氣包住我。從觸腳處張開他那特有的口器把我吞吃入腹。

什麼草食性都是騙人的。

 

──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
夜狼闇月

夜狼闇月の領域

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